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咖啡馆里写日志,仿佛成了一件愉快的事。
    2015年1月即将过去,这一个月,仿佛过了一年那么那么久。
    有一次长足的旅行,走到更为南方的城市。没有旅行计划,我们的生活已经被计划的满,计划了那么多,也不见得有多完善,更不见的有多美满,还不如边走边看,或者会有一些不期而遇的惊喜。
    抵达昆明机场的时候,感受到温暖的空气,想要连夜去大理,却在机场大巴上因为认识了Nora 而改变了主意。她在我之后上车,指着我旁边的空位置问我是否有人,我摇了摇头。
    有些人,天生脑门上就刻着“旅行者"三个字,Nora就是这种人。
    我问她,是否也是来旅行,她说,是的,我在这里住下,顺便旅行。她开始对我述说这座城市,述说周边的旅途,述说她一路的故事。在我看来,眼前这个女孩充满了传奇,我这种久居在一个城市里,过着“早九晚X”生活的人是无法体会真正的旅途的。
    因为顺路,我们一起在街边小饭馆里吃冒菜。
    我问她,是否要一直这样下去。
    她说,她停不下来。
    那何以为生呢?
    用双手啊,无论你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工作,吃饭,睡觉,那为何不周转于不同的城市,一边工作一边游历。
    她跟我说了很多一路结实的朋友,有忍受了十年终于离婚的军官,因为获得了自由哪怕净身出户也雀跃无比,有与她一起在青旅认识最后一起租房的朋友。
    她的一字一句,让我太羡慕,我是那种追求着自由却始终放不开自己的人。

    Nora介绍了一家青年旅社,40元一晚的房钱,8人一间的卧室,有着很大的咖啡厅和露天阳台。走廊上都是布沙发,坐在这里抽烟,这种清闲,是我过去太多年都不敢想的事。

    昆明的天空蓝的太迷人,用阿毛的话说,美的像哭过一样。天气温暖,一件薄外套或者一件毛衣就够。滇池上空的海鸥像肥皂泡一样密密麻麻,坐在堤坝上,吹吹风,看着海鸥飞来飞去,内心宁静,却是说不出的心情,不喜不悲,轻松坦然却带着些许落寞。藏僧说,你的心事太重了,出来玩就不要想那么多,过去的事就已经成为过去,不要再想,你的以后会很好,你是个有福之人。

    听了Nora的建议,买了去西双版纳的机票。
    西双版纳,真是别有一番风情。住的酒店可以看到澜沧江,我更喜欢叫他湄公河。
    酒店老板人很好,经营着茶叶店,每天都会泡茶给我们喝,很少呆在房间,没事就在店里喝茶,和同行的小伙伴聊聊天。
    一个叫菜菜的女孩子,跟我一样,一个人出来旅行。性格开朗,酒店老板说,你们都是那种一说话就笑的女孩子,一定合得来。
    一起去基诺山寨,一起去热带雨林,少数民族有着奇特的生活方式,住大公屋,产妇在露天阳台生产,新生儿用冷水洗身,还有挂在树上的胎盘。
    闲暇的时候,就在住所附近闲逛,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遭遇暴雨,就在街边一个小店坐下,喝杯豆奶,感受暴雨坠落的清凉,这场暴雨,仿佛是旅途上邂逅的爱情,没有等待,没有错过,只是一次火花四射的擦肩而过,让我想起在昆明时,在青旅的咖啡厅里喝咖啡,走过来地女孩子,看着台板上留着的字条,脸上露出快乐的笑容。字条上写着,即使在这一刻,我还是那么地怀念和你相处的日子。我的旅途即将结束了。期待下一次,不经意遇到你。

