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397.html

            夏。一个我喜爱的季节。因为那种让人昏厥的炎热,白晃晃的光,临近初生与破灭的边界,细腻的汗珠一颗颗的从毛孔中溢出来,蔓延到身体的每个角落。而这一切的过程,都发生在一个绝对安静的时刻。
           
    我。是一个这样的女子。喜阴,好静,如同青苔一般。

            
    总是以彪悍而凛冽的个性示人,而很少有人知道,我,其实是一个安静的女子。尤其在现实生活里,从内心抵触过多的言语交流。


        很多事。需要很长的时间去消化。

       
        也许我是个迟钝的人。也许犹如我多年前所说,很多悲伤,刚降临的时候,如同一粒盐巴掉入水中,毫无声色,需要很漫长的时间,水才会变的咸涩。
        可以整天整天地呆在家里。24小时不关闭电脑。无法回答别人我对着电脑在做什么。看无聊的电视剧,直到秒睡在床上。计划着周末到上海找阿娇面杀。似乎想要在上班之前玩个够,以至于以后不再有太多遗憾跟眷恋。能有这样一段时光,是我在之前几个月内很大的期待,我想我会尽量让自己得到满足。
        一出门口,沿路繁华,喜欢吴山广场的城隍阁,需要爬又长又陡的山坡,大汗淋漓,然后在静谧的山顶看到整条延安路的风景尤其华艳。河坊街,一到了晚上,似乎不能再用古色古香四个字来形容,仿佛真实的回到古代,对其中一家卖丝绸的店情有独钟,夜晚华灯初上,脂香粉浓的感觉仿佛怡红院一般。

        约了小笨跟星星夜晚逛街,找了很久的吴山夜市,终于找到,可惜正好收摊。庆幸还能收获一包桃红色的三五。盒子很漂亮,很像首饰盒。

        花了很长的时间,想奇怪的问题。为什么我吃杨梅不吐杨梅核。很多人觉得我是玩笑的神经质。
        而我,却真正认真的去思考这个问题。我真的是个那么怕麻烦的人么。
        一直觉得,自己的性格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可是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很陌生。也许是这种陌生感,让思维变的很迟钝,总是会想自己的需求。总是会想自己的对错。
        常常经过门口的地下通道,已经不会在地下通道迷路了。通道门口,总是坐着行乞的老人跟卖西湖莲子的小朋友。我知道。他们与我无关。我并不是一个特别有善心或者特别爱吃莲子的人。一遭又一遭。这样的遭遇,算是有缘还是陌路?
        
       
        很多事。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表达。

      
        一直会对很多人说。我是一个不懂得表达的人。也许很多人会对我这样的说法表示质疑。我是一个那么凛冽的女子。坦率直言。甚至直言伤人。但是,太多时候,我确实无法口述内心真实的想法,总是幻想着有人可以不用言语明白我内心的感受。抑或,是我对自己的想法无法掌控。
       
        不害怕孤单的人是因为真正孤独。那她,究竟是否害怕寂寞?害怕等待的人是因为等待太多。那她,究竟是否可以等待?
        
        已经不会再为了一首歌,一段字,一个人而觉得太过悲伤,过了触景伤情的年辰,是不是因为留下太多伤痕?
        以前,会深刻地隐藏自己身上的疤。丑陋的疤痕不会轻易透露给别人。而现在。可以坦率地在阳光下曝露手臂上自己的割伤,无人问津,即使有人看到,问起,亦会坦率表露。一直觉得胸口的烟疤是最美丽的痕。很绵软,曾经深红,如今淡漠。以最孤单的姿态凌于胸口之上。
        我想,我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从小如此。会因为挽留邻居姐姐在家吃饭不成而嚎啕大哭。
        曾经说过,我爱过的人,将会爱上一辈子。
        跟修修聊天。说起似乎认识3年之久。但是细算日子,竟然只有1年半。也许是时间过的太慢,还是我们嫌自己老的不够快。
        也许,很多人会觉得我是一个很淡漠的人。QQ常年隐身,没有主动去联系别人的习惯。总是相信, 知道我隐身的人一定会知道,不需要告知,有事自然会找我。最近才发现,原来并非如此,给很多人开了隐身可见,找我的朋友才渐渐躲起来。花一些时间来陪伴他们,觉得满足。竟然有两个人对我说,你变的温柔了。
        难道,我不是一个温柔的女子么?笑。

       
        很多情。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放下。


        也许。放下一段感情。并不会是自己的选择。我是一个相信缘分的人。相信很多人,有缘无份。如同在地下通道里遇见的行乞老人,卖莲子的小童。如同在某个地方偶遇的男女,最后依然失之交臂。太多有缘人,太多有缘无份的人。
        也许无份。是因为你只是他的遮羞恩。而不是那个藏身人。
        也许在以后漫长的时光里,我会记得你们,虽然,我们之间,已经失之交臂,漠如路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6-07-18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