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近凌晨的街头,昏落的灯光笼罩着城市的疲惫。出租车司机热情地搭讪,问我,怎么周六还加班到那么晚。我没有回答。拉下车窗,一股烧烤味,浓烈的,直击了我内心的迷失,让人莫名想哭。生活原本的样子,应该是在这休息日的夜晚,三五好友,有酒有菜,畅谈那些若有似无的梦想,带着骄傲,带着吹嘘,什么都好。

     

    我仿佛听见一段低沉的旁白,在述说生活的无奈。

     

    按自己的意愿过一生,这样奢侈的愿望,却连自己的意愿也不得探知。我们实在对自己了解的太少。

     

    也许是把太多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了,所以工作牵动的喜怒让人感觉束缚。忽视了亲人朋友的感受,感觉花了很多很多的时间,为自己描绘了一个泡影。有一天,泡影在阳光下晒化,我便成了一个孑然一身的人。

     

    每次去摄影师的工作室,都会觉得格外愉快。感受到认真地做一件事的快乐,不为名利钱财,不为追赶时间,只是单纯地去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并能以此为生。

    看着他在10点的早晨依然慢悠悠地摆弄盆摘,不急不慢,收拾好一切,再开始搭起棚子开始拍摄,认真的样子让人敬佩。这才是正确的生活方式啊。

    我们不断地追赶,麻木地忙碌着,丢失了生活,扭曲了个性,曲意迎合着所谓的市场,意义何在啊。

    我们对生活实在妥协地太多了,甚至把自己也妥协了进去,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我想我需要开始一次新的人生了。

     

  • 春节,本应是格外热闹的景象,却因大家都在热闹反而显得有些萧条。

     

    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养成了在咖啡馆里写日志的习惯,或者是始终都钟情于这种纸笔厮磨的方式,不不不,应该叫纸笔生情才对。从手指到键盘再转为文字犹如带套的性爱,终究不够尽情尽兴。

     

    度过一个并不清净的春节,让我更加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易于相处的人,尤为珍惜自己的时间,并不想浪费在他人身上,哪怕无所事事地独自享受一部电影,一次放空,也比与人寒暄更为重要。

     

    对于老人还是有亏欠的,太少时间陪伴外婆,更少时间探望爷爷,不想编自私的借口,仅能遗憾地愧疚了。

    初二去探望爷爷,爷爷虽已满目苍夷,却比我记忆中精神许多。身上干净整洁,走到我身边坐下,缓缓聊起家常,却在抽烟时起身走到一边,如此细心,暖语春风,是我对爷爷一直以来的印象。

    乡间朴实的风情真是适合假期的氛围。

    我们本不应该如此在乎名利,却只是懂说不懂做。也许我们真正在乎的是这个世俗中的尊严。谁让这个庸俗的世界给予尊严的标准那么单一,无法改变,只能听和。

     

    看到姑父,因为疾病儿迅速苍老的容呀,已经没有了半分年轻时的俊朗面目。人总是这样吧,哪怕身边的例子再多,不到自己得病的那天,夜无法体会到身体最贵重这句话真正的含义。

     

    独坐在咖啡馆里,蜜桃还未新春开业。只呢个选了旁边的漫咖啡,不喜欢这里清单的咖啡味,好的文字本应以咖啡清香为佐。

     

    忽然想起高中时候写小说的日子。不知是逃避用功学业的借口还是以为喜爱,哈哈,现在想来恐怕是逃避吧。若真是喜爱这行,我现在应该是一个文字工作者才对。我总是这样,想要逃避某事,必定有另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就像我拿工作为借口,已逃避了多年的人生。

    我并不喜欢这世间的生活模式,工作、结婚、生子、衰老,想来真爽可怕的过程。并无多色造化。

    周而复始的工作挑战可以让我忘记生活的难过。

    我也想慵懒地停留在最舒适的站点,若时间无法停止。我也只想被推着前进。

    早该开始的新年度工作计划书,却被我推到假期的最后一天才写。心事重重的假期,并不能尽兴满足,犹如我16岁时未尽兴的叛逆,至今叛骨未除。

     

