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241366736.html

    杭州的雾霾,仿佛一种标新立异的天气,磅礴弥漫在整个城市的上空。站在江边看不到江,站在马路边看不到对面,站在你面前看不清你的脸,如果不是因为呼吸道的极度不适,我倒是很喜欢这种迷茫,颠倒昼夜,颠倒是非,颠倒黑白,颠倒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让一切的一切深深埋葬起来。

    突然想写这样一个故事,关于男人,关于女人,关于未来。

    城市的雾霾久久不散,愈演愈烈,浓浓地笼罩着整个城市,毒素的滋生变异,已经让地球变的无法生存,有钱的人已经移民到别的星球,剩下的除了实验者就是没有钱的穷人,只能依靠穿着防毒衣生活。

    她透着肮脏模糊的镜子,看着自己的脸,厚厚的防毒面具依然无法完全掩饰掉她的美貌,她很想伸手触摸,却只有冰冷的厮磨声,她长长地叹气,从阳台往下去,寥寥无几的人类都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看不出高矮肥瘦,更不看到每个人不同的容颜。也许只能这样生活了吧,她想,在她还年幼的时候,母亲还能拉着她去公园散步,晒着温暖的阳光,春天是暖的,冬天是冷的,而现在一切的一切都不同了,没有四季,没有太多的触觉,生活仿佛行尸走肉一般报复着人类的破坏。活下去的意义在于什么?难道仅仅是在这样一种恶劣中期盼有一天雾霾会散去?亦或是这样直到老死。

    不,我不要这样,她对自己说,她突然碰住自己的面罩想要摘下,对,哪怕摘下面具不久就会呼吸道感染而死,那起码能够有短暂的真实,她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面罩摘下。

    你在做什么,他突然从她身后出现,一把捉住她的手,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在空气中暴露3分钟就会感染毒素?

    我知道,可是我起码有3分钟过的真实,她倔强地甩开他的手。

    然后呢?3分钟之后呢?你会在溃烂中痛苦地死去,没有人敢触碰你的尸体,然后你会化成这雾霾中的一部分,这就是你要的?

    她安静下来,透过面罩,露出悲伤的神情,为什么生活会变成这样,不再是小时候的样子,小以,你从未真正拥抱过我,从未感受过我的体温。我只是想摘下面罩,可以让你看清我的脸。

    他温柔地抚摸着他的防护衣,他说,可是我更想让你好好地活下去。

     

    夜深人静时候,她被防护衣辗转厮磨的声音吵醒,她看到身边的他,看不清他沉睡的脸,她自嘲地想,也许这时候身边换了另外一个人,她也是不会察觉的,窗外一片漆黑,看不到月光,仿佛一个死去的世界。

    你醒了?他看到她直起身体靠在床上淡淡地问她,在想什么?

    她摇了摇头不说话。

    你不快乐。

    嗯,这身衣服,给了我们生命却束缚了我们太多太多,她扬起头,企图看清他,得到的缺是失望,她仿佛在询问空气一样问他,小以,你爱过我么?

    爱过。

    什么时候?

    现在。

    他突然抓起了自己的防护面具,一张英俊的脸上是深邃如海的眼神,蔓延着最深刻的爱情。

    她笑着也脱掉了自己的面具,他们四目相视,这已经是太久违的感觉。

    他深深地亲吻她,仿佛要把她揉入身体,她发出疼痛而幸福的呻吟。。。

    翌日,他们倒在床上,空气中有腐烂的恶臭,而他们腐坏的脸上,却带着最甜蜜的微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