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481.html

      一直以来。我都无法忍受自己趋于平静。漫长时间的无所事事。会让我有一种歇斯底里的哀怨。不可似行尸走肉的生活。我需要感受到自己的存活。哪怕只是一丝涟漪,也可权作抚慰。
      于是,我变成了一个习惯烟草的女子。不会曾去顾忌俗世的眼界。亦不曾去理会俗世的问号。我只需要知道,这样是我自己。
      本以为一种透支性的充实,得以满足。蜷缩在二十几平米的空间。工作,学习,休眠。周而复始。简单而强大的填补。到头来,却终于发现,一切依然是虚妄。我终是那个无法安宁的女子。流淌着异类的血液,充满着野性的味道。即使退却妆容,我的心脏依然是痕迹班驳。当我无法捕捉那个原来的自己,于是,我开始恐慌。
      一个人失去得太多,亲情,爱情,友情,甚至是生活中必须的章节。亦可当作微不足道,然而,当失去那么多之后,就更无法迷失自己。我。已经成为自己全部的爱恋。我歇斯底里地爱着自己,刻骨铭心地锥刺自己的肌体。也许。真的只有一具无法遗弃的身体才能够一直陪伴。尽管。她会憎恨,会厌恶,会愤怒,会反抗,会挣扎,会恹恹一息濒临死亡。但是,我可以骄傲地看着她。确信彼此之间的深恋。
      在这个灼伤的夏季。多少人流转于伤害。
      我相信。这样的时辰。天色应该已经很亮了吧。我依然习惯拉严了窗帘。开着微弱的灯。享受着黑夜的延续。撕开一包立顿伯爵茶。柠檬的清香。混合着高贵的红茶味道。适应着我血统中不可欺虐的冷傲。突然觉得自己像一个吸血鬼一样,脸庞苍白,唇无血色。瞳孔里的光芒却像是这黑夜中的神灵。
      夏季。熏热的风总是不知从何处透露进来。盲失地抱着自己。有微弱的痛觉。应当是从不知何处的年辰渗透到了这个稀薄的空间。而关于伤害的过程。我确信。我无法忘记。但是。我已经不再记得了。这是曾经一个很好的朋友说过的话。我们无法忘记,只是不再记得。
      奴役于黑色的结界。黑色的内衣。黑色的睡衣。黑色的吊带。黑色的长裙。黑色的框架眼镜。黑色的隐形镜片。我本以为我是那种喜欢艳丽色彩的女子。原来。我也是那么死沉。还是想隐匿内心某种不可言喻的情结呢。
      不得而知。原来。自己也曾会那么了解。
      暑假了。几乎所有的人已经回家。寝室楼里。总是安静地让人恐慌。我却像是要赖死在这里一样没有一点回家的动力。也许,我真的不是恋家的女子。宁愿忍受炎热和邋遢的生活。也喜欢安逸于这个二十几平米的空间。反复问着自己。也不能找到原由。也许是可以肆意抽烟吧。也许。是不甘如此回去。也许。这是我的又一次无奈和等待。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7.17 2006-07-17
    7.17 2006-07-17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有着一颗很善良很柔软的灵魂,却喜欢用冷冰冰的眼神看世界."

  • 那天看到blog背景的时候就在猜想她应该是岳南

    今天看到前面的,果然是唉.

    嗯....我们有很多很多的不同,也有很多很多的相同.

    它应该是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某些东西吧.

    我们都要好好生活

  • 想说什么。。但又。



    希望你能多笑。多看看这个其实挺可爱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