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443.html

      在拥挤的公交车上,看着杭州最繁华的街道之一武林路,在这样一个周遭颠簸的时辰依然颓靡于沉睡之中,忽然感觉到自己已然是一个职业女性,在不断地迎合着城市的朝九晚五,回忆着多年前的梦境,和梦境中那个格格不入的精灵,她在用痛入骨血的温情融化命轮中的定格,而我,只是一个辗转,让她的一切灰飞湮灭。
      杭州是我所爱着的城市,每天会走漫长的山路抵达住所,几乎是群居生活,背离着原本独居的本性,却让我觉得快乐。某些坚强也需要有个出口得到释放,可是我亦会在某些时辰,感受到释放也是一种负担。仿佛是被问津的伤口,理所当然地疼痛,还不如一直的置之不理,或者才是一种没有痛觉的禁锢。
      你对我的控制,来自一场不可破碎的虚构。
      这是在清晨赶车的路上突然想起来的话。关于路途,关于前程,关于岳南的衍变和生而复生。
      在杂志社工作。是政府杂志。延续着正统和规矩的风格。在几次考试和面试之后,我成为唯一被选择的人。或者是因为好强和征战的本性,这样一个过程,让我可以满足这样一份并不是很喜欢的工作。依然固执己见。把自己的张扬绚丽带入到这样一本杂志中,却是博得编辑和主编的喜欢,看到她们很惊讶地检查我的排版,好奇地看着我的张扬,我低着头,感觉到这个城市里凡俗的女子,原来内心依然会有鲜花盛开,只是她们自己未曾得知。
      忙碌的工作,需要有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才能到公司。路上会经过最繁华的地带。看着这个城市愧丽的私处。她娇艳地展现在清晨的匆忙之中,只有未曾沾满凡心的人才可觉察。
      看到“歌德”银饰的广告排,很像我的妖孽传奇中自虐的那张。被锁链银饰缠绕的女子,依稀地吊在黑色的背景之中,宣扬着背叛和靡乱的广告词,触动着女子娇柔微弱的喘息。
      城东和城西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格。在我看来。拥挤,杂乱,甚至是破乱几乎是城东所有的代名词。更喜欢一直居住的城西。繁华得内敛,喧嚣得动情,安静的时候亦可以感受到凛冽的风情在脚下席卷而起。是城西让我爱上了这个城市。午夜的路灯,广阔的西城广场,还有我们的“山顶别墅”。几乎符合了我对一个城市全部的臆想。然而几次经过城东之后,那破破碎碎的样子却也能博得我的几分感触,或者是命格中是注定了支离破碎的女子,亦是会对这样的残破惺惺相吸。
      下班回来天色已经暗沉。坐在公交车上,看着城市的夜景,似乎感受到纸醉金迷的初始。
      然后突然想到一些人。或者是一个无关的人。告诉他。我下班了。告诉他。我在想念他。只是简单的述说,不曾需要回答。
      应该是有着和谐而苍白的关系,才能让我在这样莫名的时候想起,会曾激起一些波澜,只是无关紧要的相见与怀念,或者是离开与放手。我是一个决绝的女子,从最初开始,未曾改变。但已经是厌倦了过多的城市规则,相对着热情与冷静,都觉得是莫大的幼稚。
      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暖暖的环境,然后我温软地靠近,然后有人告诉我,这种温暖的虚构不足以支撑两个人的世界。
      关于这个的述说,我无法回答,或者是不再回答。即使是虚构,我也喜欢这种温暖更为华丽。规则一旦经过言语的出口,一切淡漠无情,毫无意义。我是一个这样的女人,懂得规则的暗处,却不懂得语言的路口。所以我可以漫长地沉默,漫长地依偎在某个无声的角落,看着一切开始绚丽生长直到腐败变质。如果有人打扰,这个过程就此中断。没有人可以真正了解。
      热情与冷静这样幼稚的游戏,怎能承受你们冠冕堂皇的借口和道貌岸然的诚挚表情。
      我轻轻地笑,想念那个小说中的男子。明知道他不在,却安静地告诉他,我想念他,想要见他。如同预料中的没有回应。我的心里却是安静。
      也许是因为拥有了相同的邪恶本性,与这样一个男子的相处反而觉得更为轻松愉快。没有爱情。不再有爱情和未曾有爱情的两个人。深刻了解着彼此邪恶的空洞。亦不是锐利的性格。不必害怕伤害。当我拥抱着这样一个男人,甚至会被他的了解感动,或者只有这样罕见的同类,才能抵达我内心的温存。只有他才能真正懂得我的需求。作为一个精灵女子的需求,而不是一个拥挤在城市清晨的职业女性。
      他只是我臆想中的男子。或者。只是我小说中的男子。掌控着岳南的温软。
      
      在深夜的时候来到这里。看到有人说这里越来越荒凉。确实一直忙碌于工作,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来打理这片花园。有时候也会感觉苍凉,文字对于我的改变不可否认。而这里已经是最后的一块荒园。

      抽很多烟。身边的人一直在说我抽烟越来越多。长时间面对电脑的后遗症。每天几乎有16个小时是在电脑前,10到14个小时的工作量,似乎是我在以另一种形式展示岳南的凛冽和嚣艳。喜欢这样的充实。喝很多水,抽很多烟,做很多图。一切的一切都是饱满的姿态。
      即使换了发型,我也已经回不到以前的感觉,依然被很多人说越来越有气质很OFFICE女性。或者也是已经到达这样一个年纪。承担着城市中普遍的节奏。
      路上的那个office女性,抽着红色包装的万宝路,惹来一路诧异的目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第十四话 2011-11-09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背景的翅膀是怎么做的啊,特别好看了,像是水彩画一样。
  • 恩 不错哦 的确是在杂志社工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