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164359586.html

    翻看以前的日志,看到《阿司匹林》里一句台词,世界没有灭亡,爱情就不能永恒。

    也许是这样,总有太多的无可奈何。

    仿若寒冷的空气忽然降落到这片灼热的城市,原本燃烧的温度在刹那之间被冷却,不再弥留的热度和爱情一样消失在十月的初始。甚至让人一度怀疑,他未曾萌芽。所以连枯萎的痕迹也无从寻觅。

    我是在阳光下曝晒的太久,这种直面阳光与人流的生活不适合我这样青苔般的女子,难得的避世生活让我得到缓解和满足。让我突然回忆起过往种种,那些撕裂在时光里的痛恨与快乐。即使已经化为粉碎,也依然黏着在我冷静的骨血里。

    也许,自始自终。我都爱着一个我想象中的男子。

    他会曾拥有着英俊的面容,是那种让你看一眼就会为之澎湃的优雅。他会用缓慢而柔情的嗓音呼唤我的名字,拥我入怀,那种不可触及的带着伤痛而愈演愈烈的爱情。

    人间。也许不曾会再遇见这样的男子。

    梦境。也许是唯一可以匿藏爱情的入口。

    我缓慢地流转在这个尘世,不过是想与你相逢。

    语言。不过是一种方式。让我可以寻回我本应有的气息。不想在这个凡尘呆的太久入的太深,也许哪日回眸,已不见你,亦不见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暮色泉州 2016-10-05
    神经质 2005-10-05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