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414.html

      2009年了。
      突然有一天睡醒,有人告诉我,已经是2009年了。我已然是个二十四岁的成年女子。这样一个年纪,再一次提醒我,不能再如同十八岁时那一般的青涩,那一般的憧憬着一切美好的事物,包括最完美的爱情。我开始静静的淡漠下来,淡漠的是我的心,而不是我本身,也许在大多数人眼里,我亦是个性情急躁,满口粗话不懂节制的女子。而我真正的沉静或许只有我自己才能看到。
        开始过一些无所事事的日子,在反复的无聊游戏中消磨掉自己行尸走肉般的时光,这一切都是我不曾喜欢也不会喜欢的,但是我依然这样活着,以我不喜欢的姿态,或许是因为我寻找不到自己的目标。
        不懂得在生活中的缺失究竟在何处,仿佛一个漩涡,看似有着漫无尽头的深沉,然而那一切的激流只是让你在原地打转,疲惫的,茫然的,甚至是恐惧的。并没有资格谈论快乐与否,只是知道自己的等待和追求并没有达成意识中的样子。亦没有了十几岁时的畅想,也没有了那时候懵懂的期待,可以幻想着美妙的爱情和单纯的生活,如果说现在跟那时有唯一不变的东西,那也许就是我天马行空的梦魇。
        多年来,一直会记录一些有意思的梦境,那个叫做兰泥的白色小镇,中世纪的宫殿,还有与我相爱的豹子妖怪。每一个梦魇的结局总是悲伤,分离或是丢失,不可挽回的爱恋。不知是否与我24年来的遭遇有关。
        24岁了,本命年。很多朋友送来红色内衣,为我祝福。心存感激。我是个容易遭遇挫折的女子,而所有的挫折大多因为自己的得过且过而囫囵的过去。我不知该如何去述说这24年来的经过,跟大多数人一样,有过快乐亦有过此生难忘的痛楚。也许也跟大多数人一样,总是会轻易的忽略快乐而过多的记得痛楚的过往。所以我的文字总是带有着浓重的忧伤,即使在描述快乐的时候,亦是用着悲伤的姿态来结束快乐的过程。
        回到家里就开始生病,咳嗽的很厉害,爸爸摘了枇杷树叶为我熬汤,早晚两顿,还是没有见效。这个房间,这个小镇,曾经然我那么满足,那么快乐,结扎在这里的爱与恨,已然是一个永不停止的漩涡,有时候,我只是不想挣扎在这里,让自己回忆这个成长的过程。离开,然后有新的开始,这是我对于过去的事情一向的态度。等到再次回到这里,我可以平静的看看那些记忆里未曾磨灭的东西,那些祭奠,蚀骨的回忆,不再疼,却有疤痕。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