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我放弃,是犯了万劫不复的罪。
    看着那些曾经面容姣好,眉宇间透露着纯粹天真的女孩子,突然变成了身体走样,面目浑浊的女子,真是感叹时光的惩罚太过严厉,或者用惩罚两个字并不那么合适,一切源自于自我放弃而已,依然会有坚持健身,美容专注工作的朋友,反而在时光的乔迁之后变的更有魅力。人就是这样,一点点的松懈便会失之千里,毕竟女性这样的生物天生娇贵,需要细心呵护。

    活的辛苦的人,最终所有的苦难会变成美好的回忆;活的安逸的人,最终什么也会安静的失去。

    我是性格中藏有暴虐的人,看不得天性的软弱暴露于直白的空气中,我会用暴力的方式撕碎,然后让它们重新生长,直至变的坚硬无比。

    男人和女人的故事。
    她是一个喜欢穿着黑色衣服的女子,对于她而言,黑色并不代表神秘,而仅仅是坚硬,足以覆盖其他所有颜色的光辉。一个人走过的漫长的路,让她懂得所谓依靠也仅仅只有自己。
    有时候照着镜子,她亦会笑笑对自己说,又何必要做到如此。只是没有办法停吧,内心的贪婪,总是要用不断不断更新的成就感来满足。
    黑夜里,她行走在昏暗的灯光下,这样的场景似曾熟悉,连空气中暧昧的味道也是相同,时光亦是轮回,会在特殊的瞬间,把你带到从前某个时刻,思绪穿越,身体停滞。
    她闭着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样的感觉还真是寂寞。

    见到他的第一眼,她就被他眼神中的清澈吸引,而深藏在清澈背后的倔强,似一种猎奇的野兽伏在暗处,伺机待发。已经很久没见过这样凛冽的男子。
    黑暗中,他俯身吻她,冰冷的吻没有任何温暖的情欲,她喜欢他唇齿轻柔的摩擦,她喜欢他光滑有力的肌肤,他会突然用力地咬她,直到她疼得要揉碎他的背脊才肯松口,相互折磨的快感在黑夜中妖娆绽放,触觉前所未闻的敏锐,身体溢出汗水,十指相扣,身体涌动,恍若隔世。而这一切与爱情并无半点关联。

    她想起多年之前她问过一个男人,是否不再相信爱情。他却告诉她,不,只是爱情太过神圣所以不敢轻易说爱。

    眼前这个男子,拥有同样的邪恶与天真,不被洞悉的内心才更为吸引。也许爱这个字本身就如同高潮一样,有些人轻易可得,而对于有些人而言太过奢侈,也许毕生都无法拥有。
    告别的时候,他只是对她说了句,你先走。
    她沉默的点了点头。这样告别的方式并不陌生,她却是从来都很不喜欢这样潦草的方式,然而又能如何,太多深夜的故事只能在阳光下枯萎衰败。而她无能为力,只能坦然接受。


  • 黄粱一梦二十年,不懂爱也不懂情。

    身体好像一台发动机,一旦停止,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我就是这样的人,永远在给自己找事情做,一旦暂停,便是落寞。
    去了一次南京,依然不太爱这个城市,时间也洗不干净的悲情历史让一座现代化的城市看起来格格不入。南京人“阿”“阿”的语气词似乎随时提醒着你的外来。
    江南织造里陈列的绝美旗袍,包裹着早已干瘪枯萎的故事,任那旗袍的主人当年如何风华绝代,如今也早已灰飞烟灭,而故事,也只能若有似无的留下,任由他人阐述,又有几人能懂得其中酸甜。
    事情的发生,就是一个故事的开始,这也许是一个戏剧性的开始。

    南瑞路。记得十年前来到南京看到这条路时特别兴奋,当时深爱着一个叫瑞的男子。对我而言,那是一个很特别的男人,是我的博客里唯一出现过的真实名字的男子。也许是因为好听,也许因为深爱。这样一条道路对于一个二十岁的女子而言,好像是生命中注定的邂逅,仿佛这样一条道路便足以命定我们的爱情。然而物是人非,终究逃不过现实残酷。男子已经娶了她人,南瑞路再次与我相会。

    人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我似乎已经不太相信很多人说的那句话“再也回不去从前”,我感觉生活就是个周而复始的过程,很多本质并无改变。某个时刻,我似乎又变回了以前那个面容精致,锦衣夜行得女子,在昏沉的灯光下,闪烁着孤单而锋芒的光辉。我知道我一直是这样的人,本性中离群索居的桀骜并不能改变。

