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495.html

      我们是人类,居住在世界上的人类。我是一个被命名为岳南的女子。因为她身着红衣出现在我纠缠华丽的梦境。
      那些季节,周而复始轮回着的季节。
      这个夏季命名为回忆。

      我看着烛火燃烧。一点点,一点点,然后他慢慢微弱,最后他只剩下灰烬的味道。于是,每一次看到烛光,就想起了回忆。
      我是一个这样的女子。或者这样的开始已经反复多次,我一直一直在述说我是怎样一个女子,但是又有谁真正懂得呢,或者,这一场华丽的自言自语也必定算得最真挚的抚慰。
      我是一个这样的女子。喜欢浓重而亮丽的色彩,性感的墨绿色,沉迷的宝蓝色,绽放的橙色,一步步地渲染着女子所向披靡的魅力。失眠患者,早早躺在床上,纠缠反复无法入睡,黑暗中的天花板,那是我可靠的陪伴。我会想,如果那个时候他离开我,那么我将不再存活。
      我是一个这样的女子。曾经梦想漂泊,梦想释放,梦想流离失所的生活;梦想爱情,梦想爱人,梦想不离不弃的撕守;梦想生命的延续,梦想时空的交错,梦想幻灭与死亡的纠缠痛觉——然后——这一切成为然后,我最终成为褪脱出来的女子,带着华美的躯体和支离破碎的心脏重新开始生活。不会曾改变的是,我从来依然未来都将是独自一个人。
      
      我是一个这样的女子。只是“一个”这样的女人。不曾有伴,不与人共。

      已经很久没有写男人和女人的故事。儿童节快到了。这该是我重要的节日。为了自己依然不曾苍老,为了心里的梦想不曾灰飞湮灭,为了——至亲至爱的小女儿。

      夏季的炎热流淌过他冷静的头脑。他点着烟,看着化妆镜前容颜精致的女人,她固执地拿着梳子拼命梳理自己的卷发,突然,梳齿断了两根,她把断掉的梳齿捡起来拿给他看,无辜地说,已经梳不通了呢。 
      男人呵呵地笑了两声。
      女人却抱怨他说,每次你都喜欢狠狠蹂躏我的头发。
      男人看着女人生气的样子,笑着走到她的身边,把下巴压在女人的头顶上,然后捧着她的脑袋,温柔地说,是不是这个样子。
      女人对着镜子露出孩子般甜腻的微笑。
      男人捧住女人脑袋的手开始慢慢下滑,碰到他带有颤抖的脖颈,然后是酥软芬芳的胸脯。他突然紧紧地抱着她,他低下头去,接着女人仰望的嘴唇。她的嘴唇亦如初生般柔软滑腻。
      男人转过女人的身体把她抱到床上,退去她轻薄的衣物,他狠狠地揉措着女人的肌体,以这样粗暴的方式引领极乐。女人紧紧抓着男人健硕的背部,她喜欢那种干燥光滑的皮肤,喜欢他背部流畅的曲线。喜欢这凌驾于她的身躯一步步带领她进入快乐的高潮。
      激情退去之后,女人趴在男人的胸口,这样的时候,她不再是那个稚气女人的样子,有一种让人难以琢磨的沉浸。男人喜欢把手搭在她的头顶轻轻抚弄她的头发陪伴她的沉默。
      他突然问她,你在想什么呢。
      她轻轻地摇头,你是否会曾爱过一个始终不会爱你的人呢。
      男人惊讶,不自禁地抬起手。突然手掌空洞,像漂泊的身体无处可归。女人抓住他的手,继续放到她的头发上,让男人感觉一丝安慰。男人说,也许,会,但是,只是曾会,不再会如此了吧。
      男人是否总是要决绝一些呢。
      不够决绝只是对彼此的伤害而已。
      我们都犯了原罪,我们都是有罪,所以需要赎罪。
      他沉默。女人稚气的声音和她不相符合的语言,让他感觉不安。即使是这样炎热的夏天,他也不曾得到过温暖吧。他也曾爱过一个女人,爱到不可再爱,无可挽回,最终守护着唯一的尊严离开。一切的回忆中伤了夏天这个季节,每当他看到发亮的阳光总是觉得那是从盛大的缺口中透露出来的锐痛。
      女人拉过男人的手,放在自己平坦的小腹上,她看着他说,你会喜欢孩子么。
      男人错愕地抽出手,你……
      女人傻傻地看着男人,突然大声笑起来,像孩子获得胜利一样大声笑起来,我开玩笑的,你那么认真干什么。
      男人不悦地说,我不喜欢这样的玩笑。
      女人转过男人生气的脸,撒娇地用下巴抵住他的胸口,那下次不说了咯。
      男人说,我快要结婚了。
      是么,是个怎样的女人呢。应该是温柔体贴的妻子吧。女人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却在认真地盘算她们之间的区别,一定不会跟我这样神经质,会半夜拉你出去买巧克力。一定能给你正常的生活,把你照顾得井井有条。是会让同事羡慕的女人吧,家境优良,打扮得体。
      只是一个普通女人而已。
      你的确最终需要的只是正常普通的生活。
      南,男人突然温声叫她的名字。
      她微微扬起嘴角,不要说,你不能娶我这样的话。我早已经懂得。你始终无法爱上我。
      我也无法爱上她。
      呵呵,还需要有多少借口呢。我知道我是不适合做妻子的女人。我始终是一个人,没有陪伴,不与人同。
      男人亲吻她的额头。这个女子与外表格格不入的明智和冷静一直是他的迷恋。她懂得规则,不会破坏。
      原来是最后一次见啊。女人有些失落地说。
      呵呵,以后你想见我,我也不会拒绝的。
      算了吧,还是做个好丈夫吧。
      说着,女人回吻了男人,一边抓起衣服很快穿上。她朝门口走去,临走前,她低头靠着门口轻声说,我希望我不是真的爱上你。

      凛冽的夏季。热情和冷静之间。她走出门,猛烈的阳光刺穿她的瞳仁。她仰着头,对着天空沉闷地说,再见。
      又是一个寒冷的夏季。这个夏季命名为回忆。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