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uenan1985-logs/128428139.html

    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一只想去流浪的小恶魔。她的名字叫做鹭倚兽。

    本以为自己可以爱上繁忙的节奏,如同往昔,加班深夜,独自回家,亦是一种生活的趣味。然而现在,却深深地感知到疲惫。也许是我心中的鹭倚兽羽翼丰硕,正在苦苦等待飞翔。而我却是不断给她希望,又不断以各种理由阻碍她的心愿。活着是一种痛啊。看到身边的朋友同辈的亲人,渐渐都已步入婚姻,不断有人催促我,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和一个爱或者不爱的人结婚,生子,催孩子再生孩子……每个人都是这样,不会觉得很无聊么,如若遇见一个深爱的男子,亦是愿意放下心中的不羁,如若只是为了婚姻而婚姻,这将是对自己多大的伤害,哪怕婚姻和睦,不过也是为了生活而一步一步行走而已。

    这不该属于我,我心中的鹭倚兽无法平息,总有一天她会展翅飞翔,我是个自私的女子,我只为了自己而活。所有的爱恨情仇只是因为自己的爱恋,如果我爱你,是因为你让我觉得快乐,如果我恨你,是因为你让我不快乐。

     

    男人和女人的故事,已经很久没有讲述。

    一段感情,总是有过刻骨的记忆才是算是爱情。她说。

    烟丝轻缕的屋子里,他熄灭了手中的烟蒂。怀中女子冷若冰霜的表情中却带有桃花般清艳的容颜。她匍匐在他的胸口,温婉可人。然而她的声音却是如此冰冷。他说,如果可以离开这里,你会选择去哪里?

    离开?

    是啊,据说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一只想去流浪的鹭倚兽。

    她轻轻地笑,我们不就是因为离开了所以才走到彼此面前,我们都是这种桀骜不驯的人,因为疲惫而出走,也始终会因为疲惫而回到远处。这不是一种流浪而是一种自我保护。我们都是那么自私的人。

    眼前这个女子轻描淡写的语言让他感觉惊愕,他突然害怕这个女子会在某个他不经意的时辰从他怀里消失,他问她,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么。问出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问题有点荒谬。

    果然她支起身体,拉了拉身上不整的衣衫,她说,我对你的感情,只是因为我们是同类,而我,亦不是你心中深爱的女子,何必要强求一辈子。我们都懂,我们不配拥有这样可笑的誓言。

    她低着头说,我感觉到疲惫。我想我即将又是另外一场出走。

    他放开搂着她的手臂,他知道,他们无处可留。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7-05-15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