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61410775.html

    闭眼说爱,睁眼说拜拜。

     

    这不是一个一夜情的故事,而是一份彻底底的属于自我的爱恋。他谁也不爱,因为他把所有的爱都给了自己,给了闭眼之后的那个魅影。

     

    已经不知道多少小时没有闭眼了,他几近抓狂地把脑袋放倒在桌子上,脑子里有嗡嗡的回响,夹杂着轻微的木质桌子发出的枯燥而干涸的脆裂。

    这种声音不知道给他带来了满足还是孤独,睡前强迫症总是让他在困顿万分的时候还无法入睡,睡眠对于他而言,是一种莫大的奢侈,浪费了大量的时间,虽然他也不懂这些时间如果不用来浪费还能用来做什么,即使电话里塞暴了女友发来的短信和未接来电,依然不想去理会,女人总是在不应该的时候发作,不可理喻。难道这些莫名其妙的纠缠就是所谓的爱情吗?

    想到这里他轻蔑地一笑,脑海里天马行空地开始回想年轻的时候对于爱情的臆想,学生时代对于隔壁班漂亮女生的爱慕,即使心中有着强烈的悸动也无法在面对她时完整地表达,也许这种隐晦的性格长期被掩埋在内心深处,找不到一个释放的出口,某些情绪总是阴郁不堪。

    混乱的思维似乎彻底击垮了大脑的疲惫。他慢慢的合上眼。

    某一个瞬间。他感觉到自己仿佛坠入了一个空洞。耳边有风呼啸而过的声音。他的手无力去攀沿任何物体,只能感受到整颗心脏因为加速度而吊在身体最上方,他紧紧地闭起眼睛,狠狠咬住自己的嘴唇,一丝丝血腥的味道仿佛预示着死亡的到来,他的内心因为绝望而忘却了恐惧,这种超然的感觉从未体验过,原来一个人临死会这样安静。

    但是,在他最安静的一刹那,他却突然看见一双透着银光的瞳仁,那饱含着液体的双眸以一种触及内心的方式死死地盯着他,他突然睁开眼睛,那双瞳仁消失不见,看见的只有万丈深渊从身边滑过,刚才的安静被打破,他突然害怕极了,大声地嘶吼起来。他感觉到自己猛烈的嘶吼被埋葬在越来越深的谷底,一种无助的恐惧从内心滋长出来,几乎撕裂了他的身体。

     

    他猛然从桌子上跳起来。他大口大口地喘气,盯着自己麻木的五指,只是一个梦境而已,却让他的五指疲惫到无法动弹,仿佛就在前一秒,他的双手真的企图抓住深渊的崖壁。

    他把手指深深地插入自己蓬乱的头发,也许是因为太累了,所以会做这样的梦。

    电话响起来,又是苏的电话。

    他看了看电话,慵懒地按下接听键,苏。

    你终于肯接电话了,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两天了,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你现在在哪里,为什么不回我短信也不接我电话?

    面对着女友一连串的质问,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大多数女人一旦陷入爱情,总会变得这样纠缠,他没有回答她,看了看手表已经傍晚了,他说,等会儿我去接你,出来吃饭吧。

    苏没有再质问下去,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好。

    他挂掉电话,关掉两天没关的电脑。起身走到洗手间整理衣物,下巴已经长出了长长的胡渣,想了想,还是没有拿起刮胡刀的欲望。只是用清水冲了下脸,让自己看上去尽量整洁一些。他看着镜子中自己疲惫的脸,眼眸下有淡淡的黑眼圈,使得他原本深邃的眼睛看起来更为深沉,虽然疲惫,双瞳却依然清澈,泛着轻微的银光。

    他突然惊恐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想起了梦境中他坠崖之后看到的那双眼睛,那是一个女子的双眸,清澈地没有一丝杂质,然而眼神中透彻的绝望却深深地烙在他的脑海中,那绝望的眼神仿佛在哀求自己的救赎,而他,却因为这一丝的哀求而感觉到恐惧。那双眼睛,也同样泛着银色的光。

