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474.html

      2007年7月27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
      以往,都有习惯过阴历的生日。今年改变掉习惯。来祭奠阳历的生辰。
      不需要一些孩子的快乐吧。只身一人。只要告诉自己。快乐便好。
      很多人对我说,生日快乐。有相识的。也有陌生的。我相信这份祝福的虔诚。于是。我确实感觉到欣喜。
      高温的天气,让我记得,每年的生辰都是这样炎热的。似乎心血来潮,非常想度过一个寒冷的生日。也许以后有机会,可以去地球的极端。我将虔守思念,双手合十,许下关于今生来世的心愿。
      我是一个相信命理的女子。喜阴好静。遭遇着不可视觉的挫败。
      是谁已经想不起来,只是记得和谁闲聊的时候说起来,一定是前世心愿未偿,所以今生要继续承担苦难。于是他说,那为什么今生不努力完成,必须要更加坚强,获得需求,不至于来世继续承担。
      我记得,他这样说的时候。我的心里有很强大的触动。那个时候,我真正明白,真的没有人可以作为你的救赎。我这样一个女子,只能依仗着自己柔弱的强韧,完成着来到这个世界所必须完成的寻觅。
      2007年了。回望过去,依然会带有惊鄂而天真的目光。这些年。因为一些偶然的相遇而变得美好,亦或是彻底改变了我生存的轨迹。和文字的相遇让我从原本懵懂的女子变成锐气逼人的岳南,在这之间,和一些有关的朋友相遇又让我从锐气逼人的女子变成了蜕变内敛的岳南。我可以亲切地听着他们叫我,每个人不一样的称呼,阿南,大南,小南,越南,南大,南姐,或者只是一个简单而动人的字,南——岳南,自此成为我生命中除了母亲以外最重要的女子。在折磨与爱恋之间。爱以成虐。溺以成痛。我享受着她带给我的凛冽与喧嚣。有时会泪水涌流,紧紧抱着自己,俯视着世界的灰调。
      我相信,这些年间,所有的周遭都是一场偶遇,偶遇了2004,偶遇了2005,偶遇了2006,只有这2007是命理中早已注定的一年。仿佛一个偶遇的伤口,注定要在漫长的时间之内渐渐愈合。站在这样一个时辰里,我看到过往的爱情,过往的锋芒,过往的放弃与执著。我已经变成了这样一个女人,懂得用现实的需求来支撑我强大的精神理想。
        身体已经慢慢瘦下来。买了漂亮的内衣作为自己的生日礼物。或者也是一场孤芳自赏吧。呵呵。尽管曾经爱过的男子一直指责我的自恋。但是。我在迷茫之后依然不可放弃。
        最后的偶遇,是让那个神经质的岳南变成了依然执守自我爱情却已经不懂再爱的安可可。
        已经有人会这样叫我,他叫我,可可。一个很暖的名字。不像岳南这般坚韧,也没有“南”这个字叫起来带有暧昧。只是一种属于女子的温暖。
        尽管失去了很多,但是已经不再感觉哀伤。有些人注定这样路过,因为我只是一株青苔。依然会对那些在生命中流转过的人心存感谢。对于依然在陪伴的人感觉珍惜。一些朋友,鉴定着我度过的蜕变。我们离开。不是因为不再相爱。而是因为我们各自蜕变各奔天涯。我是喜欢用“爱”这个字形容和朋友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对于性格相似的女子。直视着彼此血液中相同的冷静和激进。触摸着彼此骨髓中类似的痛楚和哀怨。我们知道。我们同样不属于这个冷色调的世界。但是。因为我们拥有彼此。我们终得以慰藉。我们无法相互拥抱。只能紧紧怀抱自己,感受着彼此同样开始冷却的温度。我相信。我们是相爱的。天涯海角。我们终是陪伴。即使是对于已经去到另一个世界的葵子。依然会常常想起。我想她会比我过得更好吧。一直觉得她是比我更加强韧的女子。她的离开,在潜移默化之间在我的内心深处留下一道微弱的阴影。不曾疼痛。却再也无法抹杀。葵,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会给我祝福吗?
        梳起的头发,只有薄长的刘海掩盖在两鄂之间。很职业的样子。已经不再是那个精灵女子。安可可。生日快乐。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嗯。。原来是这个样子。背景上的人居然和图片上差这么多。害我有点反应不过来。可是打我听说你开始就有人和我说过说你很漂亮。
  • BOBO~
  • 对了。你好象也是巨蟹座的。
  • 生日快乐。哈哈。竟然跟我奶奶同一天。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