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454.html

      她疲倦的时候。沉沉地把自己扔在床上。展转于昏厥与苏醒之间。终于进入华丽繁复的梦境。她看到自己穿梭于血迹的身体。那么累。那么重。但是依然感觉惶恐,知道自己需要逃离。是注定了为不可言述的目标而等待的女子。即使狠狠压住自己的胸口也无法控制心脏的疼痛。她在橙红色的宫殿里挣扎。她在逃,她在寻找,她在等待。
      突然惊醒。无法睁开眼睛。恐惧睁眼后的目睹。慢慢让自己的大脑清醒过来。之后是无发抗拒的疲惫。控制着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不得动弹。只能这样真切而冷静地感受着身体无法负荷的沉重。她试着抬起被身体压迫太久的左手。所有的感觉都是虚妄,甚至疼痛都会麻木在频繁之中,只有疲惫,是如此真实地贯彻了夜晚的黑暗。
      她想起曾经有人会这样叫唤她,南。
      她轻轻蜷缩起来,抱着自己的身体。她想。那个她爱过的女人已经不覆存在了吧。她伸手抚过胸口曾经留下的伤痕。用手掌掩盖在那里。然后,她叫自己,安可可。
      她知道。她需要时间来恢复。亦或是一场彻底的改变。会有一个温暖善良却是平凡的男人来般配。可以给她包容,无法给予动容。这样亦无法再触及那已经被掩盖的伤口。然后。会有更正常的生活。不再追求虚妄的爱恨。不再拥有华丽的梦境。不再获得无法实现的理想。物质与精神之间总是可以有办法达到互换的守衡。
      她是安可可。深居简出,喜阴好静。没有邪恶的锐气。却是一脸明媚的样子。太阳光照射在她的脸上,露出一直无法被掩盖的倦容。即使如此也没有打伞的习惯。她想。终有一天,如此的炎热可以晒化内心已经封固的冰冷。
      和所有暧昧的男子断绝联系。那是属于过去的,不是安可可的。
      应当是一个纯洁正常的女子。不该成为爱情游戏的牺牲。也不奢望成为游戏的掌控。那一切都是在宅女生涯中褪去的颜色。终于颠倒在日复一日的单身生活之中,不再复生。厌恶那些轻浮的男子,对于半夜的骚扰,一律还以厉色。
      会看到这样的男子。有邪邪的笑容,自信迷人。脸棱的弧度修长有力。她知道。这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却只能近而远之。因为。这样的男子。通常不会轻易爱上一个女子。亦不会给予属于安可可的需要。
      终于。她遇见他。真正平凡的男孩子。普通到没有任何特点可以去形容。除了180的身高。长相平平。性格平平。脾气平平。生活平平。感情经历也是平平。她告诉自己。也许这样的男孩子会是她所需要的。因为她是安可可。
      很突然的一天。他告诉她。在去她那里的路上。毫无准备。然后在夜晚的路灯下看到那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对他微笑。她会记得。那天晚上的风很大。很舒服。是她喜欢的天气。但是这样的天气和身边的男孩子格格不入。
      很晚了。找了地方睡觉。只是让他抱着。试图说些什么。却发现无法提及过去。只是简单的语言。关于和他的对话没有明显的记忆。然后,他说困了。一个人睡去。或者是不习惯身边多了一个这样的男子。她一直没有睡意。看着电视机的屏幕一闪一闪。其实一直都不喜欢电视的感觉。也没有在意电视的内容。真是很好奇地看着窗帘。想象着窗户外面的风景。黎明的时候。感觉疲惫。轻轻地躺着。似乎是惊醒了男子。他看到她抱着自己。然后为她盖上被子,轻轻拍了她的肩膀。她装作熟睡的样子。对于这样的温暖亦是知足。
      或者。应该。只能这样了。或者。应该。这样是适合自己的吧。因为她是安可可。不再是岳南。她闭着眼睛。没有梦境。只是很浅薄地睡去。
      天色彻底开亮的时候。她习惯性地醒过来。看到身边的男子还在熟睡。短信给朋友,说自己可能会结束单身,朋友很惊讶。她也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依然在闪烁的电视机。感受到自己复杂的心绪。试图让自己平静简洁。不断告诉自己。这是自己需要的生活。这是自己需要的男子。
      男人一直没有醒。她开始觉得不耐烦。用头发挠男人的嘴唇。男人埋起头没有理会。很久之后。男人苏醒。她问他,为什么那么爱睡。男人似乎还未彻底清醒。淡淡地说。习惯了吧。
      那你继续睡吧。她感到不悦。一直厌烦了等待。尤其在这样一个无所事事的小房间里。面对着一个一直试图说服自己去接受的男人。她再次感觉到内心恶劣的厌恶。
      她慢条斯理地化完妆。整理着桌上的烟和打火机。然后走到窗口。终于拉开窗帘。其实外面并不漂亮。原来一切的臆想才是美好。她转头看着男人再次熟睡的脸。很久。男人醒过来。说,你是不是早就想走了。她笑着没有回答。男人起身洗漱。她依靠在窗口。想起来曾经有人说她脾气恶劣没有一点耐心。她突然笑起来。然后拿个包,打开门。对男人说,拜拜。
      走在路上。特别开心的样子。
      她知道。安可可只是一场属于伤口的幻觉。她是岳南。以前是。现在是。永远都只能是岳南。她永远无法和内心固执的偏好抵抗。她只能这样溺爱自己,给予自己喜欢的追求。
      她笑了。笑容天真而有邪。她知道。她这样的女子。注定承受着命运的伤口。她会。义无返顾。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魔啊兽啊 2006-08-27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