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336972423.html

    下过雨,天空美的不堪入目。不堪的是那如同往事的斑驳,不加任何掩饰,如此裸露于众人面前。让人不忍注视那伤痕累累的亮光。风云涌动之间,仿佛想要掩盖什么,却是如此无能为力。

    从一个人独睡一个房间起,我就有不关灯睡觉的习惯。不知是否太过胆小,总觉得视线不可触及的黑暗中,隐藏着莫名的恐惧。小的时候,妈妈会在我睡后把灯熄灭,然后熟睡中的我便会惊醒,时间一长,这样的习惯就被接受。
    我自小便是一个安全感缺失的孩子。

    然而,在某个深夜,半梦半醒,突然之间感觉到灯光刺眼,刺眼到无法继续沉睡,也无法支持理智, 梦里有人唤我熄灭灯光,我拼尽了最后的力气和思维,找到电灯的开关,灯熄灭的一刹那,感觉到解脱。
    光明,不过是自己不肯放下。仿若我无法把自己依托于任何人,没有人能给予我超越自己的安全感。这是一道跨不过去的坎,在这道坎面前,我永远是那个不愿在黑暗中独眠的孩子。

    我违背了对自己的誓言,又开始独自饮酒。
    有人觉得酒精是麻痹,是逃离,对我而言,酒精却是我为数不多的面对,酒精注入血液,仿佛天空经过大雨洗礼,露出了惨败不堪的面目,那曾经被温柔的谎言掩盖的真相。

    我想知道,梦里让我熄灯的人是谁,恩赐了连我自己都不懂得的宽恕。

    喜欢打开窗户,听夜风喧嚣的声音,这声音把深沉的夜晚装扮的格外妖媚,有着远胜于白昼的动容,在这般妖媚的深处,亦暗藏着一份安静。谁说深夜是黑色的,我一直感觉到深夜应当是白色的才对,纯洁至此,蚀骨柔情。

    《颐和园》里余红内心的陈述,我为什么要和男孩子们急于发生那种关系,因为在这种关系里,我才能让你们感觉到我的温柔和善良。
    我从未想过自己要成为余红那样的女子,情爱太过卑微,然而她却要为了这卑微的情爱执其一生。曾经总是感觉世间太过无情,那些擦肩而过的某某,总是太轻易的消失在我的故事里。直到有一天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那又何尝不是一张冷漠无情的脸。听朋友讲述年轻时的爱情,四年时光终究敌不过现实的嘲弄,剧情庸俗而无奈,我却已经不再为此等凉薄而感慨。既然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是如此残酷,我们与其浪费力气去反抗,不如遵守规则,成为游戏的赢家。
    这样的道理亦是在醉酒之后最为感慨,曾经多少次,喝的太醉,胃部抽搐翻江倒海,困顿无比,又无法入眠,一次又一次的呕吐,感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此时此刻,内心再多的爱恨情仇也变得不值一提。

    总有那么一些时候,说想哭,马上就可以流下眼泪来,没有什么伤感的事儿,没有什么想念的人儿,也许就是积攒的太多,需要一次释放。
    如果一个女人在你面前哭的像个孩子,那说明她是爱你的。如果一个女人在你面前哭的无声无息,那说明她对你无情。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