    菜菜推荐,下一站丽江。
    49元的机票。丽江。这个曾经梦想的地方。
    抵达丽江机场,突然冷了很多,有一些不习惯。
    行走在丽江古镇里,摸索着上了狮子山,在高处,俯览整个丽江古镇,冷风浸透着记忆里的温软,曾经说要带我来丽江的男孩已经消失很久,记忆里,他的面目已经模糊,却是记得信誓旦旦说爱我的声音,可惜最终我们道路不通,各自人生。这是一个能给誓言着色的地方,能让话儿变的更甜,让牵手变的浪漫,让拥抱更有温度,可我却是这样寂静地走在这里。
    这次旅行最喜欢的地方,拉市海。
    在经历了丽江82年以来第一次大雪之后的那天,去了拉市海。茶马古道骑马,朴实的农家妇人带着我骑马在古道上,赶马的时候,却是很新潮地喊着,come on baby go go go!都把我逗乐了。
    古道特别美,一路上可以看到大片的白桦林,仿佛沾了雪衣,银白银白,美的耀眼。
    拉市海的美景,仿佛电影《春夏秋冬又一春》的秘境。拉市海冰冷的海水下却是生机勃勃的海草,仿佛欲望丛生的红尘,水是欲念,我们凌驾于欲念之上,却又沉浸在欲念之中,枯冷的树枝,从水里拔起,也许来年会被这海水滋养萌芽。
    人之初,性本恶,我们生来就懂得索取,从而开始了一生霸占的夙愿,我们哭泣索取食物,我们心机索取金钱,友情,爱情,因为红尘华丽炫美的外衣让我们卷卷不舍。因为得到而喜悦,因为失去而悲伤。

    旅途结束的那天,下着雨。从丽江机场飞到昆明机场,从昆明机场再到杭州机场。下飞机的时候走过通道,玻璃窗上的雨丝仿佛是因为旅途终结而留下的泪水。我知道,这次旅行我带着彷徨出走,却没有把这彷徨留在别处。
    孽海浮沉,总有相逢。无处可逃,但愿后会无期。
  • 男人的眼角挂着泪,抚摸着身下的女人对她说,你到死都是我的。
    女人无助的表情,无法挣脱。
    男人说,对不起,打你了,因为我爱你。
    女人弱弱地问,真的爱我吗?
    我们池慧是不知道才这样问的吗?
    那以后会对我好吗?
    男人停顿了一下,抬起头说,我对你不好吗?男人的表情因为怀疑而变的有些狰狞,你这个该死的,男人粗糙地惩罚他身下的女人,仿佛要用全部的力气弄疼她,让她痛地记住他对她至深的爱。
    已经无法再承担男人的独断专制,却更没有办法解脱,女人脸上浓重的绝望,在肉欲的快感中慢慢稀释,现实就是这样,脆弱而偏执。

    ------------《一对一》金基德电影片段

    这一段剧情,发生在一间简陋的屋子里,是我看过的最好的关于情欲与爱的描述,那么绝望,那么现实,爱情的偏执,人性的脆弱,情欲成为相处的唯一稻草,自由屈服于无助。

    生活着,太难了。也许我们劳碌无功,也许我们终究无成,但总也有好的时候,极端的冲撞,最终也是背叛了自己。“退一步开阔天空”这句话,越来越有道理。
    有时候,接受既定的安排,也是一件幸福的事。何必要捆绑着自己那么残忍。

    近了了断,远了他人。
  • 所有因缘分而起的故事,都终将因缘尽而结束。
    有些事,是我们无法选择的。
    我像一个任性的孩子,对这个世界流露着最本真的喜怒哀乐,希望他人也给我最直接的反馈,然而,一切不如所想,世间曲折,又何从责怪。

    十年前,背负着两个包裹来到这个城市,开始了我和这个城市的缘分,一点一点地了解一个城市,不比了解一个人更简单。每个讲过故事的角落,留在记忆里,也许在多年后已经模糊,至少曾经有过印记。

    九年前,一次缘起的邂逅,四目相视时的怦然心动,许下永远的承诺。炎热夏日的惹火,也许永远都不会忘记。后来终于体会到,心动和心痛,仿佛是太过类似的感觉,以至于结局了太久,都不敢相信那竟然已经是结局,因为心动还在呀,怎么就是结束了呢?