    他使劲摇了摇脑袋,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也许长久的缺乏睡眠让自己变得有点神经质。他特地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出门。他知道自己应该正常一点。

     

    看见苏的时候,她站在霓虹灿烂的街头,橘黄色的路灯打在她的脸上,把她原本清秀的脸衬托地更为妩媚。她是一个漂亮的女子。

    他走上前去叫她,苏,我来了。

    你又迟到了。虽然这样说,但是苏的言语里完全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她反而伸出手抚摸着男人的脸,最近工作很辛苦么,你看你那么憔悴,如果太累在家睡觉也没事。只是要告诉我一声就好,你突然消失两天,让我多担心。

    我没有事,面对着女人的温柔,他也突然柔软下来,我好饿,我们去吃饭吧。

    苏点了点头,挽着他的手臂,来到他们最喜欢的餐馆。

    他喜欢这家餐厅,并不是喜欢这家餐厅的食物,而是喜欢这家餐厅靠近窗户的位置,可以从窗口看到半个城市的风景。

    吃饭的时候他点了红酒,慢慢地喝着,一边看着窗外,一切都显得那么渺小。

    快点吃吧,你不是说饿了么。苏说,你总是这样不懂得照顾自己,一工作起来就不记得好好吃饭。

    他看了看苏,她眼神中的温柔让他感觉到疼惜,从他认识她的那天起,她的眼神中就这样充满柔情。她真的是个好女人,从来不会责怪他对她的忽视,只是一直提醒他要记得吃饭加衣,只有在她找不到他的时候才会一次次地打电话给他,只要他说他在工作,她就会乖乖地在一旁等着他。

    苏,他突然说,其实你不用对我那么好。我习惯了长期邋遢的生活,或者我根本就不懂生活。

    你怎么这样说,就是因为你不懂得怎么对自己好,所以我才要对你更好一点呀。

    他轻轻地笑了,也许你并不懂我。这句话他说的很轻很轻,轻到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是吧,也许苏这样柔软的女子不会懂得他内心的绝望,他绝望的不是工作,不是爱情,不是生活,更不是所谓的对这个城市这个世界的绝望,那都太渺茫,他的绝望来自内心,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犹如人类与生俱来的贪婪和欲望一般,无法从身体中剥离,也无关生活和经历。苏太过美好,从小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都很丰盈,她无法体会绝望本身的真正含义。

    他不说话,低着头,吃着盘子里的食物,显然他也是饿了。苏看着他大口大口地吃着东西,很满足于这个男人回归孩子般的模样。也许只有这样的时候她才能感觉到他完全坦诚地展现在她面前。

     

    他带她回家。关上门的瞬间,他转过她的身体,沉默地亲吻着她的双唇,他的拥抱野蛮而有力,几乎想把她整个人揉进他的身体。他抱她进卧室,把她放倒在床上,一手迅速地解开自己的衣物,一手不停地抚摸着她的敏感部位。他听见她逐渐浑浊的呼吸和轻微的呻吟,他把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双手粗暴地拉开她的衬衫,熟练地解开她内衣的扣子。她娇嫩的肌肤完全裸露在他的面前,雪白的胸脯随着呼吸而起伏,他贪婪地吮吸着已经挺起的红晕,苏越来越大声的娇吟彻底勾摄着他内心的欲望,他剥下她的内裤,狠狠地进入她的身体……

    激情过后,他疲惫地趴在她的身上,脑海中一片空白,他没有马上离开她的身体,他喜欢这样缱绻在她的身上,苏会温柔地抚摸他的后背。轻声地叫唤倒,我爱你。

    他没有回答他,做爱之前之中和之后,他都不喜欢用言语来表达感情。他喜欢那种脑海中一片空白的感觉,仿佛回归到最原始的情愫,不带有任何杂质。

    也许是因为太累了,他竟然没有知觉地睡去。

    当一片黑暗袭来的时候,他似乎感觉到自己再次进入了梦境。在某个瞬间他似乎还若有似无地想到过自己多年前看到过的一个故事,说梦境都是自己的潜意识,其实剧情可以用自己的意识控制。

