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465.html

      总是无法去捕捉或者预料自己的梦境。曾经华丽,曾经飘渺,曾经影射了生活的答案。我只能说,梦境,是我生活中重要的部分。那是属于灵魂界质的东西,像血液流淌过身体,带来温度和活力。
      早晨的时候,沉沉地睡去。乱七八糟的梦境。高处俯览人群。突然有人推了我无力的腰部,即将跌倒下去。却有人将我拉住。这样的支柱却没有给我任何欣慰,最后似乎是一场责骂。梦见考试。大家因为不想考试所以动作都变得迟缓。然后。我听见班长说,怎么突然笑起来。我醒过来惊讶地看着她。告诉她我做梦了。然后。又沉重地睡过去。也许是过于疲劳了。这一次清晰得记得。是一个决绝悲伤的场景。一个娟秀的女子,守护在心爱男人的身边。男人病重,她知道他即将死去。男人一直在说,以前对她的辜负,说,以后可以好好照顾她,给她幸福。她依偎在男人的怀里,隐匿了自己的泪水。她已经忘记了对这个男人究竟有多少爱情。她也已经不记得自己的苦难。只有一种等待失去的痛楚尖锐地刺穿着心脏。男人笑着。手掌按在女人的头上。抚摩着她苍白的脸色。女人感觉到。他的笑容变得劳累。他的手掌也渐渐失去力量。她抬头看到男人最后的笑容僵硬在脸上。她突然歇斯底里地叫唤。一切似乎不再获得意义。
      女人忍受着身体的痛楚,将自己凌迟。头发变成了银白的颜色。嘴唇鲜红溢血。最后一刀。她割断了自己的动脉。
      那是和我截然不同的女子。看上去这样孱弱惹人怜爱。但是。她对于爱情最后的力量让我惊叹。一开始我无法明白她为何要选择这样痛楚的徇情方式。后来。似乎是梦境中有人在说,她是要毁灭自己的容颜,下辈子不再受爱情折磨。也有人在说,只有她如此残待自己的身体,饱受真实的疼痛,才能挽救灵魂的伤痕。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梦境中,我同时感觉到自己歇斯底里的哭泣。没有泪水,但是心脏撕裂。
      那个时候,我醒过来。依然有残留的沉重感。很累。
      其实最近的生活很清淡,也很快乐。一直坚持着自己的妖孽传奇。PS的技术慢慢提高。也总是有成品让自己满意。我喜欢那种亦真亦幻的错觉。不再是以前单纯唯美的风格。更多的夸张却总是无法避免隐晦。或者是本性中无法改变的成分。如同我一直无法对另外一个人彻底倾述。独自承担过来,亦觉得开阔,一种自私的占有欲,对待自己的满足。
      今天出去吃牛排。西餐厅里良好的气氛。坐在窗口的位置。看着窗户外面下起了大雨。一边抽着烟,一边和3L闲聊。突然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已经独立依存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无权再幼稚。盘起来的头发,OFFICE风格的耳钉。海蓝色的棉质连衣裙。俨然成熟的样子。时光的流走,年华的褪脱,生命中依然有很多不得而知的东西,但是我们。确实已经不足够用长大来形容。也许是这些年变化太多太快,回忆起来,总是有些感觉苍凉。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你叫自己妖孽哎.

    呵呵.我有想你,在那些我自以为不快乐的深夜里.

    那你要快乐点?我的OFFICE女郎.

                   --暧昧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