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228470987.html

    房间里的空调发出“咯咯咯”的噪音,仿佛在嘲讽此一刻的孤寂。

    小的时候只是听人说,越大越不快乐,直到今时今日才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意思。

    除夕越来越近,心中却是越来越浓郁的落寞,不知为何,竟是带着一丝丝幽怨地去迎接这样一个新旧更替的日子。亦不懂得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也许是再也不想去面对俗世中的流言蜚语,也不愿为这些流言而妥协,任何一种方式都让人太累太累。

    越是年关将至,屋子越是清静,静到只剩下空调的噪音,脸颊被热风吹的绯红,却享受着这种颠覆季节的温度,也许每个人的内心都有着一种叛逆情节。于是真挚变成了卑微,浮夸却成为了城市的秀场。爱情是心中的一道血痂,究竟要有多少勇气才可以忍痛撕下。

     

    一段故事,一段呓语:

    女人的笑声弥漫在夜色之中,清脆如铃,撕开了夜雾最突兀的一幕,眼前这个男人告诉她,他想跟她在一起。而她也懂得这个“在一起”仅仅是表面的意思而已。身体一旦靠近,即便注定了分离,不需要问的更多,这就是游戏的规则,可以谈论人生,绝不谈论爱情,当一汪清水注入泥污,那清水就变得唐突让人厌恶。总有些人会违背这个规则,谈论那些或失败或懦弱或犹豫不决的爱情,只会让自己变得愚蠢不堪,让她不胜反感,那么游戏结束,各走各路。

    她喜欢眼前这个男人懂得以安静的方式来相处,安静并不是不多言语,而是懂得在言语之间给予彼此遐想。她知道,他是她想象中的男子。有不少人都曾是她想象中的男子,不过最终都以幻觉破灭收场,不过她亦不是那么在乎破灭的结局,有过一段回忆便是很好。她知道,她爱的亦不过是这样一个幻觉。

    触摸到他的时候,她心中有感动,她喜欢这种矫健有力的皮肤,干燥地绷紧,让人不禁想要拥抱,他在她的耳边说,吻我。然后她深深地吻下去……

    醒来,她看见他穿好了衣服坐在一旁抽烟。他说,我很难过。

    她淡淡地直起身体,她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需要有人可以倾诉。

    他说,我爱上了一个女人。

    她看了看他一脸的寂寞,问他,那她爱你吗?这样问出来的时候连她自己都觉得惊讶,这不是她该问的问题,这已经超出了游戏的规则,她应该终止而不是应该继续陪他违背,也许是这个男人太过符合想象,让她也说不清楚自己对他的感觉。

    之后的对话已经不再重要,爱情本身都是一场无疾而终又何况是一场关于爱情的对话。

    她依然是那个笑声清脆如铃的女子,独自生活在这个浮夸的城市,生活在自己的幻觉之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一次等待 2010-02-07
    被叶子点名 2007-02-07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