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来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我这样,期许着永远保持年轻的桀骜同激情。依然有那么多人,在这样一个年龄的界限深深感觉到18岁时的幼稚,只是有些名字,是我始终都无法再去触及的。
  • 搬了家,每天有更多的时间在路上。花半个小时慢慢走路,闷热时肆意流汗,下雨时享受潮湿,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经历。会经过闹市区,看着形形色色的路人在这里闲逛,充满了都市热闹繁华的迷醉。而我只是路过,或者短暂停留,或者径直离开。只有在走路的时候,情绪才会漫无边际地膨胀起来,甚至有想流出眼泪的冲动。不是哭泣,而是身体已经不足够作为情绪的容器,总是需要释放出来。然而每每这样的时候,眼泪总是掉不出来,她们就这样丰盈地充斥着,只是掉不下来,宛如一匹紧绷的绸缎,可以清晰地听见丝线欲裂的声响,却无法畅快撕断,就是这样的时刻,充满了绝望的期待,亦或是对美妙境遇的憧憬,总之一切的情绪因为幻想而达到一个如雾如梦的境界,因为执迷而专注万分。爱情亦是如此,因为不爱所以可以肆意幻想会有一个人满足你一切的需要,懂你至深,爱你至切。
    人与人之间应该简单一点,太多一时冲动都会随着时间和事件而化为虚有,还不如让一些美好存在于过去。

    依然没有断了离开的念头。常常感觉再这样走下去只是死路一条。不想一切等到山穷水尽无法回头,总想给自己留有余地。我是一个自由的人,背负的太多压力太重都不适合我,天生懒散,没有责任感,无法一力承担,所以一直打着追随HERO的名号想要寻求一个可以依靠的小伙伴。如果出落的美貌一些,也许一开始就会选择助理类的工作,跟在老板身边,凭借思路清晰的头脑和卓越的工作效率一路前进才是正道。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每天苦逼地要死低头对着电脑,抬头对着同事的电脑,走一圈对着老板的电脑。整个人为癫狂的设计暴走,脾气恶劣,性格古怪,扎死在办公桌前,上不去,下不来,想要好好休息一下还他吗无法定下心来。

    朋友说,你看看你这样,辞职吧!
    我说,辞啊!
    他说,我不信!
    我说,我自己都不信!

    好吧,我承认我说了违心话,其实我很享受这个自虐的过程,设计带来的美好体验,满足内心的虚荣。每一次成功的挑战亦或是失败,都带来无与伦比的体验。哪怕是煎熬的过程,回头想想,也别有一种风情。通宵工作之后晨曦的光芒,带入一种几近重生的美好。繁忙之后漂亮的作品,带来动容。
    我好像又他吗说了违心话,其实我根本不懂自己到底是要怎么样。每次想到这个问题,还没想明白就开始忙碌起来,忙起来就无暇去思考,等重新思考又是从头开始,一个死循环。真是太可怕太可怕。
    我只是需要一段时间好好想一想。
  • 他的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味道。
  • 有太多的时候,我们真的已经无法再坚强下去。
    我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一天,她的眼泪流淌下来的姿态划破了一刻的宁静,隐忍的太久,带有灼伤眼角的温度,就在我的面前,这个面若兰花的女子,她沉痛地哭泣,仿佛不介意任何人好奇的目光。
    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处于痛苦或幸福的极端时,都脆弱不堪。我想,她的眼泪也许是因为柔软,我安静地面对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听她婉婉阐述着幸福,很多事,需经历过不通过,才能有真正的体会。
    她说,你真的不可以再一个人了,“一个人”这是一件多无聊的事。
    我说,可是我觉得很好啊。
    也许没有一个人可以真正了解另外一个人吧。我已经变的不那么爱说话,在面对大多数人时,我成为一个倾听者,不再像从前一样大段大段地描述着自己的生活和理想,我不知道为何有这样的改变。了解,是需要缘分的。

