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428.html

      房间空掉了一半,整整一半。一张堆乱了被子的床和一张空空的床并排放在一起,一张凌乱不堪的桌子和一张干净空洞的桌子遥相对望,小笨走了,留下了这个失重的房间,而我也似乎难以承受这个房间的偏失,落在了那沉重的一半。
      我知道,这一天总会来的,只是没有想到会那么快。
      睡醒的下午,还贴着眼膜,小笨就来收拾行李,我会想起当初我们一起收拾行李搬出寝室的时候,仿佛我们是相爱的,为了内心共同的理想放弃了很多,远离了很多朋友,因为我们想在一起。看到她扔在地上的袋子,装满了小杂物,很多都是我买给她的,喜欢悉心挑选给她的礼物,看到她的满足,我也觉得满足。我不知道该怎样去回忆这样一段时光。
      悔恨。这种悔恨没有任何过错。她终于得以幸福,似乎我应该满足地看着她离去,就当是给她的礼物一样。但是我呢?为什么真实的我却是这样的难过。
      不敢看她,不敢跟她说话,不敢跟她告别,尽量轻描淡写回答着她的问题,接受她的离去。她问我,要不要把这张床拆掉。突然不知该如何回答,梗塞的说,放着吧。
      然后,她走了。我关上门,潸然泪下。多久没有这样流起眼泪来,因为在一起的时光让我感觉快乐。依然记得暑假的炎热,只穿内衣在寝室里呆了整整两个月,只是想多陪伴这个怕黑不敢独自睡觉的女人。每天清晨叫她起床上班,然后我沉沉睡去,醒来的时候,她或者已经下班,带了晚饭给我,或者是带她出去一起吃饭,点她喜欢的萝卜锅仔,我喜欢的酸辣汤。一个暑假抽的烟,几乎都是小笨买给我的。我可以连续几天不出门,只是在周末她休息的时候,一定会和她出去吃大餐。
      我们爱上西城广场那个地方,贵族牛排的自助餐也是我们的最爱。每次可以吃掉十几个盘子的食物,然后撑到家里整天不想再吃饭。买瓶子精致的伏特加,买整盒的巧克力,买各种她喜欢的零食放在家里,总是担心她来不及吃早饭胃疼又要犯。
      记得暑假快结束的时候,我突然跟她说,我们就要结束这样的生活了。然后,她很难过地说,是啊,要开学了,人又会很多。那个时候我们似乎都有人群恐惧症,对于人潮莫名恐惧。看到她不开心的样子,我说,那以后我们周末也可以这样出来玩呀。于是,她又很天真地笑起来。这个女人的情商就是这样直白。可是后来,似乎我们都已经无法接受原来寄居的生活。开学之前匆忙找了房子搬出来,搬家前一天晚上,喝整坛的绍兴黄酒,那天我似乎醉了,说了很多话,心里是喜悦的。
      刚开始的房子,很乱很脏,6楼。似乎是娇惯到大的女孩子,都无法忍受恶劣的卫生条件。然后我们又四处寻觅新家。终于找到现在住的房子。那时候真的很开心。记得还是在帮三星堆做壁纸的时候,生活忙碌而有节奏。星期天的早晨,在阳光中同时醒过来。看到透进来的光线照射在她懒洋洋的脸上,我甚至会满足于这样简单的快乐。
      我以为,我们可以这样,一直一直地简单生活下去。似乎只有儿时才有这样天真的梦想。关于永远,关于一直,关于简单,关于平静,这样的字眼已经长久不存在于我的生活之中。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流失,刚刚握在手心的温度,却是这样匆忙就要离开。我握不住任何东西,没有任何力气,身体让我觉得负担。泪水流出来,不想再去想念,不想再去怀念。我突然觉得这段记忆似乎会抹杀掉,似乎从未来过,似乎不属于我。而我依然是那个独自生活在黑暗中的女子。寂寞的,独生的,而只有这样的姿态才是符合我的全部基调。仿佛雪莲的盛开与凋零,注定独自守侯寒冷的伴随。
      生活就这样再次崩溃掉了,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相信现在我对于任何一个男子的感情也不及对于这样一个女子的浓厚。可是她不会懂得,即使懂得也无能为力,我知道离开她也是不舍,但是这是必定的周遭,是对于每个人必定的命轮。不知道应该拥有怎样的期待,回不来,过不去。生活的断裂口丑陋地横在我的面前,熟悉的,陌生的,恐慌的,鄙夷的,我只能这样去接受,然后用漫长的时光去弥补这个断裂。我知道我可以的,不过是更冷罢了。
      这样的时候,不希望有人给我那些半温暖的安慰,只会让我更难过,不如生硬地把我丢弃在那个黑暗的匣子里,让我一个人去活,那么我就能活下来,我真的很害怕那些只能触及伤痛而不及深处的问候,只是揭开了伤口的痂,而无法让伤口愈合。真的没有人可以承担我这样一个女子。于是,我一个人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艹蛋的失眠 2010-02-22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亲爱。我想你了。所以来看看你。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