    三年前,因为一次指引,又有一次相遇,至今我依然认为,这是命中注定。因为这次命定,我加倍努力,不愿放手,天真地以为,这次相遇因为无关爱情所以不会草草告别。不是没想过结局,只是没想到结局如此轻易。不想责怪,不想尖锐地对待,也许只是缘尽了,不得不告别。只是心痛的感觉,仿佛陈酿,多年来并没有麻木,反而痛的更为深切。如果你有好选择,如果你有好去处,那我也会真心祝福,但是为何宁愿往坑里跳,也不肯与我同行呢?罢了罢了,答案已经不重要。

    十年,整整十年,有太多故事,在这个城市里发生,我想我离开的时候,已经远远不止两个包裹,有太多的记忆要带走。也许真的是要告别了。我们的缘分,划上一个分号吧。
  • 从来不懂得如何去述说一个未完结的故事。
    而我已经没有别的故事可以讲述。
  • 有一种落差是,你配不上自己的野心,也辜负了所受的苦难。

    “野心”两个字,如果赢了那就是千夫不挡勇者无敌,如果输了那就是成王败寇与人无尤。
    “辜负”两个字,有多少的无奈,多少的难过,甚至无法以泪水的方式表达。
    “苦难”两个字,如果有完美的结局,那就是甜的,如果是惨淡的收场,那就是涩的。

    “注定”两个字,从来不存在,却是一个好借口。
    “注定”是这样,从来无法窥探自己的内心。

    想要寻找一种逃离或麻痹的方式。哪怕是短暂,就好像在拿着相机对准镜头的时候总是用心让自己的双手不要颤抖,哪怕就那么一秒,就可以清晰地纪录下眼前风景,可是越用力,越是颤抖的厉害。
    焦虑,会让人产生头痛,寒冷,颤抖,甚至是作呕的幻觉,这种幻觉真实地反射,让人感觉狼狈不堪。
    我应该是个很开朗乐观的人,朋友从很远的地方来看我,多年没见,依然感觉亲切,只是染上了三句话不离“我老了”的坏毛病,我说,不要这样,我们还很年轻很年轻。我们初识的时候懵懂无知,现在正是青春年少。他笑着点头说身边需要我这样乐观的朋友。坐在餐厅的露天阳台聊天,人很少,夏天的暑热已经褪去,夜晚有风,吹着很舒服,相隔多年,我们似乎都变化甚微,也许是因为大家都未曾婚姻,总是觉得只要一天不结婚,就可以一天不长大。
    我想,在这样一段年华中,我们都不曾辜负彼此吧。
    其实,我也并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么乐观,心里装着太多事,辗转睡不着,只能依靠酒精催眠,于是梦境也像喝醉了酒,华丽癫狂,会带我寻找到暗夜城市中唯一亮灯的高塔, 从最高处跳落,成为生命的救赎。我已经没有办法像从前一样在梦境中感知真实的我存在,却更为享受其中的情节。记得以前写过一句话“要么给我救赎,要么让我彻底沉沦”,这种酣畅淋漓在现实的生活中已经无法得到,我被控制的太深,需要一个梦境作为出口。我的梦境选择了让我彻底沉沦,也许这是一件好事。
    写完上面那段居然睡着了,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七点。是谁大言不惭地说,睡一觉什么都会好,励志的大道理真的都是骗人的。
  • 我想把头发留长,
    覆盖到脸上,
    掩埋表情的思想,
    披落到背上,
    驱逐莫名的寒凉,
    垂散在心口,
    温暖肆意泛滥的悲伤。

