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177621763.html

    你若与我同生共死,我愿许你三生三世。

    (一个矫情的故事,总要有个这样矫情的开始。我意识到自己的矫情,重复着自己的矫情,甚至乐此不疲。哈哈。)

    当你落魄潦倒,站在原地,转身望去,看到从前种种,如烟幕般的幸福,缭绕在脑海,此时嘴角扬气的笑,真挚而苦涩。却也不曾后悔。

    她走在路上,夜灯繁华,踩碎在高跟鞋下的霓虹有着绝美的优柔。那一地碎裂的灯光,让她想起一个故事,一个她只对他述说过的故事。

    她轻轻地揉在小婉的怀里,小婉是她陪伴多年的姐妹,终于也等到了这分离的一刻。

    小婉说,姐姐,修炼千年,为何你还不愿化去狐身,变为人性。

    她说,做人有千般忧虑,不似我们身为狐身,可以自由飞奔在茫茫雪地上。

    小婉摇了摇头,姐姐,你只是没有寻找到一个化身为人的理由。尘世的男人,是劫。是难。

    她用爪子拂去小婉眼角的泪水,她说,妹妹,你走吧。

    终于,在这片雪地上,只剩下她一只白狐。那些陪伴她千年的朋友,都一一离她而去,不再回眸。她终是孤独的,却也享受着这一份逍遥。修行,只是从生命本身得到延续,不在乎这种延续是否赋予任何的意义。

    月光淋漓,她闪烁着冰蓝色的双瞳,跳跃在冰冷的雪地上,白雪的纯净,不占有任何一丝瑕疵。突然,她看见雪地里躺着一副被白雪掩盖了一半的身躯,她好奇地靠近,是一个男人,嘴角挂着血丝,奄奄一息。

    这是一个多好看的男人,她甚至为之注目,他烟缕般的长发凌乱地散落在面颊上,却依然掩盖不住他俊秀的脸棱。她跳上前去,拱了拱他的手臂,没有反映,气息微薄。

    小婉说,尘世的男人,是劫。是难。

    这是一句诅咒。她会一直记得。但此时她却只是一心想要救活这个好看的男人。

    她慢慢地褪脱下更胜白雪的皮毛,露出娇柔百媚的身躯,她把他背在身上,带他来到自己的住所。

    她拨开他凌乱在脸颊上的长发,用自己娇嫩的嘴唇贴在他厚实的双唇上,轻声呵了一口气。

    夜色宁静,仿若仙境。

    他渐渐睁开眼睛,流露出一双深不见底的瞳仁,他说,姑娘,是你救了我。

    掩饰不了内心的赧颜,双颊通红,让她显得愈发美丽,他不禁伸手触碰她如若凝脂般的肌肤,他说,你真美。

    她缓缓躺下,依偎在他的怀里,她看着自己娇柔的身体,她想起小婉说,尘世的男人,是劫,是难。

    千年修行她都不愿化身为人,只为了眼前这个一面之缘的男人,她却违背了自己的坚持。但是她不曾后悔,此时的依偎,仿佛愿用这千年的修行作为交换。

    他的伤开始痊愈,他望着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深情,他说,南,我要回去了,我不想父母担心,你要跟我走么。

    你想我跟你走么,她天真地望着他,嘴角有笑颜。

    想。

    以,她的表情突然认真起来,如果我告诉你,我是一只狐,你还愿不愿意带我走。

    他惊愕地望着她,她气若游丝,美的不似人间女子,他停顿了一下说,无论你是人是妖,是狐是仙,我都只愿与你同生共死。

    她喜极而泣,把头埋在他的怀里,她说,你若与我同生共死,我愿许你三生三世。

    于是,他带她回家。父母看着他平安归来,又带回一位如此美丽温婉的姑娘,喜出望外,张罗着要为他们操办喜事。

    新婚将至,她披着满身的绫罗红袍,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是一个女人,而不是一只形单影只奔跑在雪地里的狐。窗外锣鼓声天,洋溢着热闹的喜悦,她早已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今晚,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成为他的妻。

    拜堂之后,一群亲朋冲入洞房,说是一定要把新房闹翻天,在众人的簇拥下,他们被灌下交杯酒,他拖着她的下巴,亲吻她的嘴唇,他说,此生此世,唯爱一人。

    她发烫的脸颊弥漫着动人的快乐,越是忍着笑意,脸颊越发红烫,烫的灼人,烫的晕眩,烫的……不对,为何全身都在发烫,这酒……

    众人突然惊恐地呐喊,妖怪,妖怪!

    她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慢慢长出白色的狐毛,她无力支撑,看到倒下一旁被惊吓地说不出话来的他,她呼唤他的名字,以……他却只是摇头。她倒在地上,整个世界陷入了黑暗……

    翌日,她慢慢地醒过来,身上的狐毛已经褪去,他倒在一边靠着墙角,一脸的疲惫和未曾消失的受惊过度的神情。她向他伸出手,呼唤他,以……

    你不要过来。

    为什么。

    你是狐。

    我早已告诉过你。

    我本以为你是玩笑,而且为什么,要在新婚之夜……

    玩笑?你是在责怪我。

    他终于抬头,慢慢地说,当初是你救了我,我没有资格责怪你,但是我真的无法接受……对不起。他疲惫地支起身体,向外走去。

    以!她大声地呼唤他,为什么,为什么要违背我们三生三世的诺言,你说过,只爱我一人。

    可你只是一只狐。他说。他离开。

    我只是一只狐。狐。她喃喃自语,以,我已经回不去了,再也无法做一只狐。

    尘世的男人,是劫,是难。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