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167523014.html

    情欲似烟,穿过身体和灵魂交界的路口,在那个空洞的结界留下朦胧的迷雾,让人看不清眼前真实。欲伸手撩拨,却是弥足深陷。

    彼此相爱才能称之为爱情,一个人的相思只是苦情。

    对于一个长久单身的女子,却不断地在阐述情爱,不知是不是一种嘲讽。

    突然间的急性胃炎,呕吐地死去活来,在急诊室里挂着点滴,看着身边的病人,大部分有人相伴,也有些同我一样独自望着点滴一滴一滴地流下来,仿佛记录着时光里逝去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打电话给妈妈,她说,生病了还是一个人,你需要有个人照顾你。顿时眼泪很想流下来,然后我笑了笑,强忍住眼泪,对她说,我可以照顾自己,这样很好。我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时候我是在说着违心话,看着身边其貌不扬的女子依然有着一个其貌不扬的男子陪伴,或者这样就算作莫大的幸福,已然可以嘲讽我这形单影只的女子。也许这样的时候,一个我再不中意的男子,可以拿着食物来陪伴我左右,来祭奠我空虚到疼的胃部和空洞无力的身体,我就已经会感动到不知所措。也许这一份看似微不足道的温暖,就可以融化一切。起码此时此刻,我希望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一点一滴的药水,流进身体,感觉到冷。挂完点滴已经9点多,还没有吃过东西。一个人走到街上,很多小吃店都已经关门。吹着风,行走在夜灯繁华的街头,丝丝寒意沁入头脑,宛若青苔般的女子潮湿地迎合着这个物欲横流的城市,再次想起多年前看过的小说里那句话,冰冷的城市里没有温软的爱情。或者真是如此。而这冷冷的夜风,仿佛圣洁的空气洗涤着我疲惫的身体,我突然懂得,我这样一个女子,根本不会为那些小温小暖所停留。那一时的感触,也不过是我受伤时的一些期许,而大部分时候,我都是那样尖锐,根本无法因为感动而付出长久的守候。罪有应得四个字来形容我,再合适不过,我永远在信奉那些糜烂在身体中的爱情,可以相互伤害,却不可以不相爱。哪怕爱到窒息,爱到决绝,爱到走投无路,起码我们曾经拥有过彼此最真挚的灵魂。

    爱到了绝路,不曾逢生。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