    说自己快乐的时候,仿佛说了一个谎,说自己悲伤时,好像又说了另一个谎。根本捕捉不了,究竟是什么样的情绪,在一个地方呆着,觉得彷徨,换一个地方呆呆,依然很彷徨。
    那天我喝醉了,为了喝酒而喝酒,为了喝醉而喝醉,呕吐了整整一夜。突然意识到,那些筹措不安在现实的痛苦面前根本微不足道,不值一提。我们这样的人活的太矫情,太矫情,忽略了99%的快乐,太在意那1%的悲伤。像生活在结界的缝隙里,自己把自己逼的透不过气。
    鄙视自己的软弱,却给不了坚强的理由。
    有太多的计划,却没有开始的勇气。
    夏天的燥热开始褪去,这个夏天过的真快啊,还没有感觉到特别炎热就这样过去了,仿佛一场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旅程。
  • 休息天的下午,又来到卡纳,这次的人要比上一次少一些,找了角落的位置,点了卡布奇诺。
    喜欢这里自由自在的环境,在喧嚣的城市里偷得半日闲。没有星巴克的人来人往,没有蜜桃的文艺范,只有自由,尽情地挥霍时间,仿佛挥霍着对这个城市的热爱,静静的,不紧不慢,没有激烈的情绪让你想要哭泣,亦不会让人感觉百无聊赖。这里有一只黑白相间的猫,毛色光泽亮丽,偶尔像漂亮的雕塑停在楼道间。这是我第三次来这个地方。我不知道会不会在这里流逝完对这个城市所有的热情,这种缓慢让人措手不及。
    人真是会变,以前不喜欢在工作或写字的时候有音乐,总觉得思绪会涣散,而现在,一点声音反而会让我觉得不那么孤单,这种陪伴让人心暖。有一句话叫做,选择了一个人就是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的确,人会因为身边的朋友,因为那个在一起的人而改变为人处事的方式,或懒散或进取,差距颇大。也会因为周遭,心态改变,我不是那种志向远大的人,也不明确自己有何终极目标要去实现,最大的心愿就是生活的基调健康美好,不需要很多钱,不需要名誉地位,只要每天的基调都是快乐。不想最好的朋友都离我远去,有的时候真的会害怕孤单。
    说不迷茫是假的。
    一切的努力只是为了自己高兴,如果自己不高兴了,那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我是个小气鬼,还是个矫情的小气鬼。一直以来都自私的要死,一直信奉这样一个道理,朋友也好,爱人也罢,我爱你,是因为你能让我感觉高兴,如果有一天,你的所作所为无法让我高兴,甚至让我郁闷,那我为何还要爱你?
    自己跟自己赌气那么傻的事情做的太久,总是需要一个宣泄口,也许是一次出走,也许是永不回头。
  • 悠闲的周日下午,一个人待在一个咖啡馆里,美式加奶,热热滑滑的口感,让人感觉舒适。
    已经很少找到咖啡好喝又可以抽烟,又可以躺的很舒适的地方了,空调有点冷,服务员递来纯白色的毛毯,盖在身上,拿出pad看电视剧,差一点睡过去。慵懒得到满足,慢悠悠享受时光的骄纵让人内心感动不已。
    想起一句话,我不爱金钱,但是我爱金钱带来的自由和放纵。
    上个星期,度过了我30岁的生日,买了礼物给自己,约阿笨吃饭看电影,那么多年,很多朋友已经不在身边,甚至已经不在心里,但有些人,始终是会在的,不知是否刻的太深,还是不愿抹去,那些人终究是会在的。就像很多时候埋怨阿笨总是懒在家里,但是在我需要的时候总会出现,关注我的喜怒,在我生日的时候出现,为我祝福,能跟“一辈子”三个字扯上关系的人有多少呢?
    晚上去美容院开背,收到意外的礼物,认识不久的按摩师买了水果礼盒给我,还亲手画了一张贺卡,让我感动不已,对于这种用心的礼物,是在让人无法抗拒。
    等她晚上收工,我们找了一家咖啡馆闲聊。当时已经很晚,我们点了卡布奇诺,相互面对面,抽着烟,她有着姣好的面容,肤白唇红,超短的头发,像极了大男孩的样子,是我一直喜欢的类型,还记得我见到她的第一眼,就觉得她是个有故事的女孩子。她对我述说过往,那些敢做敢爱的过去,从小父母离异导致她叛逆不逊,离家出走数次,做过很多工作,有时候白天做摄影助理,晚上到酒吧驻唱。在社会中摸爬滚打,甚至差点贩毒,一路走来都随着自己的心意。她才24岁,却有一种超过年龄的成熟,眼神却依然是清澈动人,她说,去年某一刻,她突然意识到金钱的重要,决心努力赚钱。我笑了笑,没有说话。我在这个24岁的女孩子面前感觉惭愧,一直以来有太多的牵绊,有太多心愿未了。
    她说完自己的故事,然后点了一根烟问我,这些就是我的经历,你说说你吧。
    我说,我的过去都太模糊,很多事都放佛上辈子,我在应该叛逆的年辰没有随心去做,到现在都没有办法满足这种情绪,所以一切都无法安定,也许有一天我也会出走,总归要满足自己一次。
    她不屑地看着我,说,十八岁的时候出走跟三十岁的时候出走完全是两码事,心情完全不同,你不会知道我曾经身上一分钱都没有,饿到去街边粥铺喝粥,滚烫的粥一口不停地吞下去,喝完还想要,口袋里已经没有钱,卖粥的奶奶看出来,又舀了一勺给我,当时是怎样的心情。
    嗯,是啊,这种情绪我已经无法再去体会,也许三十岁的出走也另有一种风味。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得到的都是侥幸,失去的才是人生。有太多身不由己,也有很多意外的硕果,只是经过和结局都是我们始料未及。
    生日的第二天是周一,一大早,老板拿了一个蛋糕拍在我面前,说,昨天是你生日,祝你生日快乐。
    我相信我当时一定是面无表情,有一种很复杂的心情,惊讶?意外?淡定?不,是一种想哭的感动。缘由无法述说,心情太过复杂。我真是一个容易被收买的人,那一刻觉得很多事都变的值得。
    我问朋友,我现在特别容易被一些小事感动,是不是老了,他说,感动跟年龄有什么关系,真拿你没办法。
    是吧,因为任何人都不亏欠你,对你的好是一种馈赠。
    人与人的缘分,是一次投机的对话,是一次知心的四目对视。
  • 如果人生可以活两回,

