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502.html

      似乎已经习惯了胃部的空旷。晚上和一群朋友在一起吃饭,过度高热量的食物竟然让胃疼痛起来。发誓以后再也不这样进食,当一个人饿到要死时的感觉,是无比接近幸福的。饿的时候,所有的体重都接近一种虚拟,可以飞起来,我相信是可以在昏沉的梦境中飞起来。
      路过街道的时候,看到一群衣着桀骜的男子,靠在铁栏杆上,面目或者清秀或者刚劲,唯一的共性都是帅气无比,有着颓废而冷静的表情,淡然地目视行人。我看到一个穿者条子背心的男子,指间夹着烟草的姿势尤其好看。我曾经会喜欢这样的男子,背心的随意,露出有力的肩膀,流浪颓调的气息可以让人痴迷。我一度觉得自己可以跟随这样的男子四处流浪,可以不顾一切的追求,只为了那么一个梦想,可以遵守着彼此间的誓言辗转城市之间。最终发现,我是无法做到的。
      我似乎是在那个突然的一个瞬间看到了自己内心的破裂,那么决绝地破裂,不给人喘息的机会,然后,我赤裸裸地行走,只能依靠自己,只能追逐着自我的生活。
      在一个网站算命。说我上辈子爱情不幸,无法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所以这辈子活得很自我,爱情很重要。
      我不知道当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有什么感觉,仿佛是被人看到赤裸丑陋的心脏。
      如果上辈子是商人,这辈子依旧想做个成功的商人吧,上辈子的我一定不懂得,失去是一个很美好的结束,虽然很惨痛,但是不会让爱情变质。
      语言过多过杂。始终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鹭倚兽 2011-05-15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