    今朝有酒今朝醉,真是一句不容易的人生格言。

  • 有些人,以平凡的方式扮演着生活的成功家,甚至带有一点不含贬义的庸俗。
    来路不明的情绪,是刺客,刺杀了我们对生活的全部伪装。

    曾经,你的话语,如春风一般,毫不费力地让我感觉温软,而如今,那些回响在耳边的话,如同沉陷沼泽时的慰语,最终沦陷为潭中的泥泡泡。轻浮而无力,可以一笑置之,也可以被俗气的方式打败。

    2017,仿佛在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开启,尽管在每一个开年之初,我都会有类似的想法。然而这次不同,以往,我都会预知一年之中将会有特别的转折发生,而2017的开始,我预知了等待,悠久漫长的等待,次数不清的等待,我不知道我为何会以如此悲观的方式开始一年的旅程,这并不符合我一贯乐观的态度。

    也许,乐观本身,就是一种负累,背负了太多的东西,都只能乐观以对,那出口在哪里,要在哪里卸下那越来越沉的背负。

    性格中的对抗足以谋杀我。我在人前勇者无敌的积极,亦在黑夜改头换面,成为残杀自己的利器。
    2017年跨年,去了西湖边的净慈寺。
    这里鼎盛的香火昭示着人间嚣艳,虔诚地洗涤着旧一年沉积的疲惫。佛门,人们都想以新生儿的单纯姿态,迎接新一年的到来,其实,每个人最本初的样子都是单纯的,只是在人世中不得已沾染了凡尘。
    人们也曾以同样虔诚的期许迎接2016年,时隔365天之后,时间被灌满了属于现实的爱恨,只得以封存的方式存在于记忆。

    净慈寺排队撞钟。耳边不断传来不同力度和频率的钟声,有着引人沉思的穿透力,至少,让我的心情安静下来。
    足足排队2个半小时,荣登钟楼的时刻,我的心里充满对神灵的敬仰,因为我有求于他们,希望他们给我稍适好过的一年。
    也许是因为内心软弱,才会有这种心情,渴望被带领,渴望被庇护。
    而终究的现实里,却只有我一个人,过着不知咸淡的生活。
    我选择忙碌的工作,是因为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还可以有什么选择,至少工作的忙碌可以让我感觉安全,可以掌控自己的节奏。

    2017。到来。
  • 很久以前,我有过另外一个博客。应该是在2005年的时候,一群朋友之间,突然流行起了写博客。日过境迁,我想,也许只有我,几经周转,到现在依然坚持。虽然已经不如那时更新的热情,然而有些习惯,一旦养成了,还是戒不掉的。

    那时候,爱上一个男孩子,还有过情侣博客,看到他留下的心情记录的日常,有一种挚诚的喜悦。

    我想好好写一写我与他的故事,但我一直都有个习惯,还没有过去的事,始终是写不下来的。而当我已释怀的那天,我却发现自己似乎已经不太记得了。

    从此以后我又养成了另外一个习惯,不要让释怀的过程太久,否则会失去仅有的回忆。

    转眼,又是冬季,一年不过是12篇日志的时间。那么快那么快。我们又这样习惯地过了一年。

  • 11月份,对我而言,应该是个值得哀悼的月份。有太多悲伤的故事在这个月发生。
    跟十几年的老友打电话,听他细说妻子点点滴滴。
    我开玩笑地问,你一定是爱了我那么多年,所以找了一个跟我那么像的妻子。
    他突然就沉默了。
    片刻以后,他低沉地说,别闹了。

    突然会想起很多以前的事。
    很久很久以前。
    那时候年少无知,懵懂青涩。
    却也是最为胆大无谓。

    真是害怕,会把一生的赌注都压在另一个人身上的感觉。
    我想,这种害怕就是我单身的原因吧。我太需要安全感,所有一切的情绪和关键都必须自己把控。

    最痛苦的两次经历,都是自己不可把控。一次是独自躺在医院冰冷的床上。一次是独自走在寒冬的雨街。

    我记得自己走出医院的时候,医生看到我,问我说,你怎么就一个人?要注意身体啊。看你身份证上是如此漂亮的女孩子,现在那么憔悴。
    那一刻。我笑着忍住了眼泪,我告诉自己,从今以后,还有什么痛会痛过此时此刻。