    一次疯狂,一次平淡。

    如果人生可以活两回,

    一次开放,一次保守。

    如果人生可以活两回,

    一次做个执着的吃货,

    一次疯狂地保持苗条。

    如果人生可以活两回,

    一次做个大大咧咧跟谁都称兄道弟的女汉子,

    一次做个温柔体贴脸上总保持微笑的好姑娘。

    如果人生可以活两回,

    一次做个追逐自由的文艺青年,

    一次做个八面玲珑的成功商人。

    如果人生可以活两回,

    一次自私地溺爱自己,

    一次颠倒黑白,忘却伤害也要深深爱着他。

    如果人生可以活两回……

    可是人生只能活一回,

    选择?

    硬币飞转在空中,正面是字,背面是花……

    哪个你的答案,此时此刻也许你会明白。

  • 路过零食铺的时候,看见一对母女,妈妈30出头,小女孩子大约4、5岁,小孩因为要买一个玩具妈妈不答应,所以哭闹起来,妈妈耐心地解释,家里已经有很多,这个放回去吧,这个不适合你玩,小孩不答应,哭的很大声,妈妈又说,那你红枣要不要买,要买就赶紧来买单,不买我们就走了,女孩子哭地更厉害,紧紧抓住手里的玩具,一边哭一边摇着头。妈妈还是很耐心,蹲在孩子面前说,你不能什么都想要,没有用的东西就不要买,不能你想要什么就要什么。女孩子似懂非懂地看着妈妈,哭声并没有停止。依然倔强地坚持要买自己爱吃的红枣,也要买自己想要的玩具,脸上的表情委屈地不行,心里觉得得不到丝毫疼爱而难过。
    没有看到最后到底谁会妥协,我从小女孩的面前路过,看着她满面的泪痕,那一刻仿佛看到了自己。
    我一直是个贪婪的小孩,总是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一旦不如意,亦会满腹委屈,始终不懂没有谁欠了你,始终不懂取舍,不懂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