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438.html

      回到家里了。又是在漫长的经历之后回到这个我初生的城镇。已然是过多的霓红迷醉了我的双目,不再是我记忆中的微弱。
      妈妈和外婆没有太多的变化,家却是陈旧了一些。看到我回来,外婆很高兴,说我漂亮了。
      和以前的同学一起吃饭,聊起一些琐事。也回到了高中的学校。见到了高一时候的语文老师。中年男子了。胡子青渣。开始有些圆润的脸,都不再是我记忆中青涩的年轻老师,也已经不再被人称呼为XX老师,而是XX主任了。和他在一起聊天,也俨然成为一种快乐和平静的对话,不似多年前,一个叛离女子和一个规矩教师之间的锋芒。
      很快乐地行走于学校。看着年轻的学弟学妹们统一穿着校服很惊讶地望着我这样一个异妆女子。他们的幼小,让我看到强大的命理轮回。依稀记得那个时候,看到学姐们衣着光鲜地回到学校也会十分羡慕。高三时候的班主任。看见我推门进去。一脸茫然,完全不再认得我是谁。直到我说出自己的名字,她才惊讶地笑起来,说我越来越漂亮,都已经不认得了了。我看到自己以成熟的姿态对待老师的询问和关切。看到自己职业而带有温柔的微笑。看到自己捋过头法的娴熟手势。看到自己幽雅准确的坐姿。看到自己举手投足之间的合宜。我知道,这个女人是岳南。微笑在伤痛的擦身而过之后。她云淡风轻,却为蚀骨柔情。
      在超级市场里。看到大白兔奶糖。突然想起那个在午夜邂逅的男子。曾经答应过买糖给他吃,他说,他喜欢大白兔,小的时候一直会梦想的零食。邂逅在午夜的温情,没有伤楚。没有疼痛。只有在逐渐白昼的等待中逐渐消退的热情。最终,在天空彻底发白的时候,合上一夜的潮湿,抚过他透彻唯美的脸庞,他又像一页插图,回到我的小说里,成为暂停的一幕,留守在我的扉页之间。这个我笔下的男人,不曾是至爱,却永远是黑暗中的主角。
      对于剧情和画面的臆想,我始终可以这样精准而迷情,本是一个感性的女子。最近的臆想亦是激发了体内潜在的颓调。关于木偶的画册,关于剧情的发展,关于男主角,关于故事的结局。我无所谓那个已经成为无所谓的人。也无所谓着他的无所谓。凛然地行走,看见疾风呼啸,明白我这样的女子始终孤独,所有的伤痛只是像这疾风的寒冷,属于一场擦身而过不再复返的邂逅。伤及内体,不露血色。终成为深刻的茧,衍生出另一种强硬。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以前一直觉得你是个很特别的人但语文课的演讲让我感觉你是个女强人,很羡慕你这样的状态,真的,很少有人能像你这样,你快变成我的榜样拉哈哈
  • 很好.
  • 文笔不错,可惜构思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