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412.html

        2009如期而至。伴随着炮竹,喧嚣,还有越来越差劲的春节文艺晚会。每一个新年都似一个婴孩般平凡的出生,而将带来曲折的剧情和路途。
        小的时候,每当过年都特别开心,有红包拿有新衣服穿有父母加倍的疼爱,一切就这样简单的满足。而现在。却也不得不叹息年华的逝去,而在逝去的年华中自己微茫的获得。
        如果不在乎,为什么会伤感,如果无所谓,为什么会难过,如果不爱,为什么会恨,如果不疼,为什么会哭。
        在某些时候,始终会纠结在这样空洞的疑问之中。不得摸索自己的情绪,看不见自己的内心,亦无法寻求到生存于世的规则。
        笑声无法代表快乐,泪水无法代表伤痛。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复杂,太多的人觉得太累太累。
        尤其站在一个年辰初始的时刻,陌离着逝去的一年,仰望着未来的一遭,太多的情绪混合在一起,纠缠着还未到尽头的缘分和还未开始的激情,然后,我们的心灵膨胀开来。像鸟,可以飞翔,可以脱离,可以忘却。然后,我们又重重的回到地面。接受现实。
       
        关于男人和女人的故事依然会在2009年继续。
        女人走在街上,看着繁华都市的喧嚣,她懂得自己深爱这样的气味,却亦与之格格不入,她独自生活在这里,是因为没有找到可以让她离开的人。或者曾经拥有,而他却无法放开这个城市带她离开。
        记忆中的男子,有着英俊的脸棱,深邃的眼睛,还有她喜欢的厚嘴唇。已经记不得他的整体模样,只是对于细节,记忆相当清晰。她曾经伏在他的胸口,扬着脸,细细地抚摸他每一寸五官。然后把他们深深地刻在脑海里。她懂得上天不太会让幸福持久,而她可以做的只是抓住记忆。在多年之后这样的时刻,仅以个人的姿态独自思念。并不寂寞,并不痛楚。而是一种品味。
        她抬着头,看着琳琅满目的精品屋里,各种各样的服饰,价格不菲,吸引着无数名媛在此出没。她看着被擦的雪亮的玻璃橱窗里自己的倒影,她知道,她这样的女子不属于这里。
        她转身离去。
        突然,她看见一个带着墨镜的男子迎面走来,低着头,身边是他拉着手的女朋友,两个人的打扮相得益彰,十分融洽,女朋友笑着探下头去对男子说话。然后轻轻的笑。
        她站在原地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男子,他一直低着头,匆匆走过。
        她呆呆的,那张侧脸,正是记忆中的模样,藏在下面的,应该是那英俊的脸愣,深邃的眼睛,还有她喜欢的厚嘴唇。
        她轻微的颤抖。她突然想象着这些年流连在他身边的女子,是否让他觉得,她也只是其中一个路过而已。如同刚才的擦身而过,可有可无。她觉得无法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她甚至无法确认那是不是他。
        想了很久,她拿出电话,发了一个短信给他,她说,我刚才在路上,看见一个人很像你。
        发出短信,她的身体颤抖的更厉害,她不知道她将迎接一个怎样的答案。而她又期待什么样的回答。
        过了很久,短信来了,她打开手机,他说,那就是我。
        她突然哭出来。不知所措,更不知道自己为何哭泣,在这样一条繁华的马路上,她忍声哭泣。那些爱情,突然翻江倒海的浮现在她脑海之中。仿佛是昨天的一幕,在某个时候突然被斩断,她不相信,她的爱人就这样离去,而陪伴在他身边的,是另一个美丽女子。
        又是一条短信,是他的短信,他说,骗你的,我在外地。
        她呆呆的看着屏幕上他说的话,然后慢慢的和上电话。
        她看着灰色的天空,轻轻的扬起嘴角。她不懂,为何这样的回答会让她的心里有失落。
        那么多年,爱已经不存在,那,心又为何会痛?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承载的负荷 2007-01-27
    随·意 2006-01-27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很久了,没有来过这个博客了,想了很久才想起密码。

    这里很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