    写一段男人和女人的故事。
    他是一个不会与你接吻的男人,哪怕身体纠缠,他依然留守着唇齿的贞洁。也许,这是他在这个肉欲横流的城市里对爱情最后的忠诚。
    他长的并不英俊,却有着一副好看的身体,黑夜里,他们交缠在一起,沉默的激情勾勒着房间冰冷的轮廓。
    他把头深深地埋在她的颈窝里,慢慢地滑落到她酥暖的胸口,肉欲中香醇的芬芳充斥着他每一根神经。他想不起太多,想不起相遇,想不起过往,甚至想不起身下姑娘的脸庞。肉欲最迷情之处,也不过是在这最糜烂的颠鸾时刻有一种醉酒至深的遗忘。
    他缓缓地直起身体,疲惫地翻过身躺在一边,依然没有说话,摸索着床头的烟盒那出一根烟放在嘴上。黑夜里的烟星子一闪一闪地道破残存的情欲气息,他很想说些什么,却已经没有了力气。
    女孩先开口了,也许总是应该说些什么吧,她说,太多人的相遇太匆忙,总觉得缺少点什么的时候却已经错过。
    他悻悻地笑,半调侃地说,是还没做过就错过了吧。
    是啊是啊,女孩却对他的玩笑特别认真,很多人说彼此默契亦或不合,不做过又怎么知道?连彼此到底是否合适都不知道就已经失去,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让人难过。哪怕一次之后彼此失望,那也不过是惋惜为一个不合适的人付出过多。
    烟星子闪过一刹那,照亮了女孩子单纯的脸庞,让他有些错愕,仿佛他看到的并不是女孩子漂亮的脸庞而是他自己内心的脆弱。有些事情,落在心里就好,何必要在身上标下一个痕迹才会甘心,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还是害怕一直以为在乎的事最后真的忘记了呢。
    他俯下身体,深深地亲吻了女孩娇柔的嘴唇。
  • 偶然的机会,又重新玩起了天黑请闭眼这个游戏。
    也许是记忆,也许是过程,也许是那些用来消耗的青春,总是色彩斑斓,让人难以忘却。一款玩了接近十年的游戏,实在是饱含了太多的言语无法述说,那时候脾气火爆人尽皆知,那时候昼夜颠倒不明日月,那时候仗着年轻感叹衰老。
    昨天阿笨结婚杭州的喜宴,都是大学同学,却几乎都是许久未见,大家聊着天或许有些生分,说起从前却都是欢呼雀跃,已为人母和将为人母的女孩子相互讨论着孕育经验,让我突然不知所措,太过格格不入,我始终是不愿意长大的。同学之间从第一次相见到现在也已经快十年,最近似乎对十年这个词特别有缘分,十年,在我这个年龄而言,有着半辈子那么久,提起来就觉得苍老,我始终不愿意长大,可时间推着我走。

    妈妈说,你现在的生活将会是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收入可观,亦没有人需要你抚养,等到父母老去,你会感觉到生活真正的艰辛。赶紧找个合适的人嫁了,可以为生活分担。
    我说,妈妈,我觉得我嫁不出去了。我太挑剔,又没有挑剔的资本。
    妈妈居然笑起来。

    我对老板说,我要赶紧找个人嫁了,我就再也不给你加班当苦逼了。老板坏坏地说,掐指一算时日尚早。
    我对阿笨说,我妈妈一直催我嫁人,可是找个人将就好可怕。阿笨暗暗地说,你这种人也无法将就的。

    你们都太了解我啊,比我自己都了解我。
  • 当身体里的眼泪积满的时候,我会找个没有人的夜里,慢慢把它们放掉。所以,有的时候我哭,并不因为什么,只是因为眼泪满了。
  • 天气惬意,完全没有心情不好的理由,那么暖,那么干净,充斥着故事序篇的味道,却让人不忍翻开,仿佛一切不怀好意的窥探会让故事的经过成为泡影。就像有人说,对于性爱期待的过程要比性爱本身来的更为诱人。然而我觉得说这话的人势必是缺乏性高潮的女人或者是纵欲过度的男人,就像在春天期待故事发生而又不敢走出一步的人,往往只会在年终的时候感叹光阴虚度。

    电梯门打开,走进一对中年情侣,之所以不觉得是夫妻,是因为他们彼此之间的激情,完全把我当作透明,女人用自己的长发一直抚弄着男人,男人装作发怒,一把抓起女人的辫子,女人娇弱地喊,疼,疼……如果不是在电梯里,这一幕绝对是一场极好的调情前戏。也许就像邓老板所说,是我涉世太深,我只是喜欢用比较接近本性的方式来理解这个世界的一言一行,并且我以此为荣,就像某种程度上我以我的职业为荣一样,不要问我,为什么每天加班到深夜被客户虐到死去活来,不断迎合着各种人的恶劣口味,我依然会爱着这份职业,我真的没办法用言语来形容,也许是因为一种“极致”的感觉,极致的自虐,极致的思考,极致的挑战,极致的体会,对自己极致的好和坏,还是那个词,凛冽而喧嚣,是一种特殊的放纵和流浪。

