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272177144.html

    一阵穿堂风吹过。
    “好冷。”身边的女孩子扯了扯衣服感叹道。
    苏州高铁站,作为这次旅程对苏州最后的印记,就是这阵风,冷,却是凛冽的让人清醒。
    此时耳机里正在唱《秘密的爱》,透过窗外夜色的迷雾和丝绒般光滑的肌肤,我深深地亲吻着你,在这夜色不安的的城市里,和你在一起我已经快什么都已忘记。

    风里依旧藏着心事。

    也许正是合适的季节。也许正是一时兴起。也许正是安排的相遇。似乎注定是会来到这个城市的,在并没有对这个城市充满了美好幻想的时候,只觉得需要来,然后就来了。
    每个城市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性格,再相似也不过是相似而已,终究不会相同,虽然自古喜欢把苏州和杭州齐名而论,然而在我看来这两个城市却是差距很多。


    杭州这样一个城市,仿佛是天地灵气孕育而成, 莫不如佛法高深,眷顾世人而僻一方宝地,灵隐居于山间峰上,醉天然仙灵;苏州却是众生所创,处处弥漫人情,寒山寺大隐隐于市,白花出墙,绿竹成园,飞鸟轻盈,四方黄壁格局园林却无法格局人佛距离。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恐怕不亲身来到寒山寺是怎样也无法体会此情此景。以前觉得这首诗言语悲伤,亲临此地,却多了几分惬意。

    真的是很喜欢姑苏城,慢悠悠在街头散步,我总是这样太过漫不经心的人。语言慢慢退化,越来越不懂表达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也许是一个人太久,无法接受与妥协另一个人的习惯。也许真正难以相处的人是我,不过又怎样呢,毕竟也只有自己才能给予自己如此的深爱呀。

    前几天看过陆游的钗头凤,陆游真是一个太没用的男人,居然会因为母亲反对而离开深爱的妻子,最后两人都郁郁而终,再多的诗词悼念又有何用,这种情深倒不如寡义,或者会让彼此都容易释怀一些。

    《钗头凤·风过堂》

    风过堂,心绪扬,泪朦情思不愿藏。挥昨夜,迎暮光,终复相见,不知何方,凉,凉,凉。
    寒山殿,袅青烟,辞别凡世散恩怨。经此年,人变迁,镜花水月,望断前缘,别,别,别。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齿痕 2007-04-13
    深夜学做PS 2006-04-13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