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336856222.html

    黄粱一梦二十年,不懂爱也不懂情。

    身体好像一台发动机,一旦停止,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我就是这样的人,永远在给自己找事情做,一旦暂停,便是落寞。
    去了一次南京,依然不太爱这个城市,时间也洗不干净的悲情历史让一座现代化的城市看起来格格不入。南京人“阿”“阿”的语气词似乎随时提醒着你的外来。
    江南织造里陈列的绝美旗袍,包裹着早已干瘪枯萎的故事,任那旗袍的主人当年如何风华绝代,如今也早已灰飞烟灭,而故事,也只能若有似无的留下,任由他人阐述,又有几人能懂得其中酸甜。
    事情的发生,就是一个故事的开始,这也许是一个戏剧性的开始。

    南瑞路。记得十年前来到南京看到这条路时特别兴奋,当时深爱着一个叫瑞的男子。对我而言,那是一个很特别的男人,是我的博客里唯一出现过的真实名字的男子。也许是因为好听,也许因为深爱。这样一条道路对于一个二十岁的女子而言,好像是生命中注定的邂逅,仿佛这样一条道路便足以命定我们的爱情。然而物是人非,终究逃不过现实残酷。男子已经娶了她人,南瑞路再次与我相会。

    人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我似乎已经不太相信很多人说的那句话“再也回不去从前”,我感觉生活就是个周而复始的过程,很多本质并无改变。某个时刻,我似乎又变回了以前那个面容精致,锦衣夜行得女子,在昏沉的灯光下,闪烁着孤单而锋芒的光辉。我知道我一直是这样的人,本性中离群索居的桀骜并不能改变。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石榴情结 2005-08-31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