    黑暗褪去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来到一个雪白的村庄,这是一个极度寒冷的地方。进入村庄之后,他已经冷到无法动弹。村子里有来来往往的行人,全部穿着雪白的皮毛外衣,他想要跟他们说话,但是他们似乎都无法看到他的存在。

    不知道走了多久,他感觉到全身疲惫,双脚早已很寒冷而失去了知觉。他突然看到前方似乎有一个女子的身影,他艰难地走上前去。他看见一个女孩子坐在一间破房子的门口,眼神游离。

    他被女子的眼神吸引, 他不知道她究竟在看什么。他慢慢地靠近她。

    他突然看见女人转过脸来对她微笑,她说,你看起来很冷。

    你能看到我?他惊讶地问她。

    她说,你能看到我,为什么我不能看到你?

    他反而被女人问的不知该如何回答。

    她却像自问自答一样说道,因为我们一样孤独吧,所以能看到彼此。

    她这样一说,他反而感到轻松,他转身坐在她的身边,似乎没有那么寒冷了。他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南。南方的南。

    你是南方人么?

    不。因为南方温暖,所以我叫南。

    如果觉得冷,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

    女人听他这样问道,突然转过脸来看着他,眼神中充满莫名的无助,甚至是带一些轻蔑地看着他,她说,如果觉得冷就可以离开这里,那么当你感到绝望的时候,你是否可以离开这个世界呢。

    他惊愕地看着她认真的脸。她的脸仿佛这雪白的世界里绽放开来的奇葩,娇艳欲滴地抗衡着这个世界的寒冷与冰封,她的眼神绝望而无助,又仿佛在渴求救赎。他突然想起那双泛着银光的瞳仁,那姿态竟然与眼前这个女子不谋而合。

    他无法形容内心中强烈的冲击,这个美艳的女子,那双绝望的瞳仁,深深地触动着他骨血深处的阴郁。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床空了一半。他看见客厅里穿着睡衣的苏正在为他打扫。

    他昏昏沉沉地把头埋入被窝当中,似乎一夜的睡眠无法让他精神奕奕。反而让他更为疲惫。闭着眼睛,已经睡不着了,只是梦境中零星的一幕一幕始终在他脑海中回放,女人精致艳丽的脸,那双似水的瞳仁,还有女人的话,让他久久无法忘却。如果觉得冷就可以离开这里,那么当你感到绝望的时候,你是否可以离开这个世界呢。

    他突然从被窝里钻出来,大声地呼唤着苏的名字,苏,过来,我要抱你。

    苏放下手里的家务,走到卧室,你醒了么,看你睡的好沉,都舍不得叫醒你。

    他没有说话,拉着苏的手,顺势把她拉到被窝里用力地抱着她,他伸过脖子亲吻着苏。

    苏软软地挣脱着他的手,说,不要闹了,我在给你做饭呢。你快起床准备吃饭吧。

    我不要,他又抱紧她,我只是想抱你一会儿。

    好吧好吧,苏疼惜地吻了吻他,那就抱一会儿。在苏心里,她把他这样的孩子气理解为他对她的深爱,她享受着这个男人对她的爱和依赖,同时也把自己的爱完全倾注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而他心里却知道,她永远不会懂他,但他也许只需要一个爱他会对他好的女人,也许并不需要了解,只要能在一起生活彼此陪伴就已经足够。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也许不会有一个人会真正懂他,而也不会再有一个女人会比苏对他更好。

    他紧紧地抱着苏,闻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优雅气息,那么纯洁无暇。

    苏,你绝望过吗?他突然这样问她。

    苏疑惑地看着他,想了想说,绝望?为什么要绝望呢,你那么爱我,我们在一起很好,为什么要绝望?

    难道没有你就没有过很累很累,累到不想睡觉,不想说话,不想做任何事的时候么?

