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214845584.html

    我是一个懦弱的女子。

    也许是因为曾经太多的咒怨,在时光中缓缓壁流下痕迹,缓缓腐蚀着我内心深处的戾气,以至于我在蜕变中蚀去了强硬的表面,露出了懦弱的鲜肉,那是孩时便不敢正视生人的胆怯。

    有人曾经说过,他深爱着我强硬外表下脆弱的心。有人曾经说过,他喜欢我的坚强和决绝。有人说,谁也受不了我这样一个女子。他说,他再也受不了我的强势和坏脾气。然后他们离我而去。我曾经以为即使如此,我也不会为任何人所改变。我依然是我。依然会凛冽而喧嚣地活在尘世。

    然而,这些周而复始的离去。最终也让我恐惧。恐惧地迷失了自己。

    看着以前的文字,那种嚣艳总是会让现在的自己羡慕不已,而现在,却总也无法寻回那种感觉。我想,终有一天。我会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在微博看到这样一段话。

    人的一生要疯狂一次,无论是为一个人,一段情,一段旅途,或一个梦想。

    自幼就对一段旅途有着各种憧憬,而总是没有勇气出发。时间拖的越久,越是患得患失。越是想挣脱,越是被束缚。真是不甘心,这一辈子,就这样毁去。

    程蝶衣说,一辈子就是一辈子,少了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是一辈子。这样的话总是需要一个强大的支撑点才会变得有意义。如果只是活着。少活一个时辰和多活一个时辰又有什么区别。

     

    一个故事

    |秋|

    她步履蹒跚地走在夜路上,入秋了,夜里的风凛冽地让人有些疼痛,掠过她轻薄的衣裙,让她看起来有些潦倒。她扯着自己凌乱的头发,无力地靠在电线杆上,路灯已经坏了,没有橘黄色暖暖的光。

    他追到她面前,看着她,突然狠狠地压着她的肩膀,问她,你究竟想要怎样?

    她冷冷地回答,你都不爱我了,为什么要问我怎样?

    你到底要胡闹到什么时候?

    她冷冷地笑,胡闹?你曾经说喜欢我对你撒娇,喜欢我对你发脾气,都是骗人的!现在我所做的,你已经当成了胡闹。她停顿了一下,抑制不住的哽咽,她问他,小以,你还爱我么?

    爱。

    头顶的路灯突然亮了,闪烁起恍若初夏的光明,那满目的光明,射进了她天真的瞳仁。

    他抱着她说,爱。从前,现在,将来都是。

     

    |冬|

    我们分手吧。她对他说。

    为什么又要这样。他有种说不出的疲惫。也许是我做的不够好。但是我真的很爱你。

    我觉得我们都已经无法忍受再这样继续下去。都无法再忍受一次次的分离。甚至都无法再忍受彼此。

    他沉默了。

    然后,她转身离开。转身的那一刻。泪如雨下。心中有说不出的不忍。也许是已经感觉爱情变得太过悲凉,而她这样内心骄傲的女子不愿看到自己的卑微。总是要决绝一些。

    分手。并不代表不思念。也许在某一刻,她希望他可以像从前无数次一样扳过她的身体,告诉她,他对她的深爱。但是这一次……

    也许不应该这样去想,正是因为以前的不忍,才给彼此带来太多的疼痛。也许这样就好吧。

    隆冬。大雪的苍白仿佛蚀心般蔓延开来。因为仍有思念,所以寒冷的孤独才会愈演愈烈。

    她走在路上。经过那些他曾经陪伴她走过的地方。不知不觉走到他家楼下。已然是黄昏。路灯还没有亮起。她盯着路灯上覆盖的那层白雪。因为不曾被践踏足下而显得分外清澈纯洁。她想起他曾经对她说,爱。从前,现在,将来都是。突然笑起来,也许是自己太执着。

    她突然期待他会出现,看见她冻得发红的脸,然后上来拥抱。

    路灯亮了。她终于看见他朝她走来。真的是太冷了吧。她的笑冻住了。他的怀里抱着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孩子,他为她掸去发丝上沾染的白雪,他为她使劲搓着冻红的双手。女孩子的脸上,洋溢着无比的温柔。

    他看到她。突然不知所措。想要开口,却不知该说什么。

    她叫他的名字,小以。她的眼神渴望地看着他。

    他说,也许我是真的累了。无法再忍受你的凛冽。

    她点了点头。沉默离去。

     

    |夏| 

    他向她走来,她远远地看着,脸上有抑不住的笑,她仿佛觉得这夏季满目的阳光已经是她全部的幸福,他不是那种特别好看的男人,却是那个特别爱她的男人。

    他轻轻地揽她入怀,她柔声地问道,小以,你喜欢我什么?

    他说,喜欢你会对我撒娇呀,喜欢你会对我发脾气呀。

    她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