  • 有很多人曾经问过我,我也反复问过自己,究竟会钟情怎样的男子。
    在很漫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无从用语言描绘。
    直到有一天,我简单的发现,我喜欢那种眼神中带光的男人,每每四目相会都只能羞却躲闪,让我洗尽锐气,彷佛自己依然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女孩子。
    人总是这样不满足,当你稚嫩时会渴望成熟,当你有所经历又会怀念当初。也许每个女人心里都有一个hero梦,他会踏着七色云彩来到你的身边,在众人钦羡的眼光中对你说的并不是我爱你,而是跟我走。
    夏日的炎热在一个瞬间爆发,彷佛积压已久的情欲在释放时尤为激情几乎让人无能承受。我喜欢夏天这种张狂,像极了我的个性,在细腻的节奏中追逐着狂野的热情,每一分每一秒都过的甚为用力。
    记忆会在这样用力的时候突然蹦出来,像一件件被摆放在行李箱中的物件,触手可及,随时等待出发。积累记忆,着实是一件辛苦的事,只有时间,没有捷径,而记忆亦似美酒,越久越醇,会在不同的年份散发出不同的酒香。我不曾后悔过我人生中的每一个决定,哪怕带有遗憾,那些过往也已经成为了我酒窖中的部分,何时入库,何时出窖,并不由我。

    看了王家卫的《堕落天使》,黎民帅的掉渣,李嘉欣美的让人心碎,电影依然看的一知半解,倒是被里面的歌所迷惑,忘记他,忘记他,等于忘掉了一切,等于将方与向抛掉,忘记他,怎么忘记得起...喜欢这个歌词最后的转折,说忘记都是假话,越是说忘记的越是难以忘记。
    30岁生日快乐,岳南。
  • 人与人的相处,是一个不断为彼此织造回忆的过程。
    我并不清楚,我的脑子里装的下多少故事,只是明白,一切索然无味的感觉甚为另人抓狂,所以我喜欢有趣的朋友,不管你三教九流,不管你贫富高低,不管你张扬或低调,我喜欢的是你们可以为我带来一个故事的开始。
    我是那种性格很分裂的人,偶尔侃侃而言,与谁都能相聊甚欢,偶尔沉默暗淡,似乎世事都与我无关。这种节奏点并非自己可以控制。

    相交三个月的上一任老板,在我离开的时候问我原因,我说,这份工作无法给我带来 成就感。她说,怎么会,我觉得你很有成就,几个大案子做的那么 成功,还有什么不满足。我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她接着说,我觉得你太斯文了,对别人的意见都不会反驳,其实怕什么呢,你又不是没有能力。
    我看了看她,笑道,你不懂我。这话要是让我的前任老板听到,估计会笑坏。
    也许,不懂才是我离开的真正原因吧。
    我并不是内向,更别提斯文,我不说话的时候只是高冷,懒得辩驳。连一点激情都没有的工作,如何继续呢。

    在杭州的第九次搬家,因为新工作而乔迁。
    陌生的环境对我而言总是不太陌生。

    养成了坏习惯,铺垫了很多终于要写正文,就无法表述了。。
  • “不食人间烟火”这句话本身就出尘的很。我呢,始终是红尘的很。
    我恐怕是很难懂大多数人是如何过日子的,于是我也把自己的日子过的迷茫的很。

    早起,上班,下班,健身,早睡。也这样过了很久,看似健康的,却也是寂寞的很,寂寞是因为每天的生活有迹可循让人索然无味。有人说,运动产生多巴胺会让人心情愉悦,我倒是觉得,运动好像镇定剂,越是压抑了欲望,越是在暗处积累膨胀,也许哪天就炸开了。很想一醉方休,很想逃跑出走,很想淋一场雨,可这一切又都无法成为出口。

    我的存在,仿佛天生就是叛离。
    我喜欢走很多很多路,走的很累很累,然后洗个澡,躺在床上,这一刻才能真切感觉满足。只有经历了磨难,才能感觉珍惜。
    周而复始,也许我一直在路上,不知何时才是足够可以停下来。只要有一个理由,我是可以坚持做很多事的人。可是我的生活,并没有这样一个足够支撑我的理由。也许世间大多数人都在如此隐忍,终究只有自己才是救赎。

