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336946086.html

    会在一个极其普通的时刻,突然间明白,我面对决绝时的沉着冷静从何而来,也曾以歇斯底里的方式面对,而那些泪水、辱骂、乞求最终都成了伤害自己的戾气。倒不如以更为柔软的方式去治愈,不必残忍,对彼此都是一种放过。

    年少时,总是渴望用身体的靠近来表达心中爱慕,单纯的以为身体的亲密亦代表了灵魂的距离。
    现在看来却是恰恰相反,我们太过追求身体的细节,而忽视了初衷,或者我们的初衷本就已经不再纯良,灵魂的距离早已陌途;身体越是靠近,心灵越是陌路。
    我们应该循规蹈矩恪守身体之间的距离,让感觉得以维持,还是应该遵从内心最本初的冲动,哪怕昙花一现,也得三刻花香曼妙。

    喝醉的冬夜似乎理所应当发生故事。
    而很多故事注定只能讲给树洞听,然后春天播种,夏天发芽,秋天随着稻穗摇曳,冬天在大雪中落败。
    我把自己过的太像写书人,表面追求与众不同新鲜刺激,实则事无大小都得自己盘算,而最终又无法左右看书人的喜怒哀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靡靡 2013-02-07
    一次等待 2010-02-07
    被叶子点名 2007-02-07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