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270300029.html

    偶然的机会,又重新玩起了天黑请闭眼这个游戏。
    也许是记忆,也许是过程,也许是那些用来消耗的青春,总是色彩斑斓,让人难以忘却。一款玩了接近十年的游戏,实在是饱含了太多的言语无法述说,那时候脾气火爆人尽皆知,那时候昼夜颠倒不明日月,那时候仗着年轻感叹衰老。
    昨天阿笨结婚杭州的喜宴,都是大学同学,却几乎都是许久未见,大家聊着天或许有些生分,说起从前却都是欢呼雀跃,已为人母和将为人母的女孩子相互讨论着孕育经验,让我突然不知所措,太过格格不入,我始终是不愿意长大的。同学之间从第一次相见到现在也已经快十年,最近似乎对十年这个词特别有缘分,十年,在我这个年龄而言,有着半辈子那么久,提起来就觉得苍老,我始终不愿意长大,可时间推着我走。

    妈妈说,你现在的生活将会是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收入可观,亦没有人需要你抚养,等到父母老去,你会感觉到生活真正的艰辛。赶紧找个合适的人嫁了,可以为生活分担。
    我说,妈妈,我觉得我嫁不出去了。我太挑剔,又没有挑剔的资本。
    妈妈居然笑起来。

    我对老板说,我要赶紧找个人嫁了,我就再也不给你加班当苦逼了。老板坏坏地说,掐指一算时日尚早。
    我对阿笨说,我妈妈一直催我嫁人,可是找个人将就好可怕。阿笨暗暗地说,你这种人也无法将就的。

    你们都太了解我啊,比我自己都了解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树洞 2015-04-15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