    然后那次,提着两个沉重的行李箱,走在寒冬街头,暮色降临,雨水戏剧般落下,迷茫了我的双目。我开始大步往前走。天气寒冷,我却冒着热汗,想哭,却嘲讽地笑起来,我对自己说,岳南啊,三十岁了,你却在这里城市无处可归。我不允许自己这样,我必须要在这个城市有立足之地。必须要活的漂亮的,给那些伤害过我的人看。

    庆幸的是,对自己的承诺,我都做到了。
    更享受一个人的生活,对生活中的拥有表示幸运。
    常坐在客厅沙发上,对室友说,这种日子真是幸福。
    喜欢点着蜡烛睡觉,摇曳的烛火凌乱了心中的坚定,让我还能感觉到自己是个如此柔软的女子。
    如此,便很好。
  • 卧室的灯在某个夜晚莫名的时刻坏了,让我不得已度过数个黑暗的夜晚。
    第一夜,坐立不安,摆了沙发在床上,爬到沙发上,很勉强地够到灯罩,试图可以自己修理,却没有成功。
    艰难地从柜子角落里找来蜡烛,疲惫入睡。我是从小需要开灯睡觉的人,独自的黑暗里隐藏着恐惧,让人失重。
    第二夜,买来新的灯管,再次试图自己修理,却依然黑暗。
    焦躁不安,内心惶恐,却只能再次点上蜡烛,睡不着,拉开窗帘,打开窗户,躺在床上看到室外透进来的光在天花板上留下窗的影子,烛火摇曳,竟是分外妖娆。
    那一刻我安静下来。
    那一夜睡得格外好。

    原来,我们都习惯了将自己放逐在喧嚣的城市,却遗忘了世界原本安静的面目。

    留了4年的长发,剪掉了。
    反正长发及腰,也没人来娶我。

    不知道是不是习惯,总是越来越喜欢一个人的生活,或许,我生来就是不合群的。有太多自私和任性,不懂得体谅,亦不要求包容。

    总会有那么一段时间,倦怠工作,心情低落,却从来不会强求自己振作,总是需要一个出口,度过这段灰暗,我又变回了那个高效能干的女子。
    就像最近,感觉自己忙的可以飞起来,却是分外享受这种节奏,踏实的,有安全感的,亦是满满成就感。

    不在乎利益,却也不是真的不在乎金钱。努力工作,获得价值,金钱只是副作用,总会随之而来。

    我喜欢这种正能量的自己,越是忙碌,越是简单很多。
  • 在被失眠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某天下午,突然精神惊醒,就是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好了起来,脑袋中浑浑噩噩的思绪荡然无存。
    欣慰地笑,同时,感觉到自己异样的坚强,甚至有些冷漠而极端。
    从来都无法接受逃避的态度,对他人的无病呻吟感觉到厌恶,相信大多数人的痛楚都源自自我内心的软弱卑微。


    你的付出和所获并不一定对等。
    而你的怠惰和失去却被匹配。
    这就是法则。


    不知道是不是把自己崩的太紧,需要消耗越来越多的止疼药。
    止疼药,倒是更像孟婆汤,喝了这碗汤,那些因疼痛而带来的软弱便会烟消云散。


    抵达泉州的时候,是在台风过后的一天,路边还有被破坏的痕迹。
    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城市,与我去到过的城市都不相同。
    老城区,路很窄,路边有各色局促的小店,有些破破烂烂,却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厌恶,没有任何装饰的店面甚至会让人觉得充满情怀,像极了小时候的样子,楼下的小卖部,看似无章的陈列,老板们却是了熟于心,没有过度热情和公式化的招呼,却会与每一位顾客攀谈,这种邻里情感让人感觉亲切。


