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我放弃,是犯了万劫不复的罪。
    看着那些曾经面容姣好,眉宇间透露着纯粹天真的女孩子,突然变成了身体走样,面目浑浊的女子,真是感叹时光的惩罚太过严厉,或者用惩罚两个字并不那么合适,一切源自于自我放弃而已,依然会有坚持健身,美容专注工作的朋友,反而在时光的乔迁之后变的更有魅力。人就是这样,一点点的松懈便会失之千里,毕竟女性这样的生物天生娇贵,需要细心呵护。

    活的辛苦的人,最终所有的苦难会变成美好的回忆;活的安逸的人,最终什么也会安静的失去。

    我是性格中藏有暴虐的人,看不得天性的软弱暴露于直白的空气中,我会用暴力的方式撕碎,然后让它们重新生长,直至变的坚硬无比。

    男人和女人的故事。
    她是一个喜欢穿着黑色衣服的女子,对于她而言,黑色并不代表神秘,而仅仅是坚硬,足以覆盖其他所有颜色的光辉。一个人走过的漫长的路,让她懂得所谓依靠也仅仅只有自己。
    有时候照着镜子,她亦会笑笑对自己说,又何必要做到如此。只是没有办法停吧,内心的贪婪,总是要用不断不断更新的成就感来满足。
    黑夜里,她行走在昏暗的灯光下,这样的场景似曾熟悉,连空气中暧昧的味道也是相同,时光亦是轮回,会在特殊的瞬间,把你带到从前某个时刻,思绪穿越,身体停滞。
    她闭着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样的感觉还真是寂寞。

    见到他的第一眼,她就被他眼神中的清澈吸引,而深藏在清澈背后的倔强,似一种猎奇的野兽伏在暗处,伺机待发。已经很久没见过这样凛冽的男子。
    黑暗中,他俯身吻她,冰冷的吻没有任何温暖的情欲,她喜欢他唇齿轻柔的摩擦,她喜欢他光滑有力的肌肤,他会突然用力地咬她,直到她疼得要揉碎他的背脊才肯松口,相互折磨的快感在黑夜中妖娆绽放,触觉前所未闻的敏锐,身体溢出汗水,十指相扣,身体涌动,恍若隔世。而这一切与爱情并无半点关联。

    她想起多年之前她问过一个男人,是否不再相信爱情。他却告诉她,不,只是爱情太过神圣所以不敢轻易说爱。

    眼前这个男子,拥有同样的邪恶与天真,不被洞悉的内心才更为吸引。也许爱这个字本身就如同高潮一样,有些人轻易可得,而对于有些人而言太过奢侈,也许毕生都无法拥有。
    告别的时候,他只是对她说了句,你先走。
    她沉默的点了点头。这样告别的方式并不陌生,她却是从来都很不喜欢这样潦草的方式,然而又能如何,太多深夜的故事只能在阳光下枯萎衰败。而她无能为力,只能坦然接受。


  • 黄粱一梦二十年,不懂爱也不懂情。

    身体好像一台发动机,一旦停止,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我就是这样的人,永远在给自己找事情做,一旦暂停,便是落寞。
    去了一次南京,依然不太爱这个城市,时间也洗不干净的悲情历史让一座现代化的城市看起来格格不入。南京人“阿”“阿”的语气词似乎随时提醒着你的外来。
    江南织造里陈列的绝美旗袍,包裹着早已干瘪枯萎的故事,任那旗袍的主人当年如何风华绝代,如今也早已灰飞烟灭,而故事,也只能若有似无的留下,任由他人阐述,又有几人能懂得其中酸甜。
    事情的发生,就是一个故事的开始,这也许是一个戏剧性的开始。

    南瑞路。记得十年前来到南京看到这条路时特别兴奋,当时深爱着一个叫瑞的男子。对我而言,那是一个很特别的男人,是我的博客里唯一出现过的真实名字的男子。也许是因为好听,也许因为深爱。这样一条道路对于一个二十岁的女子而言,好像是生命中注定的邂逅,仿佛这样一条道路便足以命定我们的爱情。然而物是人非,终究逃不过现实残酷。男子已经娶了她人,南瑞路再次与我相会。

    人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我似乎已经不太相信很多人说的那句话“再也回不去从前”,我感觉生活就是个周而复始的过程,很多本质并无改变。某个时刻,我似乎又变回了以前那个面容精致,锦衣夜行得女子,在昏沉的灯光下,闪烁着孤单而锋芒的光辉。我知道我一直是这样的人,本性中离群索居的桀骜并不能改变。

  • 有很多人曾经问过我,我也反复问过自己,究竟会钟情怎样的男子。
    在很漫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无从用语言描绘。
    直到有一天,我简单的发现,我喜欢那种眼神中带光的男人,每每四目相会都只能羞却躲闪,让我洗尽锐气,彷佛自己依然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女孩子。
    人总是这样不满足,当你稚嫩时会渴望成熟,当你有所经历又会怀念当初。也许每个女人心里都有一个hero梦,他会踏着七色云彩来到你的身边,在众人钦羡的眼光中对你说的并不是我爱你,而是跟我走。
    夏日的炎热在一个瞬间爆发,彷佛积压已久的情欲在释放时尤为激情几乎让人无能承受。我喜欢夏天这种张狂,像极了我的个性,在细腻的节奏中追逐着狂野的热情,每一分每一秒都过的甚为用力。
    记忆会在这样用力的时候突然蹦出来,像一件件被摆放在行李箱中的物件,触手可及,随时等待出发。积累记忆,着实是一件辛苦的事,只有时间,没有捷径,而记忆亦似美酒,越久越醇,会在不同的年份散发出不同的酒香。我不曾后悔过我人生中的每一个决定,哪怕带有遗憾,那些过往也已经成为了我酒窖中的部分,何时入库,何时出窖,并不由我。

    看了王家卫的《堕落天使》,黎民帅的掉渣,李嘉欣美的让人心碎,电影依然看的一知半解,倒是被里面的歌所迷惑,忘记他,忘记他,等于忘掉了一切,等于将方与向抛掉,忘记他,怎么忘记得起...喜欢这个歌词最后的转折,说忘记都是假话,越是说忘记的越是难以忘记。
    30岁生日快乐,岳南。
  • 人与人的相处,是一个不断为彼此织造回忆的过程。
    我并不清楚,我的脑子里装的下多少故事,只是明白,一切索然无味的感觉甚为另人抓狂,所以我喜欢有趣的朋友,不管你三教九流,不管你贫富高低,不管你张扬或低调,我喜欢的是你们可以为我带来一个故事的开始。
    我是那种性格很分裂的人,偶尔侃侃而言,与谁都能相聊甚欢,偶尔沉默暗淡,似乎世事都与我无关。这种节奏点并非自己可以控制。

    相交三个月的上一任老板,在我离开的时候问我原因,我说,这份工作无法给我带来 成就感。她说,怎么会,我觉得你很有成就,几个大案子做的那么 成功,还有什么不满足。我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她接着说,我觉得你太斯文了,对别人的意见都不会反驳,其实怕什么呢,你又不是没有能力。
    我看了看她,笑道,你不懂我。这话要是让我的前任老板听到,估计会笑坏。
    也许,不懂才是我离开的真正原因吧。
    我并不是内向,更别提斯文,我不说话的时候只是高冷,懒得辩驳。连一点激情都没有的工作,如何继续呢。

    在杭州的第九次搬家,因为新工作而乔迁。
    陌生的环境对我而言总是不太陌生。

    养成了坏习惯,铺垫了很多终于要写正文,就无法表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