    有一天午睡,突然被低行的飞机声吵醒,那种噪音,像是从脑子里炸开,一阵又一阵,终于再也睡不着,起床喝水,渴望烟草。
    戒烟失败,也许是一件好事,对忙绿的生活是一种叛逆。
    有些感觉,会来的突然,爱与恨都如同那轰炸开的飞机低行声,顷刻间充斥于脑海,让人歇斯底里。也许是太过独立,变的难以相处,不喜与人结伴,却也并不享受独处时光,只是找不到更好的方式,只能如此将就。
    飞机的声音,越来越频繁,有时候直到深夜依旧会在突然之间响起,让人烦躁。

    也许从来都没有飞机声?
    我打个寒颤,被自己的想法吓到。
    想起看过的一篇小说,主角是离群索居的职业男,性格孤僻,生活却是严谨规律,有一天住在楼上的不速之客打扰了他的生活,那是一个混混青年,可混混青年的生活方式却让他撩起了兴趣,跟着他打架伤人,脾气变的暴虐,最终职业男死于一次街头斗殴中。可是,他住在顶楼,楼上再也无人,而路人看到的只是他一个人在街头殴打自己。。
    现在的人,究竟是承受的太多,还是自己过于脆弱,心里的故事无处诉说,也许是会腐败,最终连着身心一同坏死。
  • 爱上一个人,也许是爱上了和他在一起的自己。

    爱上不同的人,会变成不一样的自己。
    或者放浪不羁,热情似夏季炎日;或者精明能干,在感情中步步经营,;或者干净安宁,像孩子般天真无邪。
    对于感情的回忆,最终变成了自我的记忆。我一直都固执地相信,人永远最爱的都是自己,如果无法对自己给予溺爱,是无法去奢爱另外一个人的。如果不爱自己,对于他人,会变成索取,要么卑微要么跋扈,最终因被厌恶而分离。

    分隔太久的人再相聚,是需要勇气的。虚荣被打碎成粉末参入内心的卑微,此时此刻涌现的不知所措,仿佛突然闯入的噪音,打破固有的安静。

    即使面对面坐在曾经熟悉的咖啡馆里,他依然是清瘦的样子,棱角分明,眼神深邃,而她也依然拥有着精灵般的面容,似乎什么都没有变,但是开口变得很难。

    也许再相见时说一句好久不见作为开场白,然后就可以开始漫不经心的交谈。

    却是依然有很多人相信,要么不再相爱,要么不再相见。

    有一次远足旅行,最终发现自己要的跟想象的并不一样,在此时此地无法解决的问题也不可能换个地方就能豁然开朗。
    我总是这样,在年幼的时候对自己的生活需求有太多幻想,最终一一实现才发现并不如想象般满足和欢乐。成长的过程,不过是对童年幻觉的不断否定,现实而残酷。

    难怪古人说三十而立,十几岁做梦,二十几岁圆梦,三十岁才能发现真正的自己。
  • 花样年华里的梁朝伟,对着树洞述说自己的秘密,然后以草封掩。然而,真的可以掩饰心口的那个洞吗。
    有些话,是无法说的。心里的树洞会被秘密越撑越大,像拧开的伤口,实在是太疼了。

    我们终于犯下必然的错误,也终将带着疤痕宣告痊愈。

    那些干涸的淤泥,经历了太多的日与夜,不再有泥土的新鲜味道。
    我们在离别时,总带有会再相见的幻觉,这是无法接受就此决绝的结局,还是命运嘲讽,因为安静而更为残忍。

    我是如此小心翼翼的人,在生活的每一个截点都有意无意地落下痕迹,但愿不要有一天戛然而止,来不及回忆,却已经无物可以缅怀。
    结果,却留下了太多的过去和证实那已经过去的证据。

    运动产生的多巴胺,并没有能阻止一瞬间袭来的抑郁,就像再好的卫生巾也无法抵御仰卧时突然涌来的经血。狼狈不堪,内心羞愧。

    也许真的是,该逃的远一点。
    The things are still there,but men are no more the same ones.
  • 一阵穿堂风吹过。
    “好冷。”身边的女孩子扯了扯衣服感叹道。
    苏州高铁站,作为这次旅程对苏州最后的印记,就是这阵风,冷,却是凛冽的让人清醒。
    此时耳机里正在唱《秘密的爱》,透过窗外夜色的迷雾和丝绒般光滑的肌肤,我深深地亲吻着你,在这夜色不安的的城市里,和你在一起我已经快什么都已忘记。