    当然也有忍无可忍的时候,想拍桌子,想把脚高高地抬起来再也不放下,想喝醉,想在地上幼稚地打滚,甚至想在街上遇见一个看的很不顺眼的妹子然后无理由地打她一顿,对,性格里有严重的暴力倾向,十分危险,所以你们要对我好一点。否则哪天暴走,无法自控。

    跟一个客户聊天,她说累的就要生病,那么辛苦并不是能者多劳,而是天生的奴役血性,太过听话,于是什么都要做。对于这样的说法,真是有一种相逢恨晚的感觉,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记得在刚毕业的时候,努力工作,前辈同事跟我说,再过几年你就不会那么积极了,事情总是做不完的,慢慢你就学会偷懒了。不知道是不是我太笨,那么多年,还是没学会偷懒,反而做的越来越起劲。

    天气甚好,好想出游。想念西湖波光粼粼的湖面,风透过柳树吹到脸上,留有余香,某一天一抬头,看见江面上的落日,美不可言,仿佛一天的阳光在最后的时刻回光返照,释放一切温黁的美好,是可能是知道明天还会继续,所以这光如此温柔,让人迷醉,似一种让人沉沦的香。

    找一天,放开工作,出游吧。

  • 第一次用手机写博客。突然有一种人类畸形退化的挫败感,好像用word打完信件再用漂亮的信纸手抄,虚妄的形式感。随着时间路过,四季推移,时代的进步,有太多的东西,想留却留不住。
    很多时候,我是那种会慢半拍的人,在冬季最冷的时候还穿着薄薄的外套,却在这样初春时机裹着厚重的羽绒服,也许是太想停留,不愿意接受更替,然而越是这样,越是失去的更多。
    看到朋友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张十年前的照片,穿着校服,有着傻乎乎的发型,她说,十年前我们土的惨不忍睹。我说,多青春啊,青春就很美。
    晚上九点多,到公司附近的星巴克买咖啡,例行喝本周,熟悉我的店员总喜欢跟我聊天,她问我,怎么今天那么晚了还喝咖啡,我说,今天可能会加班到很晚。她一脸不可思议地问我,为什么要加班呢。面对这样不着逻辑的问题,我只能笑了笑说,因为老板无良呀。店员妹子被我逗笑了。
    拿着超大杯的咖啡,有时候我会问自己,真的那么喜欢这种饮料吗?没有答案,也许就像一个记忆,存在并不需要太多理由,仅仅是一个习惯而已。
    深夜回家,路上已经没什么人,路边摊亮着扎眼的灯光,这个城市的生活有时就会显得那么艰难,就像这扎眼的灯光,看似黑夜明灯,其实违背了生活的法则。
    昨天阿笨告诉我,她怀孕了。真是一个直到现在都无法接受的消息。一路走来,我们似乎认识了太久,久到一度觉得我们就会这样相识下去,彼此都不会改变,突然之间,她的怀孕,仿佛把我从自己营造的世界拉回现实,想留留不住的是我们年轻的过去,尽管还是穿着厚厚的衣衫也无法阻挡春季暖意拂面。

  • 关于梦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又开始做起了华丽的梦,漂亮的场景,离奇的剧情,不曾在现实生活中出现,却如此真实地浮现在梦境。

