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270328232.html

    有太多的时候,我们真的已经无法再坚强下去。
    我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一天,她的眼泪流淌下来的姿态划破了一刻的宁静,隐忍的太久,带有灼伤眼角的温度,就在我的面前,这个面若兰花的女子,她沉痛地哭泣,仿佛不介意任何人好奇的目光。
    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处于痛苦或幸福的极端时,都脆弱不堪。我想,她的眼泪也许是因为柔软,我安静地面对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听她婉婉阐述着幸福,很多事,需经历过不通过,才能有真正的体会。
    她说,你真的不可以再一个人了,“一个人”这是一件多无聊的事。
    我说,可是我觉得很好啊。
    也许没有一个人可以真正了解另外一个人吧。我已经变的不那么爱说话,在面对大多数人时,我成为一个倾听者,不再像从前一样大段大段地描述着自己的生活和理想,我不知道为何有这样的改变。了解,是需要缘分的。

    写一段男人和女人的故事。
    他是一个不会与你接吻的男人,哪怕身体纠缠,他依然留守着唇齿的贞洁。也许,这是他在这个肉欲横流的城市里对爱情最后的忠诚。
    他长的并不英俊,却有着一副好看的身体,黑夜里,他们交缠在一起,沉默的激情勾勒着房间冰冷的轮廓。
    他把头深深地埋在她的颈窝里,慢慢地滑落到她酥暖的胸口,肉欲中香醇的芬芳充斥着他每一根神经。他想不起太多,想不起相遇,想不起过往,甚至想不起身下姑娘的脸庞。肉欲最迷情之处,也不过是在这最糜烂的颠鸾时刻有一种醉酒至深的遗忘。
    他缓缓地直起身体,疲惫地翻过身躺在一边,依然没有说话,摸索着床头的烟盒那出一根烟放在嘴上。黑夜里的烟星子一闪一闪地道破残存的情欲气息,他很想说些什么,却已经没有了力气。
    女孩先开口了,也许总是应该说些什么吧,她说,太多人的相遇太匆忙,总觉得缺少点什么的时候却已经错过。
    他悻悻地笑,半调侃地说,是还没做过就错过了吧。
    是啊是啊,女孩却对他的玩笑特别认真,很多人说彼此默契亦或不合,不做过又怎么知道?连彼此到底是否合适都不知道就已经失去,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让人难过。哪怕一次之后彼此失望,那也不过是惋惜为一个不合适的人付出过多。
    烟星子闪过一刹那,照亮了女孩子单纯的脸庞,让他有些错愕,仿佛他看到的并不是女孩子漂亮的脸庞而是他自己内心的脆弱。有些事情,落在心里就好,何必要在身上标下一个痕迹才会甘心,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还是害怕一直以为在乎的事最后真的忘记了呢。
    他俯下身体,深深地亲吻了女孩娇柔的嘴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