    你怎么了?苏心疼地抚摸着他削瘦的脸愣,是不是最近工作太辛苦了,等忙完了这一段,请个假我陪你出去玩几天吧。

    没事。他轻轻吻了她的额头,淡淡地说,只是随便问问而已。

    他抱着她,心里却想起了另外一个女子的身影,那个出现在梦境中的女子,她说,如果觉得冷就可以离开这里,那么当你感到绝望的时候,你是否可以离开这个世界呢。

    是啊,无论如何。生活都应该继续,如果要在这个世界上好好活着,那就必须正常一些,接受一些自己必须接受的现实,远离脑海里那种莫名其妙的臆想。

    他明白,只有学会麻木,才能让自己不那么难过,他只是希望再次见到南,哪怕那只是存在于梦境虚幻的女子。

     

    我知道你会回来。南望着他,竟然是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他似乎并不觉得惊讶。反而有一种久违的愉悦。他仔细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子,上一次见面因为寒冷都没有好好看过她。原来她的脸是这样嚣艳,凝脂般的肌肤透着微润的光泽。

    我想我在做梦吧,他说。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也许我们不该这样,无论梦境也好,真实也好,我们相遇,在这里说话,那是因为我们在彼此身上都寄予了太多的希望。我们只是依恋着彼此身上散发出来的同样绝望的气息。

    你的话总是那么犀利。他说,南,如果可以选择,你愿意我们出现在彼此真实的生活么?

    出现在彼此真实的生活?然后呢?玩着相知相爱的游戏?最后爱到绝望,彼此惨痛分离?那太残忍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的透彻让他不知所措。

    那么,他的眼神突然变得含情脉脉,那么,我能不能抱你一下,只是抱你一下。

    听他这样说,她却低下来,脸颊的红晕把她白皙的肌肤衬托地分外好看,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他突然觉得自己又回归到了学生时代,那种初恋的羞涩和纯真一阵阵地涌上心头,他小心翼翼地靠近,伸手拥抱她的温暖,紧紧地,紧紧地拥抱着……

     

    小以,小以,快起床,上班要迟到了……耳边是苏的声音,模糊而轻柔。

    他睁开看见,呆呆地望着眼前的苏。

    快起床,苏再次喊道。

    我……他的头脑仍然处于麻木状态,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他,一时竟然不知道做什么才好,慢慢的,他回想起来和南的相遇,他们的拥抱,南温暖的身体……

    你为什么要叫醒我!他突然咆哮起来。

    我……苏委屈地看着他,我只是想叫你起床上班。

    不用你管我。他从床上跳起来,没有洗脸刷牙,只是套上衣服狠狠地摔门而出。

    空空的房间里,留下苏一个人呆滞地坐在床上,泪水一滴滴地从眼眶中掉下来,他从来不曾这样对她。心里满满的委屈。她擦了擦眼睛里的泪水,想着也许他是太累了所以才会这样。

     

    工作的时候,他依然是一言不发的样子,他真是一个不喜欢说话的男人。从前是因为不想有太多的语言来浪费时间和破坏感觉,而今天,他不说话,是因为他满满的心思全部都在想着那个梦境中的女子和那个被打断的拥抱,他想,也许他是疯了,他竟然会如此执着一个出现于虚幻的女子。

    下班之后,他打电话给苏,苏,今天早上,是我不对。对不起。晚上陪我吃饭吧,在老地方等你。

    好,没事。我知道你是太累了。听见他的道歉,苏的声音也变的喜悦起来。

     

    还是那家餐厅,苏到的时候,看见他衣着整齐地坐在窗口的位置。她笑着对他说,今天你竟然没有迟到。

    不能总是让你等我呀。

    苏看起来心情很好,点了他喜欢的色拉和牛排。还特地点了一支红酒。

    苏,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这家餐厅吗?