    风里依旧藏着心事。

    也许正是合适的季节。也许正是一时兴起。也许正是安排的相遇。似乎注定是会来到这个城市的,在并没有对这个城市充满了美好幻想的时候,只觉得需要来,然后就来了。
    每个城市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性格,再相似也不过是相似而已,终究不会相同,虽然自古喜欢把苏州和杭州齐名而论,然而在我看来这两个城市却是差距很多。


    杭州这样一个城市,仿佛是天地灵气孕育而成, 莫不如佛法高深,眷顾世人而僻一方宝地,灵隐居于山间峰上,醉天然仙灵;苏州却是众生所创,处处弥漫人情,寒山寺大隐隐于市,白花出墙,绿竹成园,飞鸟轻盈,四方黄壁格局园林却无法格局人佛距离。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恐怕不亲身来到寒山寺是怎样也无法体会此情此景。以前觉得这首诗言语悲伤,亲临此地,却多了几分惬意。

    真的是很喜欢姑苏城,慢悠悠在街头散步,我总是这样太过漫不经心的人。语言慢慢退化,越来越不懂表达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也许是一个人太久,无法接受与妥协另一个人的习惯。也许真正难以相处的人是我,不过又怎样呢,毕竟也只有自己才能给予自己如此的深爱呀。

    前几天看过陆游的钗头凤,陆游真是一个太没用的男人,居然会因为母亲反对而离开深爱的妻子,最后两人都郁郁而终,再多的诗词悼念又有何用,这种情深倒不如寡义,或者会让彼此都容易释怀一些。

    《钗头凤·风过堂》

    风过堂,心绪扬,泪朦情思不愿藏。挥昨夜,迎暮光,终复相见,不知何方,凉,凉,凉。
    寒山殿,袅青烟,辞别凡世散恩怨。经此年,人变迁,镜花水月,望断前缘,别,别,别。

  • 你会在突然之间明白一个道理,就是“突然之间”,也许一直不曾认同,甚至曾经嗤之以鼻,就那么突然被想明白了,还真是有点小嘲讽。

    在人生观这个事情上,我的坚持度跟我的性格中倔强并不匹配,我是一个很容易被说动的人。只要你说的头头是道,举例通俗易懂,让我不可反驳,那么我就会认同你。

    我至今依然不赞同戒烟这件事,戒酒是因为喝酒容易发胖,戒烟却没有一个足够的理由支撑。而烟草带来的快感却是太多,但我还是把烟戒了。我只是想把岳南的标签都拿掉,戒烟戒酒,努力减肥,摘下眼镜,收敛脾气,多看书少游戏,换一换穿衣风格,不再让工作占据90%的生活,或者更可以试着去谈次恋爱……不得不承认,人在某些无奈的经历之后,总想做点什么,或者忘记,或者接受。

    我从来都不相信,会有谁能彻底体会另外一个人的喜怒哀乐,哪怕你们的经历相似,也无法切实感知。所以你们也不会懂,为何我会选择这样的改变。

    我有一点不知该如何去形容最近的生活。好像被漂白剂泡过,没有太多疲惫辛苦,没有太多喜悦悲伤,什么都没有太多,连上下班挤公交这件事情,也被漂的很淡。

     

  • 一段关系的开始与结束,从来无法控制。要来的人,似乎早在你的生命中做过备注,要走的人,等你回眸,已经相隔甚远。

    面试的时候,HR看着我的简历,问我为什么换过那么多工作。我很想好好解释为什么,却只能给出四个字,事与愿违。

    我很羡慕那些一直呆在一个单位的人,就好像羡慕那些早早结婚生子的朋友一样,有着温暖充实的生活,柴米油盐固然会成为生活的旋律,生活的趣味却也是与单身不同。也许我羡慕的不是他们这样的生活状态,而是羡慕他们有接受这种状态的能力。我总是很惶恐,患得患失,没有安全感,没有责任心,任由喜好神经控制着一切行动力,在每一次渴望平静稳定之后,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来破坏。

    突然很想变个模样。戒烟戒酒,带隐形眼镜。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这种改变。也许是想寻找一种开心的方式,却始终是笑不出来。无法得到满足。无论是什么。缺乏成就感。无法言语表述。

    在此时此刻很想抽烟,不知道对或不对。也没有什么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