•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507.html

      无人倾听,也许是因为我并不想让任何人听到。
      病得很严重。一种疲软的病,低微地有发烧的感觉,两天没有出门,依靠着仅有的水果,咖啡,烟草过活。整个人可以空旷地飘起来。失眠依旧很严重。于是,躺在床上,在终于入眠之后,梦境纠缠。这一切似乎已经成了我的惯性。清晨醒来,我告诉自己,要继续睡下去。反复如此,竟然到了下午两点。头昏沉沉的。有尖锐的痛觉。我仿佛是看不清楚这世间的模样,只顾着自己的生存。其实,这样简单而病态的生活应该是快乐的。
      我不需要去告诉别人,关于我的内心,关于我的爱恨,关于我的固执,关于我的守侯。
      我只需要你们看到一个会笑会一直坚强的女子,即使面目狰狞也不会再流一丝隐泪。
      我需要的,只是这样的安全。

      没有人可以一辈子得到疼爱。因为我们都是自私的动物。
      很多承诺像沙尘一样丢失在空间里,谁说的,人说过的话是可以变的,现在想起来还是可笑于她当时认真严肃的语气。
      然而事实如此。所有对我而言重要的人和事都不再拥有。另人诧异的是,我竟然没有感到一丝痛苦,只是意识到这样的抛弃极端爽快。或者,当我如此选择离开与被离开的时候,我已经失去了痛苦的权利。
      
      无人倾听,不是因为我不想让任何人听见而是不需要有谁来听见。
      谁的语言都是这样绵软无力,因为不曾有谁会像爱自己般认真爱你。而我这样占有欲强烈的女人,既然无法得到,那就宁愿舍弃。我固执地认为我可以依靠自己快乐地活下去。给自己爱情,给自己生命,给自己延续,给自己快感,给自己礼物以满足物欲。
      我不再希望有人对我承诺,对我说好听的话,我宁愿在我挫败时,再给我尖锐的刺激,我是那种越挫越强韧的女人,温软的言词只会让我消失锐气。
      别跟我谈感情,别跟我谈死亡,别跟我谈痛苦,别跟我谈理想,别跟我谈纯真的当年。我统统麻木。

      无人倾听,不是因为不需要有谁来听见而是因为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听得见。
      所有可以听见的人都已经离开了。也许是他们害怕了他们所听见的歇斯底里的声音,不如表面一般温和。严厉的撕喊足以震破人的耳膜,我习惯以这样极端的方式来对待这个世界。
      是的,我是个很神经质的女人,无法忍受我的人请你离开,无法欣赏的人也请你离开。如果你需要空间,请你不要在开始时靠近。
      我是一团火,不要因为寒冷而靠近,更不要因为最终得到取暖而离开。我不会纵容你们这样放肆。
      You are not king, but I am queen!

      无人倾听,不是因为没有一个人听得见,而是我自己的选择,无人倾听。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南子真勤劳。
  • 貌似这里安静了许多吧

    无人倾听 无人倾听

    其实

    谁也没有奢求什么

    只是爱过,走过,痛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