    风吹过小巷,屋顶的欧式飞檐,穿越了时代。
    寺庙就在喧市之中,仿佛极乐总是存于红尘,信仰总不会离人世太远才让人感觉温柔。
    开元寺里庙宇的味道让人安宁。
    三柱清香落炉那一刻,天空骤降大雨,抬头迎接拂面而来的雨水,相信这种遇见早已注定。
    我虽是倔强,却是真正随遇而安的女子,不拒绝命运的安排。是好是坏,都将成为刻录在生命中的遭遇,希望生命的每一道褶皱都藏着故事,不易抚平。
    在寺庙的长廊躲雨,仰着头,景色奇美,随性写下一首诗:
    开元寺内风光盛,
    飞檐泪色慕鲤城,
    垂帘欲留别处客,
    一处山色一处诚。


    要看到一座城市的性格,必须要看到这个城市的夜晚。
    就像一个人,只有在褪却锐气的夜里才有可能流露出真实。
    夜,掩饰不了软弱,也伪装不了温柔。

     

    泉州的夜晚,没有浮夸的霓虹灯光,若明若暗的街边路灯像朦胧了一整天攒下的倦意,反而是这样的真实,远比那些灯红酒绿的场面显得更为情欲,这是从内心深处滋长而生的本性,粗糙的真实,彷佛坚硬的胡渣狠狠划过娇弱的肌肤,抑制不住的疼痛欲望从喉管根部发出呻吟。
    多希望就这样,融化在这没有24小时便利店的城市,融化在这蚀骨柔情的夜晚。

    翌日清晨,突然想吃麦当劳早餐。打车对司机说,去最近的麦当劳。
    没想到这样的城市居然会如此拥堵,司机兜来转去,停在一家肯德基门口,我说,我要去的是麦当劳不是肯德基。
    司机说,反正你是吃早饭不是差不多吗?就这里吧。
    我下车,惺惺地笑,想来,真的是差不多的吧。也许,人就是要这样过的无所谓一点。
    打车回酒店,下车的时候,司机看了我一会儿递给我找回的零钱,用他地道的闽南口音调侃地说,你好漂亮哦。
    我却是突然害羞了。
    再坚毅的女子,也抵不过片语甜言吧。

    回到杭州已是夜晚。每次从外地回到杭州,总有种归来的踏实感。一直说,无论去到何处,无论他处再好,也总是比不过杭州的。
    我喜欢这样短暂的旅程,可以抛去生活里琐碎的烦忧,想起去泉州的高铁路上,经过一个山洞,本来的晴空突然变成倾盆大雨的天空,再经过一个山洞,又变成了晴空万里的景象,真是一山一世界。
    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下一个山洞之后,会有怎样的命运,又会有谁在山那头等待相遇。

  • 人在情绪失落的时候特别喜欢讨论生活的意义,讨论了那么多年,也多潦草结束,没有人说的出正确的答案。或者是生活对于不同的人而言都有各自不同的意义吧,自己的生活总得靠自己去参悟。
    莫名的出现一段睡眠恶劣的日子,不是睡不着,而是早醒,从6点,5点,4点,一天一天提早,直到有一天在凌晨12点45分醒来,才睡了一个小时,那一刻,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绝望。生活的意义也在心悸的恐慌中变的荡然无存。
    只能把工作集中于上午,中午过后,开始体虚,眼神无法对事物聚焦,甚至出现幻听。朋友劝我说,要去看看医生,我说,无非也就开些安眠类的药物,其实这样虐也是一种值得的体验。
    虽说如此,但是反复的恶劣睡眠依然折磨着心智,深夜中孤独地绝望着,一些记忆片段会零零星星地翻起,在脑海中被重新分析和体会。
    说起绝望,记忆中最深刻的一幕是我的爷爷。
    那一年冬天,奶奶去世,爸妈和我一起赶赴老家。
    老家里人很多,那么多人,也无法抵御灵堂带来的压抑和沉重。哭泣声,在烛火中一阵又一阵地弥散,人山人海,却是不见爷爷。
    爸爸说,爷爷在二楼,你们去看看他吧。
    妈妈拉着我去了二楼,不同一楼的喧闹,二楼几乎寂静地可怕。我们在走廊的尽头看到爷爷一个人独自坐在水泥地上,走近看他,眼圈是暗红的,却没有在哭泣,那面无表情的脸庞,苍老,憔悴,寂寞,还有深如汪洋的绝望。
    爷爷和奶奶一向恩爱,听爸爸说,奶奶年轻时是地主家的女儿,嫁给了贫穷的爷爷,爷爷心里对奶奶有亏欠,所以对她格外好,什么活都自己做,有好吃的都留给奶奶,奶奶临终那几年得了病,已经高龄的爷爷无微不至地照顾,年轻人都承受不了,他却坚持日夜相陪。还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在爷爷家过节,团圆饭后睡在爷爷家里,半夜睡醒听见爷爷奶奶在说话。

