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491.html

      会遇见一个这样的人。即使从未遇见。但是,能让你感觉到深刻的触动,关于眉眼之间,关于一颦一笑,关于四目相视的那一个瞬间。心脏跳动的频率会让你得知,那,是你的同类。
      
      又是一个关于男人和女人的故事。这个故事,存在于幻觉。
      天色明亮的时候,她望着窗外,睡眠匮乏,她阴暗的眼睑与这明媚的阳光格格不入。她拉上厚厚的窗帘,突然无法感知他的存在。她甚至怀疑。她是否曾经真正遭遇过这样一个男子。他应该有高高的鼻子。弧度饱满的嘴唇,双眸里充满冷毅和坚定,而他笑起来的时候,应该是像个孩子一样,让人心动。她知道。自己会曾迷恋这样的男子。
      她接了水,用大大的玻璃杯,坐在电脑前,让屏幕的光线射在她苍白的脸上。她突然想起来,他曾经说过,你的杯子没有我的大。然后,她对着玻璃杯笑起来。她知道,他确实存在过。
      那该是,她见到他的第一次,她就知道,他是存在于她幻觉中的那个男子。
      因为存在幻觉,所以,永远无法与现实相遇。
      当夜已经深沉到寂寞。她再次在屏幕上看到他。看到他说,想要见她。 
      他这样说的时候,她的心里突然盲目。一种格格不入的错觉,仿佛是她自己伤痕累累的身躯暴露在烈日之下。永远不得匹配。
      她问他,你是否遇见过同类。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回答,没有。或者,只是你而已。然后,他反问她,你觉得我们是同类吗。
      不。我想我们不是。我们只是渊源深刻的两个物种。但是我们不是同类。
      呵呵。他轻轻地笑。笑容几乎是美满的。然而她足以得知,这样一个人前优秀的男子,心里实则是与生俱来的寂寞,空洞不会得到填补。他该不曾会爱一个女子超越对自己的保护。
      她继续说,我们就像狼和狈。
      这样的形容真是恰当。他说。我想抱着你。我们出来好不好。
      她柔和地看着他,内心的平静,脸上柔软的笑容。她说,我并不想失去你。感觉是最容易激发也是最容易破坏的东西,所以感觉最不可靠。
      但是,你依然生活在感觉之中。
      是。是不是很可笑。我就是这样一个女子。无法勉强自己。而你这样符合我想象中的男子。我并不想丢失这样的感觉。也许见到你,我会轻易发现你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你可曾会知道,我会有多失望。失去太多的流年。我唯一富足的,只有自己神经质的思维和这样存在于梦境的幻觉了。
      我懂了。我们只能一直这样下去。是么。
      是吧。或者这样对彼此都更好一些。
      恩。男人温声迎合。表情中的暗淡。充满了一个男子自我保护的痛觉。
      她低下头,遭遇自己丢失多年的泪水。她知道,泪水并不代表哭泣。

      存在于幻觉的臆想。她知道。他曾真正抵达这里。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