    你不是喜欢这里的牛排吗?但是你每次都不会吃完。你真是个奇怪的男人。苏调侃地说道,却看不见他眼里的认真。

    其实,我并不特别喜欢吃牛排,只是对于食物很无所谓,不想用太多的心思去想而已。

    嗯?苏奇怪地看着他。那你为什么每次都带我来这里。只要你喜欢,我们完全可以找其他的地方呀。

    我是喜欢这里。你没有发现我每次来这里都坐在窗口的位置么。我喜欢这里,是因为喜欢这个位置,可以看见半个城市的风景,这样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渺小。那么所谓的一个人的绝望也变得很渺小很渺小。就像那一抹沙尘,还未来得及被卷到最高就已经跌入谷底。

    你以前从来没有对我说过这些。苏的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有些感觉不是用言语可以说的清楚的。我一向都是一个不喜欢用言语来表达感情的人。苏,我曾经想过,我要跟你好好在一起,没有人会比你对我更好,更能帮我料理生活,你将会成为一个好妻子。但是。我。却不能成为你的好丈夫。

    不要再说了,苏的声音有些抽搐,她几乎是哀求地说道,小以,不要再说了好不好,有些话说出来就不能再回头,你试试再给彼此一个机会好不好,我,我是那么爱你。

    苏,我真的不想再骗自己了。你永远不会懂得我内心的绝望,那种绝望几乎是病态的。你越是温暖,越是纯洁,就让我越来越看清楚自己的无药可救。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一瞬间,她的眼角,一丝眼泪狠狠地滑落,划伤了她美丽的脸。

    你是不是爱上了别人?

    听见苏这样问,他突然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看着她,他知道她的美好已经被他一手破坏,他是有罪的,他背过身去不敢看她,他说,也许是吧,也许那个人并不存在。

    他走了。又留下她一个人在空空的位置上。一天内。这个男人狠心抛下她两次,第一次如果她还能给自己借口安慰,这一次,她知道她已经彻底失去了他。她并不懂他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这个时候,她却明白了他所说的绝望是一种怎样撕心裂肺的感觉。

     

    回到家里。他洗了澡。躺在床上。喝了很多酒。他不知道这样去伤害一个美好的女子会不会有报应。苏并没有错,但是她对他的爱,这样被他无情地蹂躏。如果他可以麻木一些,或许他真的可以跟苏结婚生子,多年之后,他们会是众人眼里幸福的一对。

     

    南,他轻轻地呼唤她的名字,身体因为酒精的关系依然疲软不堪。

    为什么要把自己的难过施加在别人的身上。南的声音似乎很远,看不见她,连声音都是模糊,而他却无力走动。

    南,过来,走过来好不好?他渴望地呼唤她。

    我们本来就不应该靠近彼此。这只能给彼此带来伤害。

    我只是想看看你,你可不可以不要对我那么残忍。面对她的决绝,他几乎哀求地喊着,南,出来,我真的想看看你。

    模糊之中,他看到她慢慢地出现在自己眼前,他用尽全身的力气艰难地走上前去,紧紧地抱着她,这个女子的身体,让他觉得是自己与生俱来的一部分,她属于他,只有她懂得他的爱恨情仇,只有她懂得他的绝望与难过,她必须属于他,只有她才唯一属于他。她的温暖几乎融化着他内心的疼痛,他的眼角有轻微的泪光。

    我爱你。

    他说。

    小以……她温柔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不要说话不要说话,听我说,南……他哭了,男人罕见的泪水无法抑制地涌出眼眶,我知道,你随时会消失在我的世界里,我用了最后的力气来怀抱你,也许我们不曾再会相见,但是我要你知道,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我一生的爱已为你燃尽。

    她抚摸着他动情的脸,她轻轻地扬起嘴角,那样的绝望,那样的落伤……

    他知道,她即将离去,他也轻轻地笑起来,这样的时候,言语苍白,彼此留下泪水不如留下微笑来祭奠这最后的温柔和绝望。

    远处太阳升起,刺目地照耀在他们身上,迷茫了他的双眸,依稀之间,他看见她淡漠的身影,怀里的她慢慢变得轻盈仿佛天使拥有着透明的羽翼,她的影子越来越稀薄,他安静地看着她,对着她微笑。

    她消失之前,他的笑容从未有过的满足,他听见她说,我爱你。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