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337007796.html

    人在情绪失落的时候特别喜欢讨论生活的意义,讨论了那么多年,也多潦草结束,没有人说的出正确的答案。或者是生活对于不同的人而言都有各自不同的意义吧,自己的生活总得靠自己去参悟。
    莫名的出现一段睡眠恶劣的日子,不是睡不着,而是早醒,从6点,5点,4点,一天一天提早,直到有一天在凌晨12点45分醒来,才睡了一个小时,那一刻,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绝望。生活的意义也在心悸的恐慌中变的荡然无存。
    只能把工作集中于上午,中午过后,开始体虚,眼神无法对事物聚焦,甚至出现幻听。朋友劝我说,要去看看医生,我说,无非也就开些安眠类的药物,其实这样虐也是一种值得的体验。
    虽说如此,但是反复的恶劣睡眠依然折磨着心智,深夜中孤独地绝望着,一些记忆片段会零零星星地翻起,在脑海中被重新分析和体会。
    说起绝望,记忆中最深刻的一幕是我的爷爷。
    那一年冬天,奶奶去世,爸妈和我一起赶赴老家。
    老家里人很多,那么多人,也无法抵御灵堂带来的压抑和沉重。哭泣声,在烛火中一阵又一阵地弥散,人山人海,却是不见爷爷。
    爸爸说,爷爷在二楼,你们去看看他吧。
    妈妈拉着我去了二楼,不同一楼的喧闹,二楼几乎寂静地可怕。我们在走廊的尽头看到爷爷一个人独自坐在水泥地上,走近看他,眼圈是暗红的,却没有在哭泣,那面无表情的脸庞,苍老,憔悴,寂寞,还有深如汪洋的绝望。
    爷爷和奶奶一向恩爱,听爸爸说,奶奶年轻时是地主家的女儿,嫁给了贫穷的爷爷,爷爷心里对奶奶有亏欠,所以对她格外好,什么活都自己做,有好吃的都留给奶奶,奶奶临终那几年得了病,已经高龄的爷爷无微不至地照顾,年轻人都承受不了,他却坚持日夜相陪。还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在爷爷家过节,团圆饭后睡在爷爷家里,半夜睡醒听见爷爷奶奶在说话。

    奶奶说,老头子,今天的你吃的很多啊。爷爷说,是啊,今天的菜好吃。奶奶说,我就知道你喜欢吃那个。
    简单而温暖的几句话深深地烙印在我年幼的心里,那恐怕是我这一生第一次真正体会到平凡的恩爱。是那么那么暖,至今想起依然感动。
    而如今,奶奶走了,很多人说,奶奶走了,对爷爷也是一种解脱,照顾病人的日子实在太难熬了。我本来特别认同,但是,当我看到爷爷绝望的脸庞,我发现错了,恐怕怎样的艰辛,都抵不过奶奶的离去。
    “爷爷”我试着轻生呼唤他,眼前这个满目苍夷的老人并没有答应我。
    妈妈上前搭了搭爷爷的肩膀,叫他“爸”。
    爷爷抬起头看了看我们,说,你们是***?
    我几乎不敢相信,爷爷居然不太认人了。
    妈妈说,是啊,爸,是我们。
    爷爷说,你们怎么看起来那么老。
    我看到爷爷嘴唇颤抖着,继续说,怎么好端端一个人,说没就这样没了呢。

    是啊,相伴一生的人,说没就这样没了,这种绝望,恐怕别人是根本无法体会的。

    丧礼之后,爷爷的几个儿女都要接爷爷回去住,爷爷执意不走,他说,万一奶奶回来了呢。

    这种爱情,才是深到骨子里了。

    也许正是体会过却不曾拥有过如此的情感,才会让我在深夜里感觉寂寞。以前我觉得自己是个很正能量很积极的人,努力工作,满足自己的物质需求,工作中不断的成就感亦是一种动力。现在,却是幡然醒悟,也许我对工作的孜孜不倦正是对生活的逃避,我不想去面对平淡无味的生活,不想承认自己的失败,只能用一种借口来掩盖真相。

    真的是失去了生活的意义,却是嘲讽般地思维踊跃,工作会在这种压抑的心情中变得得心应手,像一种腐蚀的药剂,只有加重药量,生活的溃烂才能被消磨。

    深夜里醒着的人不一定有故事,却一定有寂寞。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