    做了这样一个梦,她的妈妈给了她一个电话安排相亲,一开始她心里很排斥,当对方发短信过来,居然显示的是一个从小暗恋的男人的名字,欣喜若狂,马上答应跟他见了面。
    看见那张熟悉的面孔,那种从小就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爱恋涌上心头,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生怕言语打破了时间的界限,然而对方也很迎合这种沉默的相处,相识的太久,能看到彼此内心的纯澈,这种默契仿佛挣脱了世俗的烟尘,抵达另一个世界。
    这样在一起几天,男人突然说,我们结婚吧。
    女人很开心地答应了。两个人生活在一起,还是特别少说话。一旦进入到正常的生活,这种沉默的方式让她慢慢觉得有些担心,但她还是不想改变这样的方式,就让这种脱离俗世的感觉延续地更久一点,哪怕在下一秒会如同泡沫般醒来,起码此时此刻她很享受。有一天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更觉得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也许这种幸福可以永远延续下去。
    女人的妈妈回家了(之前好久都不在家),还带着几个亲戚朋友,进门的时候,看到女儿和一起男人在一起表情有些错愕。她不知道怎么开口交代这一切,相识,婚姻,怀孕似乎这一切的过程都太快。
    还是男人很有礼貌地招待一群人,自我介绍说,我是xxx,我跟她已经结婚了。
    女人突然惊呆了,这个男人的名字根本不是自己从小喜欢的那个人的名字,而是他的表弟。
    她的世界如同遭遇天雷,灰暗不堪,一切的感觉都变了,虽然丈夫对她疼爱有佳,但是他们之间寡言的相处成了她躲避现实的方式,在她心里,这是世界对她的欺骗。

    然后,
    我醒了。。。一瞬间用力地睁开眼睛,愣愣地看了看眼前真实的四壁,突然觉得,单身真好。

    又开始了忙碌的工作,睡的很少,经常会感觉到头痛,离不开的散利痛止疼片。哪怕再辛苦,也不喜欢听到别人说我可怜。真的一点也不可怜,我只是选择了这样的生活方式,用自己的付出获得应有的回报,物质和精神,一样都不会缺失。对于我而言,回归到索然无味的生活才是可怜,嫁一个自己不是很爱也不是很讨厌的男人,生一个为了他要付出下半辈子的孩子,越来越懒得打理自己,越来越缺少对生活的想法,真是可怜可怜的要死,可怜可怜到不值得同情。

    关掉电脑,早点睡觉。
  • 拖了很久很久才来述说这一篇心事。
    经历过一个农历年,名正言顺地长了一岁。
    在这个应当背起行囊离开故乡的时候,我却依然面对着电脑,做着一份叫做设计师的工作。
    在提出辞职和被老板劝说之间游离了很久,年底的某一天,我问老板,你想知道我是怎么想的么?
    他说,想知道啊。
    我说,那你为什么不问我。
    他说,你想说的时候自然会来告诉我。
    然后我搬了把椅子坐在他面前,看着他假装镇定的表情慢慢地说,很抱歉,在新的一年里,要让你继续忍受我的难相处了。
    他突然笑起来,握了握我的手,不得不说对于这种官方的方式我已经从嫌弃到接受。

    关于留下。
    记得在去年下半年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整个人的情绪都几近崩溃,无休止的加班,无休止的思考,无休止的方案,无休止的工作,谁可以理解一个设计师连做梦都在出方案?并且还出的不赖。所有的疲惫都不来源于外在,而是自己对自己的枷锁。终于在某一天情绪彻底失控,知道自己无法再继续下去,没有尽头的疲惫,并且有着恶劣的循环。于是写了几近2000字的辞职信,决定放弃现在的生活将自己的生活模式彻底格式化重装一个系统。
    老板找我谈过一次话,心里很难过,但是没有回心转意。直到他第二次找我谈话,我们在星巴克的玻璃房子里坐了整整一个下午,他开始对我述说最近自己的经历,身边的合作伙伴突然离开,让他失意,却在几天内整理好一切事物,重振旗鼓。说了很久很久,天色渐渐暗下来,屋外建筑的灯光迎合着即将落下的夜幕,我说,好久好久没有见到过这种场景,每次回家都已经是半夜,这种在正常下班时候的人来人往,灯光点点真是让人感动的想哭。就是这种凡俗的景象特别容易让人感动,就像他简单的描述,语气平静,却让我动容,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就是有那么一刻,突然被打动,好像自己阴霾的生活照进一缕阳光,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那一刻,我知道我会留下。

    关于新年
    直到小年夜才回家,带了星巴克的芝士蛋糕,家里人居然都很喜欢吃。
    在过年之前,一直都会特别抗拒,越长大越不喜欢这种更替,仿佛甘蔗中间的结,像一场隆重的仪式在过度之后必定归为平静,那仪式本身的隆重却显得坚硬而突兀。
    然而,无论每次有多少抗拒,新年总是如期而至,而在真正经历这场仪式的似乎,却会因为他的庄重而报以敬畏之心。大年夜的晚上,爸爸妈妈还是会给我压岁钱。满满的幸福感。

    2014,是不是充满奇遇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