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446.html

      昨天是凌晨三点多才睡的。倒在床上的时候听见窗外淅沥的雨声。沉沉睡去。喜欢极度疲惫之后的睡眠。没有对于昏沉的等待。像一剂麻醉,立刻生效。
      梦境。既然有清晰的记忆。一种很压抑的心境。在梦境中无处宣泄。看着熟悉的人远远地望着自己,俯视我的卑微。即使心有不甘依然无可逃离。突然的短信把我吵醒。年儿的问好。是闭着眼睛回的短信。全身没有力气。窗外很大的雨声掺杂着噩梦的残余。扔掉电话继续睡眠。可是没有多久。一个电话就把我彻底叫醒了。徒弟的电话。说寝室已经进水了,全体人员正在二楼避难并且准备撤离。
      很惊讶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一直未曾经历天灾。对于房屋进水全无概念。
      然后打了电话给师傅问她情况。她说,有船开进来接。
      很惊讶地看着窗外。幸亏这个学期搬出来外住。还是在山上。
      一直到中午到朋友家吃饭。六楼的地方。可以清晰地看见学校里的泛滥。一直有人来消息说着学校里的情况。一楼的寝室全部被淹。全部人员都撤离在教学楼里。路面上已经积水超过腰部。出口被封锁。地上的排水盖都被打开。
      然后是突如其来的停水停电。
      突然意识到情况严重。看到现场拍来的照片。真的不敢相信这是自己住了两年的寝室。发黄的臭水一层层地浸泡在那里。浑浊粘稠的样子让人作呕。
      想起来冬天的衣服全部在宿舍里。想象着那些东西被泡在水里沉浮的样子。。。突然感觉很心寒。想起来还有一些东西打算拿过来,却迟迟未去。原来真的会有很多意外。永远都不可以有等待。
      一直是电话短信,不断询问着别人的消息。妈妈一直很着急问我能不能回去。但是道路已经被封锁,交通路口一直在抢修,水流湍急。无法通过。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很暗了。点了蜡烛。买了一些冰冷的食物。胃部很渴望温度,却无法获得。幸亏山上的小店里还有些食物可以买到。据说山下的超市里东西已经抢光了。所有的饭店都已经关门。没有食物可以运进来。
      据说是几十年都没有在杭州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感觉相当疲惫。也不知道该多说些什么。电来的时候。已经很黑暗了。一直对黑暗有恐惧。看到电灯亮起来莫名喜悦。
      晚上班级群里沸沸扬扬。整个班级等于是流离失所。学校一点反映也没有。
      总是觉得有些可笑。也不知道该如何过多言语。仅仅是记录这样一个事件。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水灾了?
  • 小凯来过,望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