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499.html

      我是常常会做梦的女子。梦境华丽繁复。
      他是常常出现在梦境的男子。梦里,我们深爱,肯定彼此的需要。
      然而,每当梦境醒来,我就再也记不得他的面容。我只能怀彼此的深情,怀念他若有似无的温度。
      醒来之后,我常常会陷入沉思,不说话,不做任何事,只是抽一根烟,呆呆地对着电脑屏幕。我是在努力记忆他的模样,记忆他的名字,记忆他的位置,我希望终有一天,我们可以不再忘却。
      我确定他不是我曾爱过的男子。曾经爱过的男子会出现在梦境之中,然后我清晰得记得过往,然后,我确定了那些人已经路过,我看到他,接受他的拥抱和亲吻,听见他诚实地说爱,看到他诚实的保护。我想,在那一刻,我会甘愿放弃所有来维护一丝温度。
      我是个有臆想症的女子,臆想往往来自梦境,亦或是源自他的深情。
      我确定这份爱情被注定。已经写入天书,不可破灭。终将纠缠此生,不为错过。尽管,这个男子永远只能存在于梦境之中。尽管,我永远无法在清醒的时候记得他的面容。但是,我确信,我们彼此是相爱的。
      深夜,是最接近梦境的时刻。梦境里一切的触觉隐约浮现在我的每根神经之上。
      我是个这样的女人。浓妆,连衣短裙,华丽的首饰,独特的香水。我选择的这一切,是因为符合梦境中的自己。
      也许,我是无法再现实了。也许,我必须现实下去。其实,一切根本不可掌控。我并不了解他需求,无法对他表达我的思维。
      也许,我已经无法再等待。也许,我必须等待下去。其实,一切根本身不由己。我并不渴望相遇,因为梦境太过美好。
      
      我会在深夜的时候遇见这样一个男子。性情极端而自我。没有爱情。和女人之间有简单的性爱关系,拥有俗世的优秀,良好的学业,良好的工作。只是拥有的一切让他的内心有缺失。年华中逝去的纯真,仅以替换一个干净而优秀的形象。无法满足自己的私欲,害怕伤害和失去,于是不再渴望拥有。也许将来会有一个纯洁的妻子,维持良好的家庭关系,却无法弥补内心的空洞。依然要用那种放纵的姿态来治疗心里的疼痛。
      我对他说,你很像我的男主角。
      所有小说中的男子,亦是可以这样决绝。并非故意伤害。
      他对我说,我似乎太过了解他,让他感觉不安全。
      我只是了解了我笔下的男子。总会存在这样的人,和一个位置符合。

      我却从来无法断定,我是怎样一个女子。不算漂亮,却可以说是精致。不算善良,也绝对不是邪恶,有的时候却会伤害别人而满足自己凛冽的快感。同时,我并不为这样的行为感觉耻辱。
      生活里充实了各种各样的元素,让我感觉自己的每个细胞都被异样的分子同化和吸纳,于是,我分崩离析,支离破碎。我可以在梦境里看到残败的暗红血液从我的体内汩汩涌流,仿佛眼泪一般华丽动人。却是比泪水寂寞百倍。然后,他出现,他抱着我,为我止疼。我忘记告诉他,其实,我没有痛觉。或者是我太享受他的温存,害怕语言的苍白破坏这份美好。也许,他只是善良而已呢。不,不对,我可以感觉到,他不是善良的男子,他只是对我动情。
      我很想讲述一个故事给他听。关于男人和女人的故事。
      
