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337021804.html

    在被失眠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某天下午,突然精神惊醒,就是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好了起来,脑袋中浑浑噩噩的思绪荡然无存。
    欣慰地笑,同时,感觉到自己异样的坚强,甚至有些冷漠而极端。
    从来都无法接受逃避的态度,对他人的无病呻吟感觉到厌恶,相信大多数人的痛楚都源自自我内心的软弱卑微。


    你的付出和所获并不一定对等。
    而你的怠惰和失去却被匹配。
    这就是法则。


    不知道是不是把自己崩的太紧,需要消耗越来越多的止疼药。
    止疼药,倒是更像孟婆汤,喝了这碗汤,那些因疼痛而带来的软弱便会烟消云散。


    抵达泉州的时候,是在台风过后的一天,路边还有被破坏的痕迹。
    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城市,与我去到过的城市都不相同。
    老城区,路很窄,路边有各色局促的小店,有些破破烂烂,却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厌恶,没有任何装饰的店面甚至会让人觉得充满情怀,像极了小时候的样子,楼下的小卖部,看似无章的陈列,老板们却是了熟于心,没有过度热情和公式化的招呼,却会与每一位顾客攀谈,这种邻里情感让人感觉亲切。


    风吹过小巷,屋顶的欧式飞檐,穿越了时代。
    寺庙就在喧市之中,仿佛极乐总是存于红尘,信仰总不会离人世太远才让人感觉温柔。
    开元寺里庙宇的味道让人安宁。
    三柱清香落炉那一刻,天空骤降大雨,抬头迎接拂面而来的雨水,相信这种遇见早已注定。
    我虽是倔强,却是真正随遇而安的女子,不拒绝命运的安排。是好是坏,都将成为刻录在生命中的遭遇,希望生命的每一道褶皱都藏着故事,不易抚平。
    在寺庙的长廊躲雨,仰着头,景色奇美,随性写下一首诗:
    开元寺内风光盛,
    飞檐泪色慕鲤城,
    垂帘欲留别处客,
    一处山色一处诚。


    要看到一座城市的性格,必须要看到这个城市的夜晚。
    就像一个人,只有在褪却锐气的夜里才有可能流露出真实。
    夜,掩饰不了软弱,也伪装不了温柔。

     

    泉州的夜晚,没有浮夸的霓虹灯光,若明若暗的街边路灯像朦胧了一整天攒下的倦意,反而是这样的真实,远比那些灯红酒绿的场面显得更为情欲,这是从内心深处滋长而生的本性,粗糙的真实,彷佛坚硬的胡渣狠狠划过娇弱的肌肤,抑制不住的疼痛欲望从喉管根部发出呻吟。
    多希望就这样,融化在这没有24小时便利店的城市,融化在这蚀骨柔情的夜晚。

    翌日清晨,突然想吃麦当劳早餐。打车对司机说,去最近的麦当劳。
    没想到这样的城市居然会如此拥堵,司机兜来转去,停在一家肯德基门口,我说,我要去的是麦当劳不是肯德基。
    司机说,反正你是吃早饭不是差不多吗?就这里吧。
    我下车,惺惺地笑,想来,真的是差不多的吧。也许,人就是要这样过的无所谓一点。
    打车回酒店,下车的时候,司机看了我一会儿递给我找回的零钱,用他地道的闽南口音调侃地说,你好漂亮哦。
    我却是突然害羞了。
    再坚毅的女子,也抵不过片语甜言吧。

    回到杭州已是夜晚。每次从外地回到杭州,总有种归来的踏实感。一直说,无论去到何处,无论他处再好,也总是比不过杭州的。
    我喜欢这样短暂的旅程,可以抛去生活里琐碎的烦忧,想起去泉州的高铁路上,经过一个山洞,本来的晴空突然变成倾盆大雨的天空,再经过一个山洞,又变成了晴空万里的景象,真是一山一世界。
    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下一个山洞之后,会有怎样的命运,又会有谁在山那头等待相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回眸 2011-10-05
    神经质 2005-10-05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