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4828387.html

        最近似乎很忙碌,忙碌到积压了太多的事,想要述说,却没有空闲。
        有的时候,反而是积压的过多,而不知从何说起。

    一、工作
        我是第一次用这样的形式来写日志吧。或许这样可以调理清晰一些。从某个时候开始,我就发现自己变了,褪脱了锐气,磨光了锋芒,也随性了很多,或者是长期的宅女生活而带来的惰性。调理不清,面容模糊。
        新工作,离现在住的地方很近。门口的公交站。10分钟的公交车。
        喜欢这份工作,大多数是因为喜欢公司的环境。LOFT设计。很大,很有设计感,铁楼梯,走上去会有蹬蹬蹬蹬的响声,坐在窗边的位置,可以透过有着铁护栏的落地窗看见外面的风景。长长的木制桌子,同事门一排排地坐着,不像是太过正式的公司里面被隔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拘谨。最喜欢透过二楼的落地大玻璃,看见一楼正在工作的摄影棚,那种暗黄色的灯光,里面忙碌的的工作,一览无余。
         同事之间相处融洽,虽然我依旧不爱说话,即使是工作的时候也沉浸在我的网络生活之中,但是我真正感觉到同事之间的相处,是很随性而放松。不像之前的公司里面,总有太多的功利与勾心斗角。偶尔会与同事们搭话,似乎他们对我的沉默也很宽容。
        工作是很忙碌的。加班不仅仅是家常便饭,应该可以说是理所应当。加班到深夜,换来早晨可以很迟来到公司,这对于我这样的夜行生物而言无疑是一种恩赐。毕竟即使没有加班的日子,我亦会到凌晨2 3点钟才进入睡眠。
        对于加班并不反感。反而会喜欢这样的生活节奏,可以算是充实吧。阿八说,我真是闲的太久。或者真的是这样吧。在网络中闲着无所事事,我也宁愿选择忙碌一些,这样反而会觉得快乐。或者大多数的设计师都喜欢在深夜工作吧。
        工作的第三天,就通宵加班了。凌晨4点的时候,窗外已然非常热闹,附近服装城的小老板娘们已经换好了衣服,化好了妆,匆匆忙忙赶着去做生意。天还没有亮。同事们一起出去吃早餐。在路边的小摊子上,大家点了馄饨,包子,还有鸡蛋饼,对了,鸡蛋饼,北方人喜欢叫煎饼果子,我很喜欢这样的叫法,听起来就很有食欲。坐在长长的桌子前,吃着香脆的小馄饨,就着一桌子的小菜,大家似乎不再那么疲乏,相互聊着天,调侃着这顿美味的早餐。
        我想,我是真的很喜欢这份工作。

    二、小笨
        除了工作,应当来说说最近的生活。生活。无非是网络和——小笨。嗯。我想小笨应该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门。喜欢在休息的时候和她一起出来逛一逛。哪怕只是门口的河坊街,哪怕,只是一起逛逛商场,也会觉得份外轻松。
        每天上班打开电脑,打开QQ第一件事情,就是跟小笨说,我上班了。然后一起胡扯一通,或者各自工作,或者工作空闲的时候一起逛逛天涯,最近我们都很迷恋天涯的蓬蓬鬼话,有个叫《精神病人的世界》的帖子,让我们一直追踪看帖,用小笨的话说,那是相当的销魂。以至于我们似乎或多或少地相信那些精神病人所说的话,其实也不可否认,我们也曾经或多或少地那样思考过。
        有一天工作很忙碌,我突然对小笨说,星期天,我们出来玩吧。
        于是,那个星期六的晚上,我们约好去看西湖的音乐喷泉。那天,小笨竟然借口发烧无耻的逃班了,这还是那个在大学从来不旷课的班长么,代表全班同学鄙视她一下。
        那是我第一次正常时间下班吧,先到了河坊街。跟小笨和星星一起去了高祖生煎。点了酱肉炒面疙瘩,双皮奶,筒骨粥,几份小菜,还有三瓶乡村米酒,坐在二楼露天的桌子上,很惬意。要说一下,高祖生煎的乡村米酒绝对值得一试,很香醇的米酒,即使是不会喝酒的人应该也会喜欢那股清幽的香味。曾经一个人逛街也去高祖点了一份生煎一份米酒,冰凉香甜。
        然后我们打车去了西湖,说起今年是我跟星星的本命年。我们都很衰的时候,我们刚走到喷泉前。喷泉竟然不喷了 - =!冒汗啊。果然有那么衰的两个人吗。足足等了10分钟吧。喷泉才再次开始。在杭州住了那么多年,这是我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看音乐喷泉,确实很漂亮。
        逛西湖。看见路边的小孩子带着发光的牛角。一看小笨就喜欢,于是去了路边的小店买给小笨和星星。那个小店的老板很逗,我问他多少钱,他说15一个。我说太贵了不要。他问我要多少钱。我说15两个。他很惊讶的说那不行不行的。于是我要走。他又来拦我。我说就15两个卖不卖。他说你是说给我15块啊?那好。我就纳闷了。难不成他之前理解成是他给我们15块吗?然后老板扯着大嗓门跟我说,你千万别跟别人说这个价格卖给你们的,千万别说啊,小声点小声点。我跟小笨乐的不行。附和着老板说,我们不说不说。老板又扯大了嗓门,你们小声点啊。千万别让别人知道。
        我们很乐和的拿着牛角走了。然后还遇上卖棉花糖的老板。我问多少钱。老板说5块一个。我说那么贵,10块三个吧。我们三个人呢。老板尤其尤其惊讶地看着我,那种惊讶的程度就好像听见冥王星装地球了似的。我说行不行嘛?他继续惊讶地说,好吧,卖给你,那是相当的气宇轩昂。。
        我们三个人,走在西湖边,我看着他俩带着两个特别傻逼的牛角,我们三个人一起啃着棉花糖。无法形容那种感觉,也许可以叫做幸福。一种很天真的幸福。星星很坏,想用自己的棉花糖来粘我的棉花糖,然后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被我的棉花糖粘过来好大一块。
        高兴死。这句话。是小笨说的。说起来好爽口。哈哈。
        与其说高兴死。不如说是吃死。逛了一圈。我们又去西湖边的满记甜品。点了好多。小笨还点了臭臭的榴莲。我生平第一次吃榴莲。咿?那味道果然不适合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善良? 2005-09-27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