      她知道,他的心里已经不再有爱情。他有寂寞的抽烟姿态,犹如女人一般暧昧的动作。但是,他已经不能再爱。
      他们从来不谈爱,只是会在沉默的黑暗里汹涌地做爱。
      他撩拨着她动人的长发,用手狠狠蹂躏着她年轻的肌体,听着她沉醉而痛苦的叫唤,他的心里就这样狠狠地疼了一下。一种接近快感的疼痛,他迷恋她的每一个部分,在黑暗里肆无忌惮地挥霍着身体的美好。女人俯下身来,嘴唇贴在他的胸口,一直从胸口滑到腹部,最后随着身体的扭曲触到他的下体。他的手掌突然用力,不自主地按住女人的脑袋。享受着这一刻微妙的触觉。
      女人点燃了两根烟,一根放在男人的嘴上。然后她靠在男人的胸口上。两个人沉默相对,都是不喜欢语言的人,这样的沉默让他们感觉舒服。烟快灭了,女人突然把烟头按在男人的胸口,男人嘶嘶地叫起来,她却轻声笑起来。她说,你也会疼么。
      你是个邪恶的女人。他说。
      因为我让你疼了么?女人抬起头,笑着看他。
      你这样,我会生气的。
      我还以为你是没有心脏的男人呢。原来你也会疼。女人得意地说。
      人的麻木是从心脏开始蔓延至肌体的。而我的身体已经告诉我,他已经开始迟钝。
      女人好奇地用手捂着男人的胸口。
      男人把她的手拿开。
      这个女人,总是这样的时候显出她幼稚的可爱。让他无法生气。
      这样简单的关系让他很满足,他知道,总有离开的一天。不会是那种破败的别离,也许只是突然的消失,像从未来过。
      你知道么,我做梦了。女人说。
      恩?
      我梦见了爱的男人。
      呵呵。男人轻蔑地笑。那他也爱你么?
      爱。女人的语气因为低落而显得分外认真。
      是么。那你要找到他呀。男人开起玩笑来。
      也许,没有机会了,永远只能在梦境相遇吧。
      你还年轻。
      可是我要结婚了。
      什么?男人惊讶地问她,要结婚么?
      是呀。女人笑起来。走过太多的路总是会觉得很疲惫。会曾有一个人能够好好照顾我么。
      以后,我们,还会再见么。
      女人看着他,突然伸过头来吻他,她说,也许,不再会了。

      女人离开。如他预料的那样。突然消失,像从未来过。
      他依然是写字楼里有自己独立办公室的男子,每天繁忙地工作。夜晚到处买醉,偶尔和别的女人在酒店过夜。
      周末的下午,开车回家,经过教堂。看到有人举行婚礼。很麻木地往过去。新人的脸上有幸福的表情。他突然想起那个女人,她是否也会这样穿上圣洁的婚纱,依偎在新郎的怀里,像最纯洁的孩子,隐没了身上曾被自己烙印的伤口。淡忘了曾经的每个路人呢。
      他们之间没有爱情。从来没有。
      生活中是因为有了寂寞才有陪伴。女人的香肩和艳唇对他是诱惑,而太多的女人拥有这些东西。所有轰轰烈烈的恋情不过是孩子间纯真的游戏,当面遇伤害,自然破灭。
      他可以在深夜里触到自己的麻木不仁。他根本想不起任何人。已经不再怨恨自己的堕落。因为麻木已经从心脏开始蔓延至全身。

      很久后的周末,他突然不想去酒吧。似乎是长久麻痹于酒精身体想得到释放。
      他来到街心花园,看到喷泉边有孩子围绕。最快乐的样子。他想起小时候,自己也是那些孩子中的一员。那个时候,他只会满足一个棒棒糖,一个玩具球,他还不曾会懂得一个女人的身体。
      他朝喷泉走过去。坐在一边的台阶上,看着孩子游戏。
      一个孩子在追逐中跌倒在地。他惊讶地看着男孩子哭泣着喊妈妈。一个女人忙走上去抱起孩子。他看到那个女人的脸,那是记忆中的样子。他站起来。呆呆地看着她。她应该早就看到他了吧。
      她抱着孩子走近。站在他面前没有说话。
      他想着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打招呼。却始终无法开口。
      她突然说,我知道,你一定是不喜欢孩子的男人。她笑,她说,所以,我需要有一个人来做孩子的父亲。不再希望自己的孩子跟自己一样支离破碎。
      他惊讶地看到她眼里的泪水,他从未见过她哭泣。
      
      她离开。像他预料的那样。突然消失。但是,他已经记得,她曾来过。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原来走到同姓的地方来了呀。留个足迹! :)
  • 荒芜了
  • 荒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