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236555818.html

    夜风悠悠,这风里,藏着心事。

    10月初的时候,去了一趟普陀山,一直特别喜欢海边的小城镇,到处都散发着海水的味道,远离拥挤的游客区,住在朋友家里,靠着山,已经太久没有感受过这样初始的自由。走过空旷的海塘,足足从晚霞时分走到天际彻黑。路边亮起的微弱灯光,投下长长的身影,活跃跳动的影子仿佛不曾有疲惫留下,突然有一种回到小时候的感觉。

    关于童年,也许我的想象并不复合我的记忆,但是我宁可相信,那是一段充满着各种欢愉的过往,应该像小说里写的那样,跟小伙伴追逐玩耍,忘记了天黑,忘记了回家的路,却不曾害怕反而感觉自由,在空旷的道路上相互述说着长大后的理想,发誓彼此要做一辈子的朋友,最后,直到大人找来才满足地回家。那是一个不懂得孤单的年龄,内心一点点的小叛逆,在小伙伴的欢笑声中得到安慰,梦想着快点长大,可以勇敢地去看看世界。

    普陀山的第二天,一群朋友去爬山,走在山林小道上,不得不承认在城市呆的太久,身体已经太过迟钝,足足花了1个多小时才爬上佛顶山。在寺庙之前,总有一种俗世无法抵达的虔诚,忠实的信徒,三步一跪拜,缕缕檀香,沁入内心。从早到晚,走了整整一天,傍晚时分,已经有蒙蒙小雨,却是迷恋回家路上荒野上的味道,杂乱的草丛,疯也似的舞动,也许我前一世曾与此处结缘,才会有今生恋恋不忘。

    关于宿命,也许我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唯物,有的时候,我会曾相信冥冥中有注定。喜欢这样一段话,身似菩提树,心似明镜台,时时勤抚拭,不叫惹尘埃。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在这样一个末法时代,人人心里都充斥着贪婪的心魔,我们想要的太多,得到的太少,却有几个人能真正知道究竟想要什么。我们缺乏虔诚的信仰,所以我们不足够勇敢。这样一个得不到答案的问题,让我一次又一次地迷失,这是无法对他人述说的心事,这是比孤独更羞耻的病症。爱吧爱吧,趁你还有爱。我们缺乏真正的爱情,所以我们不足够热情。

    走在海塘上,手里的狗尾巴草在风中摇曳,透过夕阳的光,每一根刺开的毛都闪闪发亮,睁不开眼,仿佛进入另一个世界。还是最喜欢沙滩,绵柔的沙子,还有烫烫的温度,把脚埋在里面,海水冲过又退去,仿佛会把你吸到海里,在沙滩上写字画画,咸辛的味道,直灌脑海,腐蚀了身体中的疲惫,留下了一层明净的白霜。谁不曾摔倒呢,谁又重新爬了起来。

    11月初的风凉凉地吹过身体,没有海边的风粗狂自由,却多了一层细腻,撩拨着心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未曾再见 2010-11-01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