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448.html

      凌晨。橘黄色的路灯下。她一脸精致的妆容,锦衣夜行在这个昧色丛生的城市。宽阔的公路。时而有飞驰而过的汽车,席卷起她高跟鞋边的飞尘,朦胧地掩饰着她的凛冽和嚣艳。她细腻地眯着眼睛。内心有淡薄的快感。她感觉这样的夜晚足够淋漓尽致。她看到自己的虚影,随着沙尘的落寞而消散。
      看到他的时候。她露出甜美的微笑。没有说话,只是迎接着他的拥抱。感觉满足。他伸手抚过她矫好的容颜。都是习惯用安静的姿态来对话的人。因为能看到彼此内心的伤口和天性中的冷漠,所以不会在相对无言时感觉寂寞。
      找不到住的地方。只有地下室一格简陋的房间。没有窗户。狭隘的空间充满了潮湿的霉味。她坐在床头,用手擦去额头的汗水,把粘在额前的头发摞到耳后。
      他轻轻地走到她面前。小心地问她这里可以么?她说,有什么不可以呢?怕你觉得委屈。他的笑容亦是如此清淡。
      她笑着说,偶尔体验一下艰辛也不错。也许会记忆深刻呢。
      他说。是。会一直记得。然后。他站在她面前。伏下身体。吻她娇媚的双唇。她抬着头。喜欢这个男人接吻的姿态。她的手臂饶过他的脖颈,手指纠缠着他的头发。他说过,他喜欢她嘴里的烟草味道。接吻的时候。几乎可以忘却情欲的味道。仅仅是享受着两个人之间接近极限的靠近。
      她是个容易投入的女人。忘却过往和未来的投入。只有现实的那一刻真实存在,并且臆想着可以延续膨胀成生命的全部。恍惚之间。房间里昏黄的灯光,让她想起在公路上夜行的风情。如果那也能说成一种绝望,那么,这样彼此靠近的姿态亦能算作绝望前最后的爱恋吧。
      不要把这说成是爱情,他说,太侮辱爱情了。他的语气是严肃的。甚至让她吃惊。
      她并没有看到他的表情,只是问他,在你心里,爱情是神圣的吗?
      对,因为觉得爱情无比神圣所以觉得不可能现实存在。
      想起一句话,冰冷的城市里没有柔软的爱情。她躺在男人怀里,缓慢地说出这句话,已经不会在这样的时候感觉疼痛了。
      他说,对。那么。在你心里,觉得爱情是很虚妄的很糟粕的么?
      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说,你的爱情从未开始,而我的爱情已经枯萎了。如果否认。只是否认了自己的过往而已。
      
      做爱的时候。她狠狠地把手指印在男人的背部。扭动的身体不再如当初一般干涸。她喜欢这个男人凌驾于她的粗暴。她甚至愿意更喜欢这个男人一点。当然不需要有爱情。其实这样真实的触觉才更符合这个城市的基调。更易抚慰时光流逝间挫败的伤口。她揉搓着男人背部的汗水,那里有她熟悉的潮湿。一层层纠缠在她的指间,让她感觉拥有的真实。她睁开眼睛,看到男人沉堕的表情。男人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她的唇齿,她一直不确定他在看什么。甚至质疑他专注的眼神是否在逐步洞穿自己内心的空洞。
      漫长的激情退却在男人至真的堕落之后。他躺下来。没有放开她。很认真地抱着。她把自己蜷缩在他的怀抱里。不看他。只是伸手抚摩着他清瘦的脸颊。
      她突然说。我可以不失去你吗?
      他说。可以啊。但是。他停顿了很长的时间。然后说,但是,谁也不能确定什么。
      她笑了。笑得天真无邪。很无谓的样子。她说。我知道。
      他知道她应该是聪明的女人。了解这个城市之间的规则。
      过多的话她也没有说出口,其实,不失去有很多种方式。而回忆是最饱满的一种。
      他对她讲了很多话。其实,她知道他已经累了。会在说了一半的时候睡着。然后又惊醒,问她讲到哪里了。她轻声笑着说,最后,你该吻我一下睡觉了。他伸过头来,在黑暗中吻了女人。紧紧地贴着她的面颊睡去。
      她喜欢这个男人随时不愿放开她的习惯。她就是这样一个变态的细节主义者。也许是严重缺乏安全感。所以喜欢一直被人掌握。即使呼吸困难。也喜欢了这样他紧面相贴的感觉。
      沉沉的睡眠。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被水管里水流的声音吵醒。一片黑暗。她突然觉得寒冷。看不到任何东西的感觉。让她极度不安。不忍心唤醒男人。只是循着男人的气息凑近吻他。然后抱着自己。半睡半醒的时候,听见隔壁大声吵架的声音,女人的哭泣,男人恶劣的训斥。水管里不断传来流水的声音。男人似乎也被吵醒了。她轻声说,冷。。。。男人温软地说,怎么不盖被子呢。然后。他扯过被子盖在女人身上,伸手紧紧抱着她。她也顺手伸到男人的背后,这样的拥抱得以缓解她的恐惧,让她获得安全。一直神经衰弱,吵醒后不易再睡着。她只能目睹着黑暗中男人的轮廓。只是一片黑暗。还有男人沉重的呼吸。她小心翼翼地抚摩着男人矫健的背部。她喜欢那种触觉。干燥光滑的肌体。孩子般沉沉的呼吸。似乎是回忆里的样子。她惊讶地看着他。几乎叫出那个名字。然后她深深地把头埋在他的胸前。她知道。他不是他。那个回忆里的男人不会在半夜里紧紧拥抱她。不会抚慰她的寒冷。不懂得她的伤口与生俱来真实存在。
      沉闷的空气,在被子里埋藏得太久。她觉得有些热了。转过身拉开被角。男人突然很意识地帮她盖好被子。她轻轻地笑,说,热了。。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这样体恤她这样一个变态的细节主义者。她永远都不是一个省事的女人。她嘲笑自己。却心喜地看着拥抱她的这个男人。这样的男人。可以相互安慰。永远无法相爱。这是他们的悲哀。也是他们的幸运。因为相遇而感恩这场邂逅吧。无关之后的爱恨别离。只要这个夜晚的相互拥有。她觉得已经满足。无论是扼杀还是枯萎。他们终究是没有爱情的人,终究无法在爱情的结界里相遇,或者这样的拥有,才是抵达内心的靠近。没有伤害。没有泪水。没有撕心裂肺的痛楚。
      一场锦衣夜行的邂逅。未曾终止。未曾爱情。衬托着她的喧嚣。消散了城市的虚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南南。。

    很喜欢这些文字。。





    我想要一部昂贵的照相机。。很长的镜头的那种单反。。

    最近。。

    呵呵。。

      嗯

    我喜欢上次的那张木偶。。
  • 哦.我真是喜欢看小说.
  •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