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225355533.html

    有人对我说,也许你是因为寂寞。

    真是如此么。我的内心应该一直以来都有着很深的寂寞抗体才对,寂寞的人是可耻的,连自己都无法安抚的人有何能力再去承受外界更多。

    似乎发生了很多的事,又无从说起,几天以来疲惫不堪,没有足够的睡眠,却在放任身体。哪怕是长期睡眠都很少的我,似乎都已经难以支撑,终于在下午逛街的时候在MUJI的沙发上熟睡。人总是想寻找到一个可以安抚自己的点,却难以捕捉。

    我想我还是那个太过感性的女子,会因为一点细微而执迷,会恋上一种香味,会深爱一种颜色,会因为一种极爱的声音而产生迷恋这个男人的错觉。

    我处理不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于是只能让我和他人变得更简单,喝酒的朋友只能喝酒,聊天的朋友只能聊天,工作的朋友只能是同事,一起玩乐的朋友只能游戏,彼此之间无法僭越。每一段游戏都需要遵守规则,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那个破坏规则的人,只是总也不能棋逢对手。一切说穿,便也索然无味。

    还记得那个跟阿笨和VI行走在西湖边的夜晚。天气不是很冷,酒吧里有嘈杂的音乐,我们坐在角落,感觉到轻松自在。生活中实在是有太多的束缚,和这样能彼此交心无话不谈的朋友在一起,才能得到释放。我们走了整整一夜,绕着西湖,说了太多太多的话,疲惫不堪。太久没有这样沉沦自由,大家心满意足。天空发白的时候,各自回家。我去了车站,买了一张回老家的汽车票。

    时间隔的不是很久,天气却已经急速冷了下来,穿着厚厚的衫。已经无法忍受半夜西湖边的温度。有人说,想要在寒冬可以有人抱着睡。我说,身体靠的越近,灵魂却越走越远。如果无法获得彼此的内心,就不要让身体太过亲近,这样会更寂寞更寂寞。

     

    很久没写男人和女人间的故事。那就写一个故事。

    她想,她还是很喜欢那个男人的。当她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她就知道自己已经沉沦,无从拒绝。哪怕他发出一切若有若无的声音,都可以让她欢天喜地。她知道,这是那个存在于她幻觉中的男子,他的模样,他的一切哪怕是他是否会爱她都不再重要,她只是需要一个符合她想象的男子。不求相爱,只求存在。

    他抱着她,吻她,她感觉到自己内心的喜悦和迎合。然后在他提出想要她的时候她却拒绝了。也许是执着的相信,身体靠的越近,灵魂会越走越远。她并不想失去这样一个男子,她执意认为他是懂她的。

    在这个城市中,大家都已经疲累不堪,即使仰望着天空,也无法窥视那一律蔚蓝。她是如此阴霾的女子。

    语音苍白无力,她却深爱着这个男人在她耳边的声音,洞悉到身体深处,如果可以长久于此,也许并不需要渴望得到更多,爱情也好,情欲也罢,如果要说是对彼此的取悦,不如说是对自己而已。

    然而梦总会醒,天总会亮。在这个伤城之中,没有人可以完全迎合,她知道游戏规则已经被自己破坏,该失去的总要学会放手。

    她最终失去了这个让她执迷声音的男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悲伤的11月 2016-12-03
    易经如是说 2006-12-03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