    奶奶说,老头子,今天的你吃的很多啊。爷爷说,是啊,今天的菜好吃。奶奶说,我就知道你喜欢吃那个。
    简单而温暖的几句话深深地烙印在我年幼的心里,那恐怕是我这一生第一次真正体会到平凡的恩爱。是那么那么暖,至今想起依然感动。
    而如今,奶奶走了,很多人说,奶奶走了,对爷爷也是一种解脱,照顾病人的日子实在太难熬了。我本来特别认同,但是,当我看到爷爷绝望的脸庞,我发现错了,恐怕怎样的艰辛,都抵不过奶奶的离去。
    “爷爷”我试着轻生呼唤他,眼前这个满目苍夷的老人并没有答应我。
    妈妈上前搭了搭爷爷的肩膀,叫他“爸”。
    爷爷抬起头看了看我们,说,你们是***?
    我几乎不敢相信,爷爷居然不太认人了。
    妈妈说,是啊,爸,是我们。
    爷爷说,你们怎么看起来那么老。
    我看到爷爷嘴唇颤抖着,继续说,怎么好端端一个人,说没就这样没了呢。

    是啊,相伴一生的人,说没就这样没了,这种绝望,恐怕别人是根本无法体会的。

    丧礼之后,爷爷的几个儿女都要接爷爷回去住,爷爷执意不走,他说,万一奶奶回来了呢。

    这种爱情,才是深到骨子里了。

    也许正是体会过却不曾拥有过如此的情感,才会让我在深夜里感觉寂寞。以前我觉得自己是个很正能量很积极的人,努力工作,满足自己的物质需求,工作中不断的成就感亦是一种动力。现在,却是幡然醒悟,也许我对工作的孜孜不倦正是对生活的逃避,我不想去面对平淡无味的生活,不想承认自己的失败,只能用一种借口来掩盖真相。

    真的是失去了生活的意义,却是嘲讽般地思维踊跃,工作会在这种压抑的心情中变得得心应手,像一种腐蚀的药剂,只有加重药量,生活的溃烂才能被消磨。

    深夜里醒着的人不一定有故事,却一定有寂寞。

  • 我们生活的城市,有太多让人失望甚至绝望的遭遇。如果说生活所有的痛苦都来自于自己的不满,那是否自我欺骗就可以最终得到幸福。
    城市的节奏,快的仿佛要脱链,燥热的天气却丝毫温暖不了冰冷的人心,人类因为不安而浮躁,微信朋友圈里除了微商就是复制黏贴的鸡汤,有多少人可以沉下心来,舍弃功利,好好思考与反省,你究竟拥有了什么,你到底想要什么,你说出来的话,打出来的字,在渴望感动别人之前有没有感动过自己,还仅仅是你炫耀了身份地位,仅仅是你骗财骗信的工具。

    今天回顾了黄渤封帝之作《斗牛》。这个其貌不扬的男子太能煽动人心。影片最打动我的不是二牛的质朴,不是二牛的契约精神,不是二牛的善良,不是战争带来的痛苦,不是人性本质的探索,不是影片结局二牛对奶牛说:别害怕,一切都会过去呀。而是二牛分别从日军、饥饿的村民和土匪手里救回奶牛后说,以后我们就住在山上再也不下去了。
    我无法想象二牛和一头奶牛一起住在山上六七年,是一种怎样的生活,有人说二牛对生活绝望,所以选择逃离,他的内心有对九儿的思念,有对生个一儿半女的期待,他想象着一家老小,一村乡亲的幸福生活,而战争却剥夺了这一切的一切。
    然而我们的急功近利也如同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正在一点一点地剥夺我们生活的乐趣,那些如同嚼蜡的营销鸡汤,那些自以为是的广告,那些自以为貌美如花的网红,那些自诩高超的炫技,有多少是发自内心,想要真正从内心,从生活,从精神上去追求一些快乐。
    不要再在我面前装逼,我为你们的夸夸其谈买单,不是我有多认可你,而是揭穿实在太费力。
    如果每个人都能看到本真的自我,城市才能回归应有的秩序。
    作为一个设计工作者,我一直都执着于自己的理念,不管别人怎么看待,我只想好好做自己应该做的事,不参与无关纷争,不强行求认同,也不允许别人强行推翻。设计的本质并不在于视觉,而是视觉背后的传递,我不强行求认同就像我的脾气性格,无法做到让每个人都喜爱,当然我也不可能因为有人说不好马上改变自己的初衷。
    也许我的想法也有偏激,要怎么活毕竟是每个人自己的事。《斗牛》里,饥饿的村民要杀牛吃肉,有些人说,他们太残忍,嘴里管奶牛叫“娘”却要杀娘求生,有些人说,人性如此,那毕竟只是一头牛,谁饿到了这个地步,都会这样选择。
    只是这样想,在我们经济如此泡沫膨胀的时代,大家内心都疲惫不堪,为何不能彼此都给予一点善良和真诚,在每一次买卖里,为何不能多一些为了精神而精神的传递。总有那么一些些时刻,我们可以不要那么为了物质而活。
  • 总有那么一些时候,突然面对另一个自己,唤醒记忆中熟悉的模样,又有些错失在时光中的陌生,甚至会有些感动。

    每一次南下,都会有一些不同的心情。

    走在沙坡尾的小道上,内心所有的感性都被勾动,没有办法把公式化的生活代入到如此轻慢的地方,只想慢悠悠地走在这里,任意珍珠般的汗液渗透脸颊,这潮湿的香味弥漫了一种情欲的味道,所有的疲惫都化为薄雾,只要有风一吹,便会散去。

    VI带着我到朋友家喝茶。已经太久没有这种感觉,三五好友,有酒有肉,有茶有聊,我们坐在一起,彼此都不再是初识时的模样,然而很多情节,依然没有改变。

    有些人,即使陪伴,也会让人觉得孤单。有些人,即使远离,也会让人觉得依靠。

    我并不是那个可以独自走下去的人,我需要有人作为我的光明,作为我的英雄,为我指明前路,哪怕只是一点光亮让我追寻,亦是好过独自探险。没有人结伴而行的时候,是会感觉寂寞的,会惶恐内心的道路是否正确,会惶恐路的那端是否如我所期待,会惶恐在乎的人是否与我同路。

    尽管此时的厦门,弥漫着蒸笼一般的气候,却依然是很爱这个城市,也许有海的城市总是让人无法拒绝吧。有海就有故事。

    有的时候,感觉自己物欲熏心,金钱的满足,可以狠狠证明自己的存在。此次去厦门,才真正的体会到,五星酒店温软的床铺都比不过朋友在一起饮茶聊天的乐趣。我在乎金钱,不过是精神缺失的弥补。

    飞行的快乐,会让人感动于一个冰淇淋的滋味。

    飘飘然的时候,忘记太多烦恼和压力。

    我们生活在这个尘世里,终不能摆脱世俗,只能在这种虚构的快乐里短暂逃避。

    VI短暂的相聚,甚至都来不及告别。

    我们都太过熟悉彼此,似乎彼此之间并没有相聚和别理可言。我们总是在一起的。

    去鼓浪屿三次,都没有去花时间坐坐,也算是一种遗憾,好像生命中的有些人,无论擦肩而过多少次,彼此的故事也只能留于一个点头一个微笑,也总